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全飞秒手术后并发症

弥漫性层间角膜炎(DLK)

源于板层手术,LASIK术后DLK的发生率为0. 4%~7. 7%,在早期飞秒制瓣的LASIK较机械刀制瓣LASIK术后DLK的发生率较高,可能与早期的飞秒激光仪器设备能量较高等有关,降低激光能量,可降低DLK发生率。SMILE手术极少。确切讲,应为界面炎症。

表现为非炎症性非感染性弥漫性角膜帽下炎性细胞浸润,发生时间为手术后24小时,表现为细小的白色颗粒样混浊(图5-45)。多位于角膜的近周边或切口周围,形态基本与板层手术后DLK一致。其性质是否与LASIK及SBK等角膜板层准分子激光切削术后的DLK一致,尚需组织学证实。

原因

  1. 个体的差异,对激光敏感等因素。
  2. 外眼的异常,睑板腺分泌物,结膜囊分泌物。
  3. 清洗或消毒溶液。
  4. 负压丢失后再次吸引,角膜组织反应较大。
  5. 激光能量过高。

预防

  1. 严格的外眼检查,排除睑板腺的异常和结膜的异常。
  2. 手术前严格消毒,将结膜囊清洗干净。
  3. 手术中尽量避免各类异常的刺激,如使用消毒液,戴有滑石粉的手套而又未清洗干净等。

处理

  1. 作用较强的糖皮质激素点眼,但要密切监测眼压的变化。
  2. 追踪随访,根据病情变化及时更改治疗方案进行治疗。
  3. 如无消退迹象,必要时可从切口处注入低浓度的糖皮质激素。

SMILE全飞秒激光术后出现DLK弥漫性层间角膜炎

SMILE术后出现DLK

A.手术后第1天弥散点状;B.手术后第7天部分消退;C.手术后第14天大部分消退、吸收;D.手术后第20天角膜完全透明

注意与点状角膜病变或细菌性角膜感染鉴别。

纱或薄雾状视物不清,眩光

在术后早期,少数患者可能会出现纱或薄雾状视物不清,与角膜早期反应、水肿有关,随着时间推移会逐渐消失。极个别人由于视野中亮度分布或亮度范围不适宜,或存在极端的对比,以致引起不舒适感觉或降低观察细节或目标的能力的视觉现象,出现“眩光”。主诉多形容为在暗的背景下,点光源周围出现光圈,术后早期角膜轻度水肿引起散射或高阶像差增加可能是此症状的主要原因,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角膜早期创伤反应消退以及主观适应与补偿等减轻或消退。

角膜基质层间Haze

极少出现,但由于SMILE手术角膜帽的设定多在90~120μm,属于前弹力层下角膜前基质部分,故术后愈合时有可能会产生角膜基质层间的雾状混浊Haze。此种混浊不同于表层切削术的角膜上皮下混浊,多程度较轻,且较快消失。

原因

  1. 角膜帽过薄,接近前弹力层附近。
  2. 手术中冲洗过多,特别是制作的角膜囊带中冲洗过度。
  3. 严重的OBL,术中过度操作。
  4. 个体反应。

预防

  1. 避免手术中过多的角膜帽下的冲洗。
  2. 角膜帽设置在适当厚度。

处理

  1. 局部适当点用较低浓度的糖皮质激素。
  2. 观察:随着时间的推移,角膜基质层间Haze会逐渐消退。

感染

尚无出现。SMILE手术是真正意义上的角膜小切口手术,无论在角膜愈合还是生物力学上都显示了其优势,但微透镜取出后在角膜基质中产生的囊袋,如果发生手术相关的感染,会因其相对闭合,可能会使得感染很难控制,故术前及术后一方面局部抗生素眼水的预防使用实有必要,同时,手术中手术器械的消毒等也应比常规角膜板层手术要求更严格。

屈光度的回退或欠矫

屈光手术后欠矫(undercorrection)是指原屈光度矫正不足,通常在手术后早期即可表现出裸眼视力未达到预期值,且不随时间推移而恢复。屈光回退(regression)是指术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屈光度逐渐向术前同种屈光度转变,其裸眼视力在术后早期正常,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下降,但可用镜片矫正。两者均会最终表现为屈光度不能达预期值而影响视力。SMILE手术无论是欠矫还是回退均较少出现。少数屈光度较高者可能会出现术后屈光度的回退。当然对于SMILE手术术后的长期稳定性,还需更多病例的观察与长期的随访。但就目前,对于较高度近视(大于-6. 00D)的患者可能还需要根据每个机器的性能与临床随访结果对其输入的屈光度进行调整。

原因

  1. 手术前屈光状态不稳定。
  2. 手术矫正屈光度较高。
  3. 与年龄相关。
  4. 与角膜帽的厚度和取出透镜的厚薄有关:某种意义上讲,角膜帽越薄或透镜去除的越薄,屈光矫正效果越好。较薄的角膜帽,在取出角膜基质透镜后,张力较小,塑形作用较明显,较厚的角膜帽,由于其本身的厚度与硬度,在透镜取出后,角膜表面塑形变化可能会不明显。
  5. 与角膜曲率有关。

预防

  1. 根据可能出现的原因,予以避免。例如手术前屈光状态要稳定。
  2. 避免过高的屈光矫正。
  3. 根据不同的屈光度等特异情况对治疗参数(NOMOGRAM)进行适当调整。

处理

  1. 根据屈光回退度数,在其完全稳定的情况下,可以考虑做加强手术。
  2. 可选择在其表面做表层手术。
  3. 应用飞秒激光在原基础上做一侧切开或用机械切开法制作一角膜瓣,将其掀开,在此基础上做准分子激光的加强手术。
  4. 在原囊袋内放置植入性矫正镜片。

视力恢复延迟

原因

  1. 手术后早期出现的角膜水肿。
  2. 各种原因形成的透镜较难分离。
  3. 手术中较多的操作。
  4. 激光能量过高或过低。

预防

  1. 设置合适的激光能量,一般能量较低,组织的反应较小,但过低的能量可能使组织之间的分离不充分,组织桥过多,影响手术。
  2. 手术中在分离透镜时要轻柔,循序渐进,不要过多刺激组织。

处理

  1. SMILE手术因手术的特点,在术后早期可能会因各种原因出现视力恢复的延迟,但随时间的延长,组织水肿逐渐消退,视力可以逐步恢复,可让患者耐心等待,一般在术后1周到1个月多恢复至最佳矫正视力。
  2. 根据病因,对症处理,如出现角膜的水肿,必要时可适当辅以糖皮质激素或非甾体消炎药等。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3121.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