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SU.TW
  2. 禁戒毒品
  3. 中国近代贩毒史
  4. 抗日战争时期贩毒的泛滥
共14

抗日战争时期贩毒的泛滥

1

伪满洲国的鸦片统制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九一八”事变后,很快侵占了我国东北全境。1932年3月,在日本的扶持下,东北建立起伪满洲国傀儡政权,改长春为所谓“新京”。日本侵

伪满洲国的鸦片统制
2

伪满洲国的“禁烟”闹剧

伪满洲国的烟毒泛滥引起了国际公正舆论的指责和抨击,同时日本帝国主义自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更加需要稳定东北的社会秩序,掠夺更多的战略物资和劳动力。因此日伪当局经过十几次

伪满洲国的“禁烟”闹剧
3

伪满洲国的鸦片走私

1933年,伪满洲国实行鸦片专卖后,为了保住这一巨大财源不受损失,组织了专卖署缉私队进行缉私。缉私队凭借权势,耀武扬威,“经常诬赖种烟人私留烟土,拷问索要,任意搜翻,扒炕洞子,

伪满洲国的鸦片走私
4

七七”事变后日本贩毒的空前泛滥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卢沟桥事变,揭开了全面侵华战争的序幕。日军铁蹄所到之处,毒品也随之蔓延泛滥。英国一议员1938年12月22日在英国议会演说时揭露,“1937年,日军占领中

七七”事变后日本贩毒的空前泛滥
5

日本控制的伪蒙疆土药组合贩毒

南京:1937年12月,日军攻陷南京后展开了骇人听闻的大屠杀,接着即运制烟毒,肆行毒化。1938年,市内共有4个大规模经营鸦片的机关,分别是日军特务部、日鲜浪人、日本洋行和伪政府所组

日本控制的伪蒙疆土药组合贩毒
6

日本控制的宏济善堂贩毒

1938年秋,在日本兴亚院及大使馆的支持下成立的华中宏济善堂是日伪在上海乃至整个华中地区贩卖毒品的一大机关。在“八一三”战事爆发之前,流入上海的毒品主要产自三

日本控制的宏济善堂贩毒
7

日本控制东兴公司贩毒

东京东兴公司是日本黑龙会要人佐伯悌弘仪发起组织的,具体时间不详。据佐伯悌弘仪自称,1910年“受孙逸仙、黄兴的邀请,前往湖南省长沙,以此为根据地,作孙、黄的顾问”。

日本控制东兴公司贩毒
8

汪伪政权的贩毒与禁毒

汪伪政权的毒品政策1940年3月30日,汪伪“国民政府”在日本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在南京成立。汉奸汪精卫自任代理主席。原隶属于伪“维新政府”“行政院

汪伪政权的贩毒与禁毒
9

抗日战争时期沦陷区的民众贩毒

东北沦陷区的民众贩毒从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东北民众饱受日本帝国主义者的蹂躏,家破人亡,民不聊生。为了谋求生存,有些人在人迹罕至的深山密林中偷种罂粟。有偷种

抗日战争时期沦陷区的民众贩毒
10

抗日战争时期国统区的港记公司贩毒

成立于1938年的港记公司是抗战时期有国民政府政治背景的国统区内实力最强的贩毒机构,公司的实际负责人是杜月笙。1937年11月27日,杜月笙从上海秘密登轮抵达香港,直到次年4月23

抗日战争时期国统区的港记公司贩毒
11

抗日战争时期西部地方当局的贩毒

云南至抗日战争中期,各省疏散到云南的人很多,其中不乏吸毒者。由于烟毒的需要量渐增,烟毒的价格也随之上扬。1941年初,川康烟价突涨,云南省主席龙云认为时机已到,决定将统运处余存

抗日战争时期西部地方当局的贩毒
12

抗日战争时期其他地区军政官员的贩毒

1937年,吴铁城出任广东省政府主席后,与广州湾毒贩陈学谈勾结,多次贩运烟土出国。陈学谈在他的“大司马”和“天成”两艘轮船中设置暗仓,每船两个,一次可藏烟

抗日战争时期其他地区军政官员的贩毒
13

抗日战争时期普通百姓的贩毒

1940年6月3日,国民政府在重庆举行全国禁烟会议。蒋介石在为会议发出的训词中提出了六条禁烟意见。其第2条:“治烟应用重法。凡运售鸦片及开设烟馆者,依法执行处决无赦。&r

抗日战争时期普通百姓的贩毒
14

抗日后方与前线的禁毒

国统区的禁毒国民政府在抗日战争的非常时期为了集中一切资源抗战,对抗日本侵略者的毒化政策,至少在表面上仍然没有放弃禁毒这面旗帜。1940年底,6年禁烟计划结束,国民政府又公布

抗日后方与前线的禁毒
缩/展 搜索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