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人群复吸状况

吸毒给所有民众最毛骨悚然的印象,就是它的极难戒除性(成瘾性),几乎99.99%的复吸率让大量研究者、医务工作者灰心丧气。笔者所访谈到的吸毒者中,成功戒毒的吸毒者寥寥无几,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能完全根除毒瘾。复吸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让这些吸毒者痛不欲生。很多吸毒个案甚至选择了自残和自杀来对抗复吸,因为他们难以摆脱毒品又找不到出路,选择死亡是他们唯一能够想出的最好的解脱之路。一个问题摆在了我们面前:他们为什么会复吸?从访谈资料来看,他们对这段经历的自述各不相同。云南戴托普药物依赖治疗康复中心的另一项研究表明:伙伴的影响、吸毒的朋友、家庭的介入方式、成瘾慢性化问题、医疗状况、社会环境因素、外部压力以外,都可能成为成瘾者结束治疗后迅速发生复吸行为的危险因素。而摆在第一位的就是伙伴的影响(148)。在这部分,本书用翔实的文字,展现出他们复吸的多样性和独特的生命体验:

朋友圈子

接触吸毒的朋友,身处吸毒圈子,是他们对于复吸谈到最多的方面。而朋友影响的大背景,是他们接触的不良社会圈子,个案13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个案13 男 1980年生 初中)去年11月份,又开档了。但是我一直在外面,毒瘾也不可能戒掉的。这段时间就严重了。朋友那么多,成天碰到吸毒的人,你戒了几天,他马上打电话喊你,出去玩。一玩就看到那个东西,又抽了。真的是戒不掉的。(149)

与个案13有类似经历的还有个案32和个案33:

(个案32 女 1976年生 小学)中间也有一点时间没有抽。但是这个东西,也不想抽,但是一碰到粉友,禁不住诱惑,一喊又抽上去了。如果真正自己生活充实,找一个稳定的工作,也不会去想这个东西。但就是说,也不能有别人来勾引你,如果和别人出去玩的时候提到这个东西,或者别人在你面前抽,自己肯定是禁不住诱惑,就会抽。认识我老公的后期,也许是因为我做得不好,我们两个经常吵架,主要是我用钱比较厉害,专门买名牌,没事就喊朋友出去吃吃喝喝,他老说我不会过日子。然后呢,他整天又要出去忙赚钱,没时间在家陪我,我们就吵架。他只要一出去,我就跑出来抽粉。也觉得空虚、无聊。我记得,又开始抽,是认识了几年前的一个朋友,她喊我出来玩,直接把我带到卖毒品的地方,一看到这个东西,就忍不住了。这个东西的诱惑力非常大。要说有飘飘然然的感觉,是没有的。但是心情烦的时候,抽完以后,什么事情都不想了,都不烦了,头脑一片空白,睡觉也好睡。因为后期我失眠特别的厉害,经常一夜睡不着。(150)

(个案33 女 1977年生 中学)他吸毒比较早,开始初吸,被送到这里,3个月,之后又复吸,被判两年,出来没几个月,那是1999年他又因为吸毒被抓了起来,是第二次复吸,判3年劳教。我们这里面,有一个规律,不能吃官司,吃官司的人一通接一通,所以不能吃官司。很多人都是接二连三地被抓起来。我当时也抽了,震动很大,就开始戒了。

但是个案33很快就又复吸了,因为她摆脱不了那个麻将档的朋友和圈子:

后来回到南湖,是3年后的事情,我妈妈感觉我3年应该把毒品戒掉了,就同意我回来了。回来以后,我平时没什么事情就去打麻将,在打麻将的麻将档认识了一些朋友。认识了以后,就又开始抽了,一上来就打针。因为我以前打过针,因为打过针的人,是不会去抽的。那个东西感觉好。头脑就轰的一下子,血啊就一下子冲上头,然后就感觉头昏昏的,什么都不想动。开始时是这种感觉,后来就没有感觉了,但是因为犯瘾的时候太难受,所以必须要打。我到这边来,我感觉蛮好的,因为我自己在家里面戒毒是戒不掉的。一到犯瘾的时候,你想戒,但自己控制不了,就只想往外跑,去拿货。

与个案33类似,个案37也是因为在访谈当年碰上了一些吸毒的人,抵抗不住诱惑,也再次复吸:

(个案37 男 1987年生 小学)到2003年3月份,我就回家了。我还记得,出大门的时候,管教跟我讲的,说你出去不要再吸了,要好好的;但是我回去以后,因为我太小了,也没有想去工作,我家人讲让我读书的,但是我这半年都在外面玩掉了。是今年,又碰上这些人了。就又开始抽了。因为这东西诱惑力太大了。人家拿着一个小包子,我看到了,心里头就感觉到难过,就想抽。其实回来也有一年带两个月没有吸了。这中间主要是在上网和打游戏(151)

情绪失调

人是理性与感性的结合体,每一个人都有情绪低落、孤独、寂寞、郁闷、伤感、悲伤的时候。而很多吸毒者都是因为情绪问题,再次复吸。一个从戒毒所回到家的吸毒女,满怀希望重新生活的时候,自己的丈夫离她而去,自己的母亲与世长辞,在这种生活境遇下,她情绪失调,选择了复吸。她仅仅是众多吸毒者中一个十分普通的个案,在个案5的家里访谈的每一幕,经常浮现在笔者眼前。而这样的吸毒者,出现了一个又一个:

(个案5 女 1974年生 高中)后来,1995年底我去拿货的时候,被抓到了,就被送到了浦口分局,看我们还犯瘾不,后来就让我们交几千元,取保候审,等于那些钱是保释金,我家爸爸妈妈很急的,就赶快筹了几千块钱,让我家哥哥和我老公赶快送去了,就把我带回来了。这以后,我就没有搞了,就停了。这么一停就是四年。这段时间,我开了一个烟酒批发店、又生了一个小孩,小孩子有先天性心脏病,在儿童医院查出来了。还蛮严重的,所以我就蛮烦的。等我儿子两岁以后,我就不怎么带了,就给他妈带了。然后我就在家里面打牌了。然后又碰到以前抽粉的人了。那是2000年,就又躲在一起抽了。有段时间心情特别的差,加上南钢超市多了,生意就不好做了,店就不开了。自己就开始玩了。在玩的中间,就又碰到这些抽粉的,在一起肯定没有好事,就在一起抽。在麻将档里面,经常打通宵的。我爱人根本都管不了我,他的观点是让我玩,等我玩腻的时候就自然不想玩了。那个时候没有戒掉,我妈妈也去世了。她是2001年因为脑溢血去世的。到2002年,我就因为在春雷行动中,因为容留别人吸毒被送进市看守所了,蹲了7个月。当时是在我家吸粉的那个人被抓到了,要她“盘点”(就是检举别的吸毒的人,即指证),就把我说出去了,就把我抓到了。当时派出所也要名额啊。出来以后呢,我老公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后来有一天,他和我谈离婚,当时我真的没有心理准备,因为我在里面,每个月他都来看我,从来都不讲也不提这些事情。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我一回来他突然跟我讲这个话,我就有点接受不了。我就和他闹、和他吵,但是呢,他是铁了心了。后来我就算了,离就离吧。就和他协议离婚了。当时离婚的时候,我也没有想到去抽粉去,那个时候,我记得一个多礼拜,躺在床上起不来,吃饭都吃不下去。人好像就是给什么东西击倒了一样的,就爬不起来这种感觉。但这个样子我还没抽粉。等三个月以后,我们把离婚办下来了,就我一个人了,心里面就难过,就又抽了。所以,我又抽的原因都是因为他。因为我心里面难受,摆脱不了,和他这么多年了。我1990年就认识他了,这么长时间了,一下子适应不了。就是到现在,我还是没有适应过来。我们是2002年11月离婚的,2003年我又到武汉去戒毒,在武汉出来拿货,就又给武汉警方给逮到了。那一次是在武汉戒毒所里面认识了一些人。吸毒的人就是这样的,很容易就认识了。在那里戒毒的过程中,我就犯了药瘾,药有一个阶段反应,看个人身体,有的是一个星期、有的是半个月才能恢复。就不舒服,就通过这个认识的人去打听,她告诉我哪里哪里有,我就去拿了,结果被抓到了。在武汉被送到武汉公安局第一强戒所关了3个月,我是2003年12月4日回来的。武汉那边抽粉的人比起南京来说还要多。他那边发货的地方就像菜市场一样,到那个地方到处都是吸粉的人。那边被逮打了可以一次强戒、两次强戒,可以戒毒好几次呢。他和我爸爸给我交了戒毒费。跟着没到两个月,我就又被送到南京强制戒毒所,就是这样接二连三的。这一次是公安局到我家来尿检的,结果我呈阳性,就又被送去了。我知道,吸粉肯定会被抓到的。在南京的强制戒毒所,我一分钱都没有交,我在里面待了半年。(152)

和吸毒人群的交谈中,很多吸毒个案提到了一点,就是意志比较薄弱,不能够抵挡住毒品的诱惑,再次复吸:

(个案39 男 1976年生 高中)吸毒和电视上和书上写的一样,整个就是侵蚀自己的肉体,消磨人的意志力,……说句心里话,感觉自己不是人,是个鬼,走到哪边,都和鬼一样的。反正抽粉的感觉和行为,和鬼一模一样的。讲句老实话,这里的人,都是鬼。出去了如果不抽粉,还像个人一样;但抽了粉,就是鬼。这是我对抽粉的人的感觉。这真的不是我自己看不起自己……(153)

(个案24 女 1973年生 高中)那时候我小,我不听他(老公)的,你已经把我的玩心勾上来了,现在来管我了。我就继续在外面玩,就不回家,躲着他,后来就闹到了离婚。我妈妈又管不住我,我还是在外面玩,我就去找人家,去拿货就又抽了。我那个时候都是跟人家在一起抽。那个时候我自己也有钱,做生意也有钱。开始的生意是解放电影院前门口的小卖部,卖吃的东西,然后又在夫子庙拿到了一个夜市的摊子,后来不做了,就到延安剧场开了一个小卖部。后来又到莫愁湖公园里面做旅游用品。后来在南湖也开了一个精品头饰店,反正一直在做。离婚以后,他(老公)不是给我一笔钱嘛,我爸爸又给了我一笔钱,我就在夫子庙的宁远阁拿下一个摊子做服装,我妈妈就帮着我做做。但我还是接触这些吸粉的人。我妈妈看不住我,我会骗她,只要想抽的时候,我就说去进货,实际上是开房间拿货的,那时候量蛮大的,一天都要1000多块钱注射(那个时候一克货400元)。就进来之前,还是一千多块钱一天。我抽抽戒戒,花的钱这么多。我进来之前,在市看守所的戒毒门诊办戒毒卡就办了三个。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被抓到过。这里是第一次。(154)

(个案27 女 1972年生 高中)回去以后,没有工作,无聊,有时候就会往这方面想,人抽了这么多年,都废掉了,没什么用,感觉没有什么希望。人在家待久了,时间一长,没事情做,就不行了就要抽。家里被败光了,而且家里人也不相信我们了。我男朋友第一次出事情,对我打击蛮大的,我也在家里硬戒掉了,但是,朋友把货拿到我的面前的时候,就抵挡不住诱惑了。第一次抽了,第二天无聊,就也抽了。时间一长,心瘾越重,就越难戒掉。每天都抽,抽了十年,每天1000元,不得了的钱。(155)

自我膨胀

经济上的发达,事业上的春风得意,使一部分成功人士(生意人)自我膨胀,把以前曾经吸毒的体验重新找了回来:

(个案9 男 1960年生 高中)我以前从来没有被人发现过吸毒,因为我生活的圈子不杂,一般的人我和他们不啰嗦,公安局主要是查社会上的人,我有自己的职业和工作,有的时候能做到不抽,有一段时间,我连续八个月没有抽。后来为什么又开始抽了呢?我是做了一笔生意,也做好了,给我介绍这个生意的朋友搞这个东西,合同订了,钱也打了,他毕竟搞这个东西,就和我借钱,我就拿了钱给他,我给他拿了三天,我都一口都没有抽,到了第四天,就抽了三口。我抽了这一次,就又不舒服了。你知道,吸过毒的人和以前没有吸过毒的人又有点不一样,就比如讲,你以前没吃过,第一次吃以后要经过很长时间才能有生理上的反应;但是要是吸过毒的人,要是再吸,两三次就有反应了。很快的,抽了两三次,到工地上,就感觉不舒服,就心里想,现在工作忙,吃两天,等不忙了再说。就这样想,一吃两天,以后每天都比较忙,就这样慢慢抽起来了。后来我的公司就专门做收购倒闭的企业,经济上一宽裕,就没有想到别的戒啊什么的,一吃就上瘾了。这是去年12月份的事情,一直到今年8月份。(156)

(个案35 男 1975年生 高中)到这里来,也是自己太膨胀了,太狂妄了。我做借贷,虽然钱没赚很多,但我觉得我在这一行混得最好。虽然没有做到有些大的公司动辄就贷几千万元,我觉得我起步比别人晚,社会基础比别人差很多,通过我的努力,我发展得比别人好,所以自己就膨胀了。(157)

(个案48 男 1963年生 大专)也是一种贪欲,出去了接触这种环境,人家给你,你就会吃。很多人都是失败在一个贪字上,如果社会上没有这个贪欲,很多人也不会失败或死亡。(158)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2751.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