1. TSU.TW
  2. 血液病学
  3. 血液系统肿瘤性疾病
  4. 免疫反应调节剂

转化生长因子β(TGF-β)

转化生长因子β(TGF-β)家族是一组调节细胞生长和分化的蛋白质家族,其家族成员至少包括25个,除TGF-β外,还包括活化素、抑制素、缪勒管抑制物(MIS)和骨形成蛋白(BMP)等。TGF-β是根据这种细胞因子能使正常的成纤维细胞的表型发生转化而命名,即在表皮生长因子的作用下,TGF-β可以使成纤维细胞的生长特性发生变化,即丧失贴壁生长能力并获得在琼脂中的生长能力。

TGF-β在体内外具有广泛的生物学功能,包括调控细胞生长、调节细胞表型和抑制肿瘤生长等作用。TGF-β受体广泛表达于机体组织细胞,由于体内大部分的正常细胞均表达TGF-β家族成员的膜结合受体,TGF-β与其受体具有高度特异的亲和力,因此,TGF-β对许多细胞都发挥调节作用。生长抑制是TGF-β特有的性质,TGF-β对大多数细胞的增殖具有抑制作用,尤其是上皮细胞、内皮细胞、淋巴样细胞或造血细胞。

TGF-β对多数淋巴细胞具有免疫抑制作用。TGF-β既能激活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的功能,如增强单核细胞的趋化作用,促进单核细胞表达INF-α、PDGF-BB、FGF、IL-1和TGF等因子,也能拮抗IL-2、IL-1、IL-3、TNF和IFN对淋巴细胞的作用。在造血系统中TGF-β能抑制高增殖力和低成熟度的造血细胞群体的生长,调节粒细胞-巨噬细胞集落刺激因子(GM-CSF)对粒细胞和巨噬细胞前体细胞的作用。TGF-β能阻止T细胞和B细胞的增殖,抑制巨噬细胞的成熟与活性,还可抑制自然杀伤细胞和淋巴因子激活的杀伤细胞LAK活性,阻止细胞因子的产生。另外,TGF-β抑制IL-1-β和IL-2受体的表达;阻止巨噬细胞产生过氧化物和NO;抑制中性粒细胞和T细胞黏附于内皮细胞,从而限制炎性细胞补充到损伤位。基因敲除TGF-β的小鼠在发育阶段没有明显的影响,但3周后小鼠会出现严重的炎性症状,以单核细胞大量渗入主要器官为特征,继而导致死亡。这说明TGF-β在自身免疫、自体移植反应和炎症紊乱方面有着重要意义。

尽管TGF-β具有抗炎活性并抑制早期肿瘤生长,亦可促进肿瘤进展。TGF-β对淋巴细胞的抑制作用使机体降低对肿瘤的监控能力。另外,肿瘤细胞分泌的过量TGF-β促进上皮间充质转换、组织侵袭和转移。TGF-β的上述促侵袭作用在小鼠皮肤癌模型中得到证实。TGF-β还能促进血管内皮细胞增生,有利于肿瘤组织血管形成。TGF-β的这些作用主要是通过调节细胞周期因子、转录因子和黏附因子等环节而实现的。此外,TGF-β诱导的微环境变化,以及对肿瘤特异性CD8+T细胞的抑制可造成免疫功能障碍,使得肿瘤细胞逃避机体的免疫排斥,促进肿瘤发展。

TGF-β不仅是高能多效免疫抑制及抗炎因子,也是Treg增殖和功能的核心调节因子。TGF-β信号主要通过激活SMAD转录因子,但同时也导致MAPK的激活。人类结肠癌患者经常出现由于TGF-β受体2(TβRⅡ)缺失突变导致的TGF-β信号缺陷,而TGF-β强烈抑制结肠上皮细胞的生长。这类突变出现于腺瘤至肿瘤转变期或更晚,表明TGF-β对肿瘤的抑制主要作用于结肠癌的晚期。除了对结肠上皮细胞直接的抑制活性以及对T细胞的抗炎作用外,TGF-β与Treg介导的抑制活性有关。SMAD3是结肠TGF-β抗炎和免疫抑制活性的关键介导剂。因此,TGF-β1和SMAD3同时缺陷小鼠在某种特定肠细菌(H. hepaticus)存在时发生结肠癌。有趣的是,TGF-β信号在结肠癌晚期可阻止Th1细胞释放IL-6,从而控制肿瘤生长。相反,IL-6激活的STAT3信号通过抑制性SMAD7信号对抗TGF-β介导的抑制细胞效应。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1951.html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

医学医院知识

免疫反应调节剂

  • [AD]
搜索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