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人群成瘾状况

研究表明,吸毒的社会心理演变过程,可分为以下三个阶段:一是吸毒初期,吸毒者往往因为好奇、时髦、寻求刺激等心理而去吸毒;二是吸毒中期,又称为吸毒症状反应期,此时想摆脱毒品,但又心存侥幸,经不住诱惑;三是吸毒晚期,此时,吸毒者在心理上已形成了对毒品的强烈依赖,吸毒已经成为强迫性行为(105)

吉登斯也提出了他对成瘾的看法:他认为,瘾表现为强迫性行为,而强迫性行为是一种个人感到单单通过意志力很难或不可能戒除的行为,重复这种行为可以使紧张状态得到缓解。强迫性行为通常表现为刻板的个人仪式,并出现一种对自我失去控制的感觉;通过缓解焦虑,瘾给有瘾的人提供了一种安慰之源,瘾从本质上讲具有麻醉作用。瘾具有一些特征:其一,高峰体验,是个体的人在寻找某种行为的意义之所在时所跳出的东西(106),是一种短暂的欣快感,片刻的解脱感,一种松弛的感觉、胜利的喜悦,但本质上是一种报偿性的体验;其二,自我沉醉,当一个人上瘾后,力图获得高峰体验的努力转变成了自我沉醉的需要,但从心理上,自我沉醉迟早会被沮丧和空虚感所取代;其三,高峰体验和自我沉醉都是某种形式的“暂停”;其四,上瘾是对自我的放弃,暂时放弃对那种在日常生活的大多数情况下常见的保护自我——认同的做法做反思性的关注;其五,丧失自我感,后来被羞愧感和悔恨感所代替;其六,上瘾经验感觉像一种非常“特别”的经验,这意味着瘾发作时任何别的东西都无济于事。(107)

我们可以比较清晰地看到,吸毒人群的上瘾过程的体现在第2、第3阶段的描述中,当然也从不同侧面和吉登斯的观点如出一辙。

成瘾过程

成瘾的过程是生理、心理和社会层面同时出现了问题,即生理依赖、心理渴求、社会断裂。个案12比较了生理成瘾和心理成瘾的区别:

(个案12 男 1982年生 初一)那个时候货的确比较好拿,我那个时候根本都不知道什么货啊、打针这些事情,而且我从来没有犯过瘾,我也没有瘾。我到现在都不知道犯瘾是什么样子。这是去年12月的事情。我生理上从来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但是心里有一点心瘾。心里就是不知不觉在想这个东西。有的时候,没有人的时候,躺在床上睡觉了的时候,心里就不知不觉会想这个东西。白天想不到这个东西,晚上才会想。但是我的理解呢,心瘾和生理上的上瘾是两回事,犯瘾的时候,你如果没有这个东西就无法度过那一天,但是心瘾呢,如果不抽也没有关系。但是躺在床上睡觉了,就会想。人家都是一天一个货,我嘛,一个货能抽一个星期。我一般都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抽,晚上有时候睡不着,抽了以后就能睡着。白天我一般都不抽的。因为白天在外面玩玩、打打牌了,想不起来抽粉。我抽了两个多月,就被抓起来了。(108)

他的见解为我们更深入地了解成瘾机制,提供了第一手的资料,笔者也将在第三部分集中探讨成瘾机制的问题。

个案7对于上瘾过程的比喻是非常恰当的,他把渴望吸毒的过程比喻成对吃菜的感受,确实比较贴切:

(个案7 男 1964年生 初中)后来为什么想要呢,我就打个比方吧,比如说你喜欢吃一道什么菜,你喜欢吃了以后,一个月以后不吃,你一定会想。哎,就是这个感觉,再吃一次,再吃一次,然后才上瘾的。我后来知道,在1995年以前,货都非常好、非常纯的,后来这个东西就不行了,就像现在很多来戒毒的,没有几个说犯瘾的。隔了个把月,就又碰到它了,这个东西,每个人都想自己不会成瘾的,我也是这样想的,就是抽也不会上瘾的,只要你想这个东西,应该讲就能搞到。我没有什么不良嗜好,歌舞厅也去玩,唱唱歌,这些都不是主要的。我觉得,一旦成瘾了,就不会需要别的东西。说到我那时候的生活,我想,是因为我们后来都下岗了,我和我爱人,在那个地方是工人编制,也不存在下岗不下岗,我们就开了一家饭店,做生意了,有一点经济基础,因为生意做得很好,收入不少,在进香河那边还小有名气。做生意比较忙,我也不去什么娱乐场所,但是接触的人比较多,什么人都接触到了,发现周围吸毒的人不要太多啊,我一直都没有吸,去尝试过,因为怕别人知道,知道如果自己吸毒难看。所以呢,又说到了那个朋友,他一个月以后就和我联络,感觉好,就有了第二次,然后逐渐地就不断地尝试,好多次以后,后来慢慢地不抽了就有点难过了,有点瘾。拿货呢,当时社会上吸毒的人比较多,好多吸毒的人来饭店吃饭,慢慢就认识了,这些人也不会告诉你,我是吸毒的,但是能感觉到,我们在饭店里面,比较方便,而且到别人家里面去也不太方便,到时候判你一个容留啊什么的,在饭店抽不存在你害我、我害你的问题。每一次拿货,都不一定,因为一个货是一个货的价格,5个货是5个货的价格,像我们有经济基础的,一拿就是5个,便宜,这个就算是批发了,但是我只是一个人抽,从来也不卖的。老婆呢,一心忙我们的饭店,她有她的事情,也不会去管我,而且这个东西,不是一直在抽,找个机会就可以了,几分钟就可以搞定了,抽完了,你照干你的活。我在这一次进戒毒所以前,从来没有被发现过,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因为我呢,不在社会上贩毒,如果是贩毒,公安局不可能不知道,在家里面被抓到的多呢,所以,一旦牵涉到贩毒,时间不会长,最多一个月,肯定要被抓到。我呢,只是吸毒,有的时候,不一定就要抓你(109)

作为一个生意人,他的上瘾过程应该说就是风平浪静,并没有别人的继续引诱,也没有和别的朋友一起,个案7的上瘾过程可以说是他自己的个人行为。个案9亦是如此:

(个案9 男 1960年生 高中)我真正上瘾,是1999年,我们(夫妻)分居两地,她一年回来十几天,我在生理上的要求还好,自己做生意比较忙,加上自己又开了一个公司,就不是怎么在意这个事情,但是肯定也有情人。那个时候我搞空调批发,有时候一天都是千把台出去,做得比较大,后来到了1999年,公司里面出现了一个状况,让我开始抽了。公司里面有一个朋友,当时我到广州去进货去了,他在家里面把公司的1200万元带跑了,跑到美国去了,这个事情南京市都立案了。跑到美国以后,当时公司有外欠款,公安局就把公司里面的轿车啊什么的都拿去抵债了,出现这个事情以后,那时候舞厅已经被拆迁了,就光搞一个公司,当时就开始抽了,但是不多,就是搭一搭的。后来呢,因为接触这方面朋友呢,他们在抽呢,我又好玩,我又跟着抽,到了1998年就有点犯瘾,当时呢,抽是不想抽,但是瘾已经有了。当时瘾是什么感觉呢,就是说,不舒服、难过,而且在进来之前呢,一直都在公司里面上班,在公司里面还是法人,下面还有一帮子人,就我一个人抽,所以我又和别人不同,自己抽也不能让别人看见。后来1999年以后,抽上这个东西,一直都没戒掉,戒毒所也去过多次了,都是自愿去戒毒所,等于说,去短期身体上好多了,但是还是不舒服,主要是心理上,很难过,我的瘾也很大的,但是不管瘾大不大,不抽了就难过,比如开会了,就坐不住。我吸毒最严重、瘾最大的时候,是进来之前(110)

而个案5、个案6和个案18这三个女孩子的上瘾过程就不是这样,他们并不是个体的行为,更多的还是和朋友在一起的群体行为:

(个案5 女 1974年生 高中)过了半个多月以后,就又碰到她们了,就在一起搞。那是第二次。我就这样,断断续续连续几个月搞搞,就搞上瘾了。这中间有好多次了,我记得有一个礼拜连着天天搞。钱嘛,先是她们花钱,后来是我们一起花钱。大家不是在我家就是在他们家。后来有好几次,在我家,都被他看到了(111)

(个案6 女 1983年生 职高)之后几天,就一直到他们那里去拿货,让他们帮我注射。开始注射的时候,我都不习惯,因为血管细,总是针进去了,不是注射不进去,就是血出来了。但慢慢地就熟练了。我一直都是注射,确实很快就上瘾了,这个比起吸的要快得多。那时候我才整18岁。后来我知道,这两个人都从我的货中间截留一些,赚了我一些粉,后来我就不去他们那里拿货了。因为他们搞得很大,圈子就大了,我就认识了另外他们的上家,我就去他们的上家直接拿货了。我一般都是晚上去拿货,我那时候住在婆婆家,婆婆以为我深夜出去是去上网,都不在意。我觉得晚上去拿货比较安全。夜幕下,总给人一个安全的感觉。我确实见不得阳光的(112)

(个案18 女 1977年生 高中)但是还是觉得好玩、好奇。别人都有飘啊什么的感觉,我怎么没有,我要试试。我要寻找那种感觉。就是这么想的。抽了几次以后,就感觉,人晕晕乎乎的,有一种想睡觉的感觉。这中间也就是两三天或者更长一点时间才抽一次。知道我抽了,他的那些朋友就经常过来,大家一起拿货去或者“并”个包去什么的,就抽得频繁一些了。再抽一段时间,就发现身体上有一定反应。不抽了,就会打哈欠。发展到最后,就到了每天拿一次。一天打两三次。结果感觉找到了,瘾也有了。那个时候还坚持工作,经济上还能支持。我觉得抽粉的人挺可怜的,抽到最后,人都非常的懒,不想去上班,没有心思。有的时候,拿完货以后,身上只剩下几块钱,连吃饭的钱都没有(113)

上瘾和卖房子,看起来并不相关的两件事,在个案10那里,却成了一种因果关系。个案10是一个文化程度很低的吸毒者,他的成瘾过程,确实达到了一种连家人、房产都不顾的地步:

(个案10 男 1970年生 初中)我那个时候不是卖房子的嘛?我把房子都卖了。我卖了都两三年了。我自己家等于有一套房子,但房子不大,只卖了12万元,我还没有告诉我老婆,我们是住在老婆家。我抽粉,就喜欢找一个不给她们知道的地方,我当时就编了一个理由让我们住在她家。我的房子就空出来了。我老婆后来也察觉了,也知道了。她发现我天天人懒,帮我找过好多事情让我去做,工厂上班,都是好单位,钱拿得也多,我都不愿意去。而且那个时候我又不能吃饭,人瘦得不得了。她就问我干什么了?从外面的别人那里也知道一点消息,后来就知道了。她总是哭,她也劝过我多少次了,我听不进去。她一打电话,我就跑了。我连小孩子都不管,她天天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小孩,她自己身上又有病,她是囊肿,医生要她开刀,她都没有时间,一直拖到现在都没有开。我1996年到2002年也抽,但是断断续续的,不厉害。那段时间瘾不是很大。半个月不抽也没有关系,一个月不抽也行。这期间,帮着朋友要要账,都蛮看得起我的,就赏我一些钱。我2001年把房子卖了以后,手里面有了点钱,我把钱藏起来了。家里人都不晓得。有了钱了,就开始吃得蛮厉害的。我2002年的时候抽得蛮严重了,上架子了。但是我从来没有注射过,一直都是吸。就勤了一点了,十五天就拿两个货了。我倒没有怎么犯过瘾,毕竟我不是一门心思在这个上面,我毕竟有小孩子,还有家庭,到今年被送到这里来,我都没有被抓过。(114)

此外,两个男性吸毒者也讲述了他们的上瘾过程,以及和女朋友之间的分分合合,令人深思。个案13靠自己的赌档来维持他自己的吸毒花销,从他对上瘾过程的讲述中,我们反而了解到了赌博行当的一些不为人所知的内幕:

(个案13 男 1980年生 初中)后来时间长了,和她(女朋友)在一起,毕竟已经处了快两年了,就又在一个月以后再次吃了。在她家里,就开始吸了。我呢,一般都是一个礼拜抽一次,不像别人,每天都搞。那是1997年。那以后,到1999年我都在女朋友这边。白天我一般在我女朋友家不出来,晚上呢,有时候出去转转,她下班了,我去接她。她一般都是九点多下班,上新河那边天黑晚上不太安全,每天都去接她。刚开始的一两年的时候,感情蛮好的,后期如果不沾这个东西,也不会不好。真的是没意思,钱花了,女朋友走了。想想这些事情啊,自己真的蛮后悔的。所以这一次戒毒回去,一定不能抽了。离开女朋友,我就开始开档了,一直在搞档。我是2000年过年的时候开的。开档不要多少钱,7000多元。买一些麻将桌,买一个空调,买点麻将,用不了多少钱。但是赚得比较多,生意很好,每天都能收入1000元左右,一个月两三万元。钱确实能赚很多,就是人辛苦,每天都要在档里面,中午要烧饭,晚上也要烧饭,夜里还要搞夜宵给这些打麻将的人吃。每天不能乱跑,没的事的时候,就打打牌,有的时候还要把钱借给人家。在档里面就没怎么出去混了。在那段时间就认识了现在的女朋友(115)

个案16的经历是在追求一种感觉,一种舒服的感觉:

(个案16 男 1971年生 大专)在抽了几个月以后,自己也完全有瘾了,量也在逐渐增大,但是我当时自制力很好,忽然之间就把它戒掉了。戒了有4个月。戒掉的时候是去年的四月份的事情。一直戒到了7月份。这一次戒掉以后呢,等于是完全把它忘掉了。第二次很偶然的机会又碰到她了。就抱着一种你不想好了、我也不想好了的心态,因为我比较喜欢那个女孩,就和她好了。和她好了以后呢,就又接触了毒品。开始呢,没什么瘾,都能戒,有时候戒个十天、半个月,但后来完全把自己放松了以后呢,包括成瘾和量的增大之间都有很多联系,在短短一个月之间,我可以说从零点把量一直加到1克,因为这个东西,让人怎么说呢,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怎么说呢,中间呢,每天都在支持着这种感觉,所以就到了现在这种地步(116)

近年来的医学研究表明,海洛因对于性功能和心理损害机制在于内源性阿片物质作用于下丘脑和垂体,抑制黄体生成素释放激素(LHRH)和黄体生成素(LH)的分泌而影响性腺轴的功能。(117)在访谈中,也有一个男性吸毒者在上瘾以后,出现了类似生理上不良的问题,这些都证明了吸毒对于身体的危害是明显的:

(个案23 男 1983年生 小学)但是后来和他们天天在一起,慢慢地每天都和他们搞,就感觉,确实舒服。慢慢地自己也有瘾了,就上架子了,一直都没有被抓到。因为打针就是两分钟的事情。也不会被人发现。我就搞不懂,为什么搞这个东西,自己就不想过性生活,没有这方面的想法?每次和女朋友做爱,一搞就问我为什么这方面不行,我也很奇怪。所以我谈了两三个女朋友,都是这个原因,就这样分手了。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很年轻,为什么一个月做(爱)做不到一次、两次,毕竟我们都年轻,应该一个月做个十次八次的(118)

毒品对于身体的损害还不止这些。个案23的痛苦,也从侧面反映出部分年轻人在婚恋观和贞操观上与主流婚恋观的巨大差异。

戒断症状

戒断症状是指停止使用或吸食毒品以后所产生的生理或心理症状。一般用一些消极词汇来表达。从个案访谈的资料来看,吸毒成瘾以后,如果不及时补充海洛因,就会导致身体在生理上出现很多不适,停药8—12小时即可出现戒断症状,最初表现为打呵欠、流泪、流涕、出汗等类似重感冒的症状,随后陆续出现瞳孔扩大(怕光)、打喷嚏、起鸡皮疙瘩、寒战、厌食、恶心呕吐、腹绞痛、腹泻、全身骨和肌肉酸痛及肌肉抽动等症状。

在吸毒人群中,他们都把这个过程叫作“犯瘾”,很多个案在访谈中描述他们的“犯瘾”感受和戒断症状吻合:

(个案3 女 1960年生 高中)我其实在市看守所蹲上15天,就已经没有毒瘾了,犯瘾非常难过,难过了就用冷水洗头,用冷水洗澡,要不就是在地上打滚,没有人问你的。20到40个人住在一个行政号房,都是睡地铺(119)

(个案6 女 1983年生 职高)在看守所蹲了14天,这14天是我最痛苦最难忘的。在那里,我十分想家,太想了,而且特别地痛苦,因为有瘾,就拿水冲头,人家都睡着了,我一个人翻来覆去睡不着,难受。那里的条件、伙食都是非人的(120)

(个案18 女 1977年生 高中)晚上睡不着觉,身上就像虫子咬,骨头也疼,浑身酸软,没有劲,打哈欠,流眼泪,有时候还吐(121)

(个案21 男 1976年生 小学)但是到时候犯瘾了,我就没有办法了,就跟吃饭一样的,早上不吃没关系,但是中午要吃啊。有时候人的想法都是好的,但是一到毒瘾发作的时候,什么都不管了(122)

(个案37 男 1987年生 小学)2002年,我就被送到这里了,这边我来过两次,这一次是第二次。第一次来之前,在看守所犯瘾,浑身疼,难过,像蚂蚁爬一样的。在这里戒掉了,就不犯了。那时候在这里待了6个月。我妈妈每个月都来。我爸爸没时间,很少来。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123)

这些痛苦的经历让人惊讶,也让人深思,如此痛苦的感受,怎么能在短时间内戒掉?从医学的角度来看,“成瘾”过程要从人脑来说起。人脑中本来就有一种类吗啡肽物质、维持着人体的正常生理活动。吸毒者吸了海洛因,外来的类吗啡肽物质进入人体后,减少并抑制了自身吗啡肽的分泌,最后达到靠外界的类吗啡肽物质来维持人体的生理活动,自身的类吗啡肽物质完全停止分泌。那么,一旦外界也停止了供应吗啡肽物质,则人的生理活动就出现了紊乱,出现医学上说的“反跳”或“戒断症状”,此时,只有再供给吗啡物质,才可能解除这些戒断症状,这就是“犯瘾”。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2749.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