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SU.TW
  2. 禁戒毒品
  3. 中国毒品史
  4. 毒品及其历史

毒品和毒品的种类

毒品的概念

毒品是指被国家依法管制的、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由于各国法律的不同,所以对毒品的范围确定也有所不同。

一般来说,毒品在低于中毒剂量时,大多可作药物。在缺医少药的古代,现在被称作“罪恶之源”的毒品,大多因其有着不可替代的治病去痛、强身壮体的功能,而被用于救死扶伤,受到先人的崇拜。一些麻醉毒物在某些民族的发展中,还曾经起过不可低估的作用。

但是,具有毒品性质的药物如果使用过长、剂量过大,使用者就会产生对该药物的心理和身体的依赖性,这就是“成瘾”。成瘾在禁毒学上叫作“药物依赖”,就是指某些物品足量使用后,使人形成习惯性的病态嗜好,即人体对该物品的依赖性。它具有三个特征:第一,药物耐受性,即指不断地使用同一种药物以后其效果退化,需要加大剂量才能获得与以前同样的或相似的效果;第二,身体的依赖性,即指在某一段时间内不断服用某种药物带来的生理上的变化,需要继续服用这种药物来维持身体上的生存性需要;第三,心理的依赖性,即指毒品服用者精神上需要某种毒品,一般就是指习惯。

成瘾后一旦停止使用该药物,就会有不安、起鸡皮疙瘩、打呵欠、流泪、流涕、出冷汗、瞳孔放大、震颤、腹部痛性痉挛、失控性排粪、呕吐、收缩压和直肠温度增高、呼吸速率增加等症状,重者会引起惊厥、呼吸衰竭甚至死亡。

毒品的分类

按国际惯例,人们一股将毒品分为麻醉品和精神药物两大类。

按照现代医学的定义,麻醉品是指对中枢神经有麻醉作用,连续使用后易产生身体依赖性、能成瘾癖的药品,它有鸦片类(如鸦片、吗啡、海洛因及人工合成的药品,如杜冷丁等)、可卡因和大麻等3个分支;精神药物则是指直接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使之兴奋或抑制,连续使用能产生依赖性的药品,它包括镇静催眠药和安定药、中枢兴奋剂和致幻剂等3个分支(下表)。

毒品的分类

类 型 主要化合物
鸦片类 鸦片、吗啡、海洛因、杜冷丁、美沙酮等
古柯类 古柯叶、古柯膏、可卡因
大麻类 大麻烟、大麻树脂、大麻油
兴奋剂 苯丙胺、甲苯丙胺、利他灵、苯甲吗啉
抑制剂 巴比妥类、苯二氮䓬类、安眠酮等
致幻剂 LSD、PCD、三甲氧苯乙胺、二乙色胺等

这些毒品中,前三类可谓最古老也是最庞大的三大家族,其活力至今不衰;而后三类则是近百年才陆续走上毒品舞台的,但其品种变化和扩展速度之快,早已令世人惴惴不安。

联合国在《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修正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的1972年议定书》《1971年精神药物公约》和《禁止非法贩运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公约》等文件中,分别附列了经联合国经济社会理事会麻醉品委员会认定的毒品和制毒物质,所包括的毒品及其直接前体(制毒初级产品、主要化合物和化学媒介物)达100余种。

据联合国的报告,目前全球至少有5000万人染上麻醉品药瘾,每年约有10万人因此而死亡。

毒品服用者从成瘾到死亡的过程是极为痛苦的。许多资料记录了此类成瘾者的自述。中国早期话剧和电影《黑籍怨魂》曾描写道:“一个人被鸦片束缚住了,任你是拔山举鼎的英雄,钢浇铁铸的罗汉,只要烟瘾一发,顿时骨软筋酥,连一些气力都没有。”一名戒毒所中的女海洛因瘾者曾对采访她的记者这样描述瘾发后的状况:“一旦发瘾而找不到毒品,就像发狂的野兽拼命吼叫,用头在墙上狠撞,鲜血四溅,一次竟砸碎玻璃,抓起玻璃碎片,割开自己的动脉血管。”日本一个安非他明瘾者则自述:注射安非他明仅三个月,即脸色苍白,体内脂肪浮出,即使用肥皂洗也洗不掉,且食欲渐失,变得瘦骨嶙峋;头皮像被扒开一样,一触头皮即痛,皮肤上像有虫在叮咬那样不自在,虽生犹死。

既然毒品有如此之毒性,那么为何人们还要不惜重金服毒,自戕生命呢?这是因为毒品具有使肌体兴奋、产生快感的特殊功能。

毒品引起快感的生理奥秘

毒品正如神话中的女妖,它既有吮脂吸血的凶残,复具有狐媚诱人的魅力,使意志薄弱的人们情不自禁地落入它的圈套。

随着分子生理学的进步,毒品引起快感的生理秘密已被医学界揭开。原来在人体中,能给人带来快感和幻觉的是与中脑—视床下部—大脑边缘系—大脑新皮层连贯的A10神经。A10神经可分泌一种叫作二羟基苯丙氨酸(Dihy-droxyphenylalanine)的物质。这种物质是一切快感之源。其构造与一些毒品如安非他明几乎完全一致。

另外,人脑中还有一种与吗啡相似的物质叫内肽啡(Endorphin)的物质,它不仅具有比吗啡强10倍的镇静作用,而且还有助于分泌出二羟基苯丙氨酸。二羟基苯丙氨酸和内肽啡是直接、间接地给人带来快感的脑内物质。而毒品进入人体后,能复制这两种物质,并带来快感,这就是毒品之所以能媚惑人类的关键所在。然而,这种人工快乐的取得,是由人体生理机能——血液循环与脑功能受到巨大破坏为代价的。人体内的血液循环,需要不断地补充氧气,而毒品能在短时间内进入血液,大幅度地增强供氧,极大地提高身体的力量与兴奋度,并产生快感;但当其作用消失后,体内的氧气突然供应不足导致血液缺氧,败坏身体内的铁质,反过来削弱正常的供氧机能,这时必须重复使用毒品,才能刺激体内氧气的再生,久之,如不靠毒品刺激,血液循环即是凝滞状态,而产生各种极为痛苦的症状,成瘾者将会感受临近死亡的体感而不得不再次使用毒品。这就是毒品之所以会让人体产生药物依赖症(或称毒瘾)的生理机制。

吗啡的诞生

至今为止,罂粟及其提炼物是影响人类的最重要、最大量的毒品(关于罂粟与鸦片的历史,将在第二节中专门论述)。

远古以来,鸦片一直被各国医界用于镇痛,尽管它的效果并不令人满意。19世纪初,随着医学化学的发展,医学家从鸦片中提取出了吗啡,由此给人类带来了福音与灾难。

鸦片含有7%—14%的吗啡。1803年,法国医学家塞昆(Sequin)首次从鸦片中提取出吗啡。到1806年,德国化学家泽尔蒂尼(F.W.A.Sertiiner)也完成了同样的实验。19世纪20年代,J.M.古兰德和R.罗宾逊共同提出了化学分子式为C17H19O3的吗啡生物碱。然后到了1832年,法国化学家皮埃尔,让·罗比凯又从鸦片中分离出甲基吗啡,即可待因。从而完成了吗啡的发明过程。

吗啡为浅黄色、棕色、白色或无色的结晶粉末,具有神奇的中枢性镇痛作用。吗啡临床用于急性疼痛,如严重外伤、烧伤及某些剧烈疼痛,如肾绞痛、胆结石、癌症等。它也具有镇静作用,可用于麻醉前给药。另外,还有很强的止咳作用,以及使服用者产生难以名状的欣快感。 [1]它最常见的使用方法是注射给药,但口服也同样有效果。

由于这种生物碱具有如此奇特的效果,泽尔蒂尼给它取了一个美丽的名字——“马非斯”(Morphine)。这个马非斯是希腊神话中手持罂粟果的男孩,他是善良的睡神,但又是凶险的死神的儿子。这一名称恰如其分地反映了吗啡的性质。

吗啡的问世,轰动了整个欧洲医学界。那正是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各国间的争权夺地的血战正在把大批的伤兵拖向死亡的深渊;有了吗啡之后,医生们从死神手中抢救了无数士兵的生命。美国南北战争时,吗啡作为镇痛剂已在美军中广泛使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空前猛烈战火更使吗啡风靡世界。时至今日,世界卫生组织(WHO)仍把吗啡视为缓解后期癌症剧痛的唯一推广药品,因为吗啡的镇痛作用在自然存在的化合物中是独一无二的。因此,在读者阅读本书时,世界各国数以百万计的癌症病人,正靠注射10毫克吗啡液而使剧痛得到缓解或静静地走向死亡。

Morphine在19世纪末传入中国时,被译为“吗啡”。较早利用吗啡治病的是旅居上海的欧洲籍医生。如英国人施德之(Star.talbot)将大黄、丁香、吗啡等制成“施德之神功济品水”,作为广谱药物使用。这种能使人“飘飘欲仙”的药水曾在上海滩风靡一时,并流传全国。 [2]在近代中国,吗啡曾在民间被广泛地应用于治病解痛。1994年,笔者在西南边陲调查时,一位曾经拥有两家土膏店的老人言:老辈很早就传下一法,土膏店熬制鸦片烟膏时光长了,大锅的边沿会积有一种浅黑色的稠状物,此物最能解疼,且能速治胃炎、头痛、咳嗽,是上品中的上品。店中多将此物刮入一个个小盒,然后馈赠达官贵友,或高价出售。这种稠状物因为经过反复熬制,所含生物碱多,纯度高,实际已类似吗啡了。

但正当人们还在庆幸吗啡的诞生之时,正直的医学家们很快又为此而恐慌起来。因为他们在临床应用中发现,吗啡不仅对循环、呼吸、肠胃系统有副作用,而且具有比鸦片更大的成瘾性。当一些人用吗啡解除了鸦片的毒瘾后,又发觉染上了吗啡瘾,而且由于吗啡比鸦片纯度高,更加便于使用,所以吗啡的戒除更难,毒瘾传播率更高。美国南北战争后,由于官兵们过分依赖吗啡,以致首次出现了群体吗啡瘾者。直到今天,吗啡仍是世界上最主要的毒品之一。

海洛因的功与过

19世纪六七十年代,在英国等欧洲国家,吗啡瘾者大量涌现,他们给社会带来了新问题。为了解决吗啡的毒瘾,人们开始研究新的药品。1874年,英国人G.R.莱特首先从吗啡中提炼出新的药品,德国人紧随其后完善了生产法。1898年,德国人德里赛(Dreser)给新药品起名Heroin,意为“英雄的”。在近代中国,人们把Heroin译为“海洛因”。

海洛因亦称“盐酸二乙酰吗啡”,其镇痛能力可达到吗啡的4—8倍,因此,当海洛因一问世,立刻被广告商们吹嘘为对付吗啡瘾的妙药,止痛的极品。但为了解决吗啡毒瘾而研制新药的人们却没有预料到,研制出来的海洛因是一种更毒的药品,表现在成瘾过程迅速,只要偶尔注射一两次即会上瘾,而且难以戒除,使用一旦过量还会因呼吸受到抑制而死亡。

海洛因是用化学方法对吗啡进行一番特殊处理后得到的。海洛因多为白色或无色粉末,也有浅灰褐色、深褐色等。因其纯度不同而分为1—4号。1号海洛因为粗制吗啡的棕色结晶;2号海洛因是未经过精制的质量较次的海洛因碱,不含咖啡因一类的添加剂,颜色呈淡灰色或深灰色;3号海洛因又称“香港石”“棕色糖”“白龙株”等,其所含的二乙酰吗啡为25%—45%,颜色通常呈棕色或深灰色;4号海洛因是一种经过多次净化精制后得到的纯度较高的海洛因盐酸盐,其二乙酰吗啡的含量高达90%,呈白色或透明的无味粉末,通常极细,以至擦在皮肤上会消失,如纯度下降它也会是浅黄色或棕色的粉末,甚至是颗粒状。为方便运输,也能制成块状。

这种“英雄的”药品一问世,立即引起了医学界的争议。由于海洛因的副作用超过了它的医疗价值,因此美国首倡禁止制造或进口海洛因。到1953年,首先发明了海洛因生产工艺的英国政府,也悄悄地将它从《英国药典》中删去了。现在,尽管世界各国大多已明令禁止使用海洛因,但它就像钻出了瓶子的魔鬼,在地球的各个角落以难以抑制的势头肆虐开来。在当今的世界里,海洛因的制造与走私,仍在毒品中占据重要地位。

古柯简史

古柯(Coca)是一种生长在南美洲安第斯山区的古柯科植物,主产地在秘鲁、玻利维亚、巴西、智利和哥伦比亚等国。古柯一般株高2.4米,叶呈卵形,边缘光滑,味似茶叶;花小,呈淡黄白色,花序生于一短柄上,浆果为红色;在理想条件下,一株古柯树的采摘期至少可保持30—40年。古柯叶受人重视的秘密,就在于它含有生物碱——可卡因。古柯与美洲三大古代文明:玛雅、阿兹特克和印加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大约25000年前,美洲大陆还是蛮荒之地。亚洲的一支蒙古人种,奔向太阳升起的方向,为了寻找水源,追逐食物,他们越过狭窄的白令海峡,逐渐散布到整个美洲,这就是印第安人。由于美洲大陆幅员辽阔,环境差异较大,他们在生存过程中,分成了数不清的部落,说着1700种语言。在公元前1500年左右,生活在墨西哥南部、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一带的玛雅人逐渐兴起。他们的农业相当发达,种植着玉米、马铃薯、可可、烟草、棉花和剑麻等,并且已发现了古柯叶的神奇作用。玛雅人留下了辉煌灿烂的建筑,尤其是在今墨西哥尤卡坦半岛的奇琴伊扎地区。约在公元4世纪时,玛雅人在该地区以玛雅金字塔为中心,创造了令后世叹为观止的文化精华。玛雅金字塔共15层,高达60米,整个坛庙用几万块巨型花岗石堆砌而成,每块重达1吨。而在玛雅人居住过的帕嫩克古城,考古学家竟发现了重达40吨的整块石棺板。这些巨型建筑是如何建造的呢?要知道它的主人是当时只会使用石器的玛雅人!

阿兹特克人以创造在地面绘有巨画的阿兹特克文明(Aztec civilization)而闻名。同样,他们也以巨型建筑给自己竖起了丰碑。在他们的首都特诺奇蒂特兰(意为“仙人掌之地”,在今墨西哥城),到处是神庙、宫殿、花园和大道,城市中心是大神庙,其基部长100米,宽90米,高50米,神坛上有重达10吨的花岗石 [3],而1790年在墨西哥中心广场发现的“第五太阳石”,直径4米,重约120吨,上面刻有阿兹特克宗教传说中创世以来的历史图像。这座巨大的宗教礼拜建筑群又是怎样矗立的呢?

印加文明也同样蕴藏着令现代人不解之谜。早在公元前10世纪,印加人就生活在秘鲁高原,后来他们在那里建立了印加帝国。帝国的首都库斯克古城建在海拔3000米高的山顶上,城墙均用黑色巨石砌成,有的石块重达200吨。在马丘比丘遗迹,有许多宫殿、神庙、观象台、墓地和桥梁遗迹,仅各种建筑的台阶就达3000级,被称为世界建筑奇迹之一。 [5]它们把帝国联结为一个整体,使它成为古印第安人史上最大的帝国。

早在3000年前,古印第安人就已有了咀嚼古柯叶的习惯,他们时常将草木灰及石灰石掺入古柯叶,然后放入嘴中咀嚼,这样不仅能解除疲劳,消痛祛病,而且能增强耐饥渴的能力,使人斗志昂扬,并具有幸福感。因此,古印第安人外出时,往往带着一袋古柯叶去与大自然搏击。虽然我们没有任何现存的记载可以明了印第安人是用什么巧妙的方法和惊人的力量建造了这些宏伟的建筑,但在现当代的体育界、思想界因服用兴奋剂等而创造出种种令人瞠目结舌的体能和思维的奇迹,似乎隐隐可以印证那些巨大建筑的由来。

古印第安人已懂得使用古柯叶作麻醉剂。印加人的外科医术,尤其是穿颅术在当时处于世界领先的地位。医师们先以古柯叶和酒精对病人进行麻醉,然后用刀打开头盖骨,取出因头部受伤而造成的骨头碎片。考古证明,当时确有很多患者在使用了这种麻醉剂后手术痊愈。 [6]可见在当时的社会,古柯的应用不论是在技术,还是在范围上,都具有相当的水准和规模了。

古柯与可口可乐

1492年哥伦布来到了美洲,此后欧洲人纷纷进军新大陆搜罗财富。16世纪中叶,西班牙人入侵印加帝国,对印第安人进行了残忍无比的杀虐,同时也发现了古柯叶的特殊作用。于是,西班牙人热烈地鼓动印第安人种植与食用古柯叶,以此来麻醉他们,瓦解其反抗的意志。这无疑进一步加深了印第安人喜食古柯的传统习惯,只是,在生存状态发生剧变以后,印第安人食古柯的需求准线,也跟随着发生了偏差。不过,直到今日,700万印第安人仍遍植古柯树,用这种神奇的树叶来抵御寒冷、疾病和贫困。

另一方面,西班牙人把古柯作为牟利的物品而廉价收购。当西班牙人将古柯与白银一起运回欧洲时,欧洲社会立即以狂热的姿态来迎接,于是,嚼食古柯叶之风很快就在欧洲弥漫开来了。1859年,一位奥地利化学家从古柯叶中首次提取了生物碱——可卡因,1884年,美国籍奥地利裔眼科医生卡尔·科勒首次将可卡因用于局部麻醉。可卡因迅速成为人们的嗜好品,在可卡因的早期崇拜者中,我们可以找到像神探福尔摩斯的“父亲”柯南·道尔、精神分析法的创始人弗洛伊德等一大批名人。闻名遐迩的大侦探福尔摩斯经常要靠可卡因来刺激他的神经,帮助他从纷繁复杂的案件中寻找线索。而弗洛伊德则需要用可卡因来启动他的精神分析。在欧美,新闻媒介把可卡因宣传得神乎其神,说它是摆脱饥饿、睡眠和疲劳的神品。甚至有些美国医生扬言,此药能够减少瘾君子对鸦片和酒精的需求量。由于当时法律还没有对可卡因进行任何规定与限制,致使可卡因很快成了药店、杂货铺、餐厅等商店里的畅销品。

不仅如此,掺和可卡因的饮料也上市了。1863年,巴黎开始发卖一种含有可卡因的饮料。三年后,制造商J.S.彭伯顿发明了一种掺有可卡因成分的饮料,名为佛兰姆气·奥布可乐,公司簿记员F.鲁滨逊替它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Coca—Cola,译成中文即可口可乐。1892年,美国可口可乐公司成立,从此可口可乐畅销世界各地。尽管它的配方几经修改,也早已不含可卡因了,但它至今仍是全球销量第一的饮品。

1885年,美国底特律和纽约的几家公司开始出售纯净的可卡因及15种古柯制品,其中有古柯雪茄、可卡因吸入剂、古柯甜酒、可卡因晶粒和针剂。后来这股可卡因旋风越刮越盛,以致商家不得不从巴黎进口一种用酒和古柯配制的饮料“马里亚尼”来缓解人们对可卡因的需求。这种古柯调和物问世后,在社会上大受好评,发明家爱迪生、作家易卜生、左拉,甚至罗马教皇利奥八世,都是它的忠实饮用者,并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实际上也就是可卡因的神奇在起作用了。

“高温暗火”可卡因

可卡因的英文原名为Cocaine,又称古柯碱。它是微细、雪白的结晶粉状生物碱,具有阻断神经传导的奇妙作用,可以刺激大脑皮质,产生欣快感及视、听、触等幻觉;医学上用来作局部麻醉药,作为麻醉剂和止血剂,至今仍被广泛用于眼部、鼻腔、颈部、喉咙和气管等精细部位的手术;还能治疗牙痛和哮喘。但是,可卡因也有成瘾性,一般用药数周即可产生惯性,严重的会出现失眠、食欲不振、恶心及消化系统紊乱等症乃至病变为偏执狂型精神病;大剂量刺激脊髓会引起呼吸衰竭而死亡。美国洛杉矶大学精神病学专家罗纳德·辛柯博士曾形象地说明它的危害:“过量的可卡因会在大脑里燃烧起一股高温暗火。”这种药品的毒性直到20世纪初才被人们所认识。1890年,医学专家第一次记录了可卡因成瘾的病案。1896年美国康涅狄克州医学会指出了病人对可卡因的依赖性,并建议只有医师才可以使用可卡因。1903年《纽约时报》刊文指出,可卡因作为鼻吸入剂,其危险性远比鸦片严重。

当医学界判断可卡因为成瘾的有害药物时,它已在欧美各地蔓延开来了。尤其是在美国,这种本来具有医用价值的药物,因为认识上的误差,再加上一些利欲熏心的商业经营,终于逐渐变成了具有毁灭性的毒品。

通常,国际贩毒业将可卡因称为snow或者coke,他们对可卡因这种“高温暗火”所产生的利润仍不满足,而不断生产纯度更高的新品种。20世纪70年代美国出现了速效可卡因,人们称其为PCP,因其味比可卡因更浓烈而受人欢迎,80年代流行于美国与美洲其他国家。据记载,1985年,因吸用PCP而丧命的美国人达194人。80年代,贩毒者又推出新品“可烈可”(Crack),它由可卡因提炼而成,属于一种增效可卡因。可烈可放入特制的玻璃烟斗内抽吸,一边吸一边还能听到清脆悦耳的爆裂声。在美国这种爆裂声在纽约、芝加哥等10余个城市都能听到。吸毒者们称可烈可为“石子”“棒球”“霹雳”,它对人体的刺激远比可卡因强烈。据统计,美国曾有2300万人吸食可烈可,而且这种行为一度还成为美国上流社会的时髦风尚,鸡尾酒会的第一道菜就是一份可烈可。吸食可烈可的经济负担是惊人的,一个可卡因中等瘾者,每年需付出33600美元,而吸食可烈可的价格还要高3—6倍。当然,他们付出的除了金钱外,还有前途、健康乃至生命。

大麻的起源与流布

大麻(Marihuana)属双子植物纲金缕梅亚纲大麻科,原生于东亚和中亚,为一年生的草本植物,其中尤以印度大麻(Cannabis)最有名。大麻的名词演变悠久而曲折。大麻的梵文为Blanga或Gangika,该词的语根是an,至今犹留存于印度欧罗巴语及闪族的语言之中,波斯语为Beng,孟加拉语为Ganga,日耳曼语及拉丁语为Hanf,英语为Hemp,法语为Chanvre,克勒特语称Kanas,希腊语与拉丁语相同叫Cannbis,而阿拉伯语叫作Cannab。由此可见,这种植物在世界漫游的时间之早与范围之广了。

根据希罗多德的考证,3000多年前的大月氏人已经会利用大麻了,叙利亚国王海埃罗第二(Hiero Ⅱ)曾购置大麻以为航船的绳索。罗马人最早述及大麻的是流西利列(Lucilius)。早慧的古埃及人已会用大麻来治病了,他们将大麻煮沸,然后让病人吸入蒸气,即可缓解病痛。考古学家已发现古埃及的木乃伊不少是用大麻包裹的。

大麻的传播由大月氏人开始,其时约在公元前1500年。此后欧洲人也开始使用大麻。 [7]近代以来人们在里海以南、西伯利亚、吉尔吉斯、贝加尔湖、达乎尔等处发现了大量野生大麻。考古成果表明,大麻不仅仅始产于亚洲,在美洲也发现了大麻的痕迹,如在印加文明的遗迹中,令人惊异地找到一种叫作“奇洛奇”的吸食大麻的工具。

作为毒品被使用的大麻有3个部分:第一是大麻草,包括茎、叶、花和种子;第二是大麻脂,从大麻植物雌花开花结果的顶端及近地面的茎部获取,所含四氢大麻酚含量最高,可达25%—28%;第三是大麻油,从大麻草中提炼获得,呈深绿色,约含有效成分9%。

大麻脂的主要成分是四氢大麻素(又称四氢大麻醇),它可以影响中枢神经系统,引起欣快感,继之发生心率加快、不安或倦睡。大剂量使用能影响简单的运动技能和知觉。急性中毒会引起幻视、焦虑、抑郁、情绪突变、妄想等精神症状。如药用则可降低青光眼患者的眼内压。

“通向天国的向导”

大麻的主要功能是能产生幻想的欣快感,因而被称为“通向天国的向导”“给可怜人的慰问神品”。

与波斯人、突厥人一样,阿拉伯人也很早就知道用大麻叶捣烂成汁,饮后能使人麻醉,飘飘欲仙;当时把大麻称作benk。阿拉伯人还从埃及人那里学会了将大麻放在开水里烧煮,然后吸入蒸气,以缓解疾病。阿拉伯的“哈沙辛”(Hashish)教派宣扬暴力,以暗杀手段来铲除政敌和异教徒,所谓的“哈沙辛”的原意就是“服用大麻的人”。古代的教长每每先让教徒们服食大麻,等到药力发作、产生幻觉时,再派遣他们出击杀人。

中国栽种大麻的历史相当悠久。在公元前2800年已栽培大麻以取纤维 [10]

新大陆发现后,非洲奴隶和西班牙人把大麻植物以及使用的方法带到了南美洲。20世纪初开始,含有大麻树脂的药物纷纷问世,被广泛用作止痛和镇静药物。但医学界很快发现这类制剂非但不能给治疗带来稳定的作用,相反使患者症状更加严重。于是,国际社会开始禁止大麻,1925年签订的《国际鸦片公约》是第一个管理印度大麻的国际贸易条约。20世纪30年代,大麻脂被美国青年广泛接受,成为社会问题。1937年美国政府颁令限制大麻的使用。但在战后的美国,大麻仍十分流行。随着60年代“嬉皮士”现象的出现,整个欧洲也受到感染,此后大麻的滥用又被推向了世界各国,在中东、非洲、南美等地泛滥开来。

尽管大麻曾被医学界用来降低青光眼患者的眼内压,以及缓解晚期癌症患者的疼痛,但世界卫生组织已于1954年、1957年两次作出印度大麻无任何治疗价值的结论。1965年该组织又指出:“滥用印度大麻对社会所造成的危害,表现为服药者个人不能克尽其社会职能,且变得更容易做出非社会和反社会的行为,从而给社会造成经济损失。”到20世纪60年代,多数国家已加强了对大麻的贸易和使用的限制,并对非法拥有、出售或贮藏者课以重罚。据联合国的材料,在70年代每年约有21.5万公斤的大麻脂被各国政府查封。但大麻仍以地下的方式,为瘾君子们所服用,仅在美国,估计每年消耗量就达400万公斤之巨。

事实上,大麻在成瘾性方面是所有毒品中最微弱的。联合国有关组织也曾指出:“大麻不是成瘾性药物,但是依赖性药物。” [11]大麻服用者实际上在心理上引起了依赖,即使是长期使用者,只要停用2—4周即可消除其影响,而不会像停用吗啡、海洛因那样出现生理症状而死去活来。至今为止,没有证据表明大麻能引起持久的精神障碍,但是长期服用它可引起个人的注意力不集中及丧失社会责任心。另外,吸食大麻会经常感染支气管炎、鼻咽炎、哮喘等疾病,并伴有畏光、心动过速、脑功能降低、生殖能力和免疫能力减弱,易致癌,易患精神错乱等症。

此外,非成瘾性但可列为依赖性药物的还有麻黄与曼陀罗。麻黄(Ephedraccae)是裸子植物,属麻黄科,有40多个种类,为多年生灌木。它生长于多沙地带、沙漠或干燥山地,分布于中国北方及亚洲、美洲及欧洲的干旱地区,麻黄的茎叶含有1%—2%的生物碱,主要是麻黄碱,又称麻黄素(Ephedrine)。麻黄碱对骨骼肌有抗疲劳作用,对支气管平滑肌有良好的解痉作用,是治疗哮喘的特效药;它对心血管系统具有重要影响,能使冠状血管扩张,增加冠脉流量,对心脏也有强大的兴奋作用。如大剂量使用可以兴奋大脑皮质和皮质下中枢,引起精神兴奋。 [12]

中国古代医家曾利用麻黄来煎汤制丸,医治头痛发热、气喘、风痹不行、伤寒感冒等症。这些在《伤寒论》《金匮要略》《千金方》《本草》等著名药书中均有详录。由于麻黄具有重要的医疗价值,因此,近代外国医商曾在中国大量收购麻黄草,如英国人在上海开设的宝威大药行,在1910年后每年收购麻黄,多时达100万斤,然后运回英国制成麻黄素片,再返销中国。 [13]由于麻黄素具有强大的兴奋作用,因此在许多国家被人们作为兴奋剂或毒品而广泛使用。从麻黄草中提炼出的麻黄素是一种蜡状固体、结晶或颗粒物质,掺入其他化学物品后就能充作毒品。

曼陀罗为茄科植物,有白曼陀罗(Datura Metel L)、毛曼陀罗(D.Innoxia Mill)等品种,主产于中国的江苏、浙江、四川等地,古代医师用于治疗慢性哮喘、痹痛、祛风、止痛、跌打损伤、风湿性关节炎等。古人已知其种子有剧毒,可引起口干、肤红、头晕、瞳孔放大、昏睡等症,重者甚至会引起呼吸停止而死亡。

曼陀罗含有0.22%—0.5%生物碱,主要有阿托品(Atropine)等。在医学上它能抑制腺体的分泌并扩散瞳孔,一般用于平滑肌痉挛、胃与十二指肠溃疡、眼科诊治等临床治疗。但由于阿托品的过量使用能引起心率加速、兴奋和幻觉,因此亦受到吸毒者们的欢迎。

此外,茄科植物莨菪(Hyoscyamus niger L)以及天仙子、华山参、天棚子等均含有阿托品等生物碱,是医界慎用的药品。

安非他明和“冰”

1919年,一位日本化学家合成了第一种人工合成兴奋剂——苯丙胺,即安非他明(Amphetamine)。该药为无色、流动、缓慢挥发性液体,初被用于治疗成人肥胖症及小儿运动机能亢进。1932年,有人开始吸食苯丙胺,兴奋剂的滥用问题由此产生。但是在20世纪20年代,人们并没有认识它具有如此严重的副作用。1933年,美国人开始批量生产,它被人们视为哮喘病的克星。美国联邦食品医药局鉴定安非他明是“具有良好效率的特效药”[14]。但是,随着它具有的强大的短暂时间内提升脑力作用逐渐被人们发现而出现了滥用的趋势。美国的学生们为应付考试、长途驾驶员为抵抗疲劳,都会随便地吞服这种药片,结果出现了妄想性精神障碍的中毒症。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各国为提高士气和官兵的耐久力也在军队内推广使用。日本在朝鲜殖民地设厂大量生产这种兴奋剂,并提供给军队,到战争末期,约有200万日本人在吸食安非他明。战后,韩国继承了日本人的技术而成为世界安非他明的制造中心。20世纪60年代后又传至中国台湾,遂使台湾的毒瘾者剧增,并大量返销日本等地。1951年,日本颁布《觉醒剂取缔法》,才使得这一公害的蔓延有所减缓。但是,安非他明至今仍是亚洲最主要的毒品之一。

与安非他明相同,“冰”毒也是毒品家族中的“后起之秀”。“冰”是一种晶体安非他明类的强烈兴奋剂,化学名称为甲基苯丙胺盐酸盐,又称去氧麻黄素。由于其物理形状呈透明结晶状,故被称为“冰”或“晶”,纯度达98%或100%。

“冰”于战前由一位日本化学家提炼而成,它对人体的中枢神经能产生各种作用,加上“冰”第一次使用便会上瘾,因此,它被称为毒品之王。其实,它能大量耗损体力和免疫功能,长期服用会导致精神失常、情绪低落及疲倦,损害肺、肾和肝,严重者甚至死亡,因此对人体具有极大的破坏性。

战后在美国、日本、韩国等国和中国台湾等地已有人服用“冰”毒,到20世纪80年代“冰”毒逐渐盛行起来。初在夏威夷泛滥成灾,接着席卷美洲大地。据统计,美国吸食“冰”的人数与可卡因瘾者大致相同,约占吸毒人数的5%至10%。

新兴的致幻剂

今日,新的毒品正层出不穷,致幻剂正在日益受到吸毒者的青睐。

致幻剂(Hallueinogen)能影响中枢神经系统、引起感觉和情绪上的变化,导致自我歪曲和思维分裂,它使服用者对时间和空间概念发生改变,并引起错觉、幻想和妄想。致幻剂有天然产物和人工合成之分。其中最常见的有麦角二乙胺、苯环己哌啶、二甲色胺(DMT)、三甲氧苯乙胺等。

麦角二乙胺即LSD,它于1938年由瑞士化学家艾伯特·霍夫曼合成。五年后霍夫曼在用本品合成麦角新碱时,偶然发现了它对神经的作用。从此,这种可产生持续幻觉的LSD毒品即在亚、欧、美区域流行。

LSD作用极强,口服0.05mg于一小时内即可产生特有的感觉障碍和情绪与思维过程的改变。在数小时里,服用者外貌如常,但时空概念混乱,物体的形状与颜色似乎都变了,音乐里有一种或数种颜色,似乎还有味觉等,服用者好像经历了一次愉快的旅行。服用者还会出现“反刍”现象,即停用后,还可能在数日、数月甚至数年时间内重新感觉到幻觉的出现。

常见的LSD为液体或粉末状物质,无色无味。由于其用量极微,毒品贩子常将其吸附在印有特殊图案的吸水纸上出售。

苯环己哌啶(即PCP)是一种合法生产的动物麻醉剂,在非法的地下制药厂或实验室内也能制造这种药品。由于它具有廉价、易得、“欣快感强”的特点,在欧美、亚洲年轻的服毒者中甚为流行,被称为“天使粉末”。

PCP影响中枢神经系统,小剂量服用能产生与大多数抑制剂相类似的镇静效果;中等剂量会出现感觉障碍,产生痛觉缺失和感觉缺失现象;而大剂量则会导致惊厥、昏迷甚至死亡。

PCP近十年来才跃上毒品舞台的前沿,但已造成极大的危害。由于PCP使吸毒者对疼痛感觉迟钝,精神错乱,无力辨别方向,所以坐以待毙。在服用PCP所引起的奇怪举动中丧生的人数比这种毒品自身毒性导致死亡的人数还要多。这些PCP的服用者往往因辨别方向的能力缺乏而在浅水中溺死,从大楼的窗口摔下,与慢速度的汽车相撞而压成肉饼,在大火中毙命,等等。

此外,像半合成的麻醉镇痛药如二氢吗啡、可待因、乙基吗啡、异可待因、二氢可待因、氢化吗啡酮、甲基二氢吗啡酮、氢化可待因酮、氧吗啡酮、氧可酮等,以及全合成麻醉镇痛药如吗啡喃衍生物、美散痛衍生物、哌替啶衍生物等,几乎都因其特殊的效用而被贩毒商推广。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形形色色的催眠药、镇静药、抗忧郁症药和抗惊厥药等,正在被国际贩毒商吸收用来作为新的毒品品种和巨额利润之源。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1397.html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

  • 前言:毒品在中国
医学医院知识

毒品及其历史

  • [AD]
搜索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