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论皮肤病的内治疗法

中医对皮肤病的治疗有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经验。我国劳动人民在与疾病的长期斗争中,总结了对疾病辨证论治的原则,并创造了丰富多彩的方剂和药物。除了药物疗法以外,还有针灸疗法、手术疗法等。皮肤病的治疗亦不例外,通过古代医药学的医疗实践,也总结了不少宝贵经验,除了内治疗法以外,还创造了敷药、熏洗、热烘等多种外治疗法,以下先从内治疗法说起。

中医认为人体是一个矛盾着的统一体,各部分之间,在生理上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在发病以后,局部病变必然会影响到其他部分和整体,而整体变化又必然会对局部发生影响。因此,在治疗疾病时必须重视局部与全身密切联系的整体观点。皮肤病虽然表现在皮肤组织,但它往往是内部病变在皮肤上的反映,所以内治疗法在皮肤病治疗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中医内治有汗、吐、下、和、温、清、消、补八大法则,结合皮肤病特点,便于读者临床习用,以下列举皮肤病常用的内治疗法十八种,以供参考。

(一)疏风清热法 用于风热客于肌肤所致的皮肤病,如风热所致的荨麻疹、玫瑰糠疹等。皮损表现色泽较红,发病较急,病程较短,并有不同程度的瘙痒,或兼有发热。微恶风寒,有汗不多,咽喉红痛,口干微渴,舌红,苔微黄,脉浮数者。

方剂举例消风散,桑菊饮。

常用药物 桑叶、菊花、连翘、薄荷、桔梗、牛蒡子、蝉衣、生石膏、知母、生地、银花等。

(二)疏风散寒法 适用于风寒侵入肌表所致的皮肤病,如风寒所致的荨麻疹、冬季瘙痒症等。皮损表现色泽较淡或苍白,因寒加重,得热则缓,有瘙痒及皮肤干燥感,或伴恶寒,发热,无汗,头痛,咽痒不适,微咳等表证者。舌苔薄白,脉浮。

方剂举例麻黄汤,荆防败毒散。

常用药物 麻黄、桂枝、荆芥、防风、制川乌、白芷、浮萍、干姜等。

(三)去风燥湿法 适用于风湿阻伏肌肤,不得发散,久治不愈的皮肤病。皮损瘙痒无度,浸润肥厚,形同苔藓样,如神经性皮炎、结节性痒疹等。

方剂举例万灵丹,五虎追风散。

常用药物 苍术、五加皮、威灵仙、豨莶草、海桐皮、全蝎、蜈蚣、乌梢蛇等。

(四)去风固表法 适用于表虚易受风邪侵犯者,多见于慢性皮肤病,如慢性荨麻疹、皮肤瘙痒症。见体虚自汗,畏风,皮疹反复发作不已,舌淡、脉细。

方剂举例玉屏风散加味。

常用药物 黄芪、白术、防风、党参、独活、苍耳子等。

(五)温阳去寒法 因阴寒之邪侵袭肌表,或好发于寒冷季节者,如冻疮、Raynaud病等。皮损颜色呈苍白,青暗或发绀,局部温度偏低,有麻木、疼痛等自觉症状,或伴恶寒,肢冷,不发热,口不渴,小便清长,苔白滑,脉沉迟者。

方剂举例当归四逆汤,阳和汤。

常用药物 当归、桂枝、附子、芍药、细辛、乌头、炮姜等。

(六)清暑利湿法 因暑湿稽留不化所致皮肤病。见皮肤焮热潮红,或风团、抓痕、结痂,或脓疱黄水淋漓。伴身热面赤,胸腹痞闷,小便短黄,舌红苔黄腻。

方剂举例薏苡竹叶散或藿香正气散加减。

常用药物 藿香、佩兰、青蒿、银花、连翘、绿豆衣、薏苡仁、竹叶、白扁豆、石菖蒲等。

(七)健脾化湿法 适用于脾虚失运,水湿内滞,泛于肌表而致皮肤病。临床上有面色萎黄,疲乏无力,肢体水肿,食欲减退,小便不利,大便溏薄等证。皮损表现有水疱、糜烂、肿胀、渗水,部位以四肢为多,例如湿疹、大疱性皮肤病等。

方剂举例除湿胃苓汤、平胃散。

常用药物 茯苓、猪苓、苍术、白术、薏苡仁、泽泻、车前子、白扁豆、滑石、萆薢、茵陈、防己、厚朴、枳壳、蔻仁、砂仁等。

(八)养血润燥法 适用于血虚风燥或血燥引起的皮肤病,如慢性湿疹、神经性皮炎、老年性皮肤瘙痒症、血燥型银屑病、鱼鳞病等。其皮损表现为皮肤干燥、脱屑、肥厚、皲裂,毛发枯落,爪甲混浊,或伴头目眩晕,视物不清,面色萎黄等兼症。舌质淡,苔白,脉沉细或缓。

方剂举例养血润肤汤,四物汤,当归饮子。

常用药物 当归、生地、熟地、川芎、白芍、首乌、天冬、麦冬、胡麻等。

(九)生津润燥法 用于热灼营血,津液耗损之皮肤病,如剥脱性皮炎、药疹及红斑狼疮后期。见皮肤潮红、干燥、脱皮、口干咽燥、大便干结等。

方剂举例增液汤,滋燥养营汤。

常用药物 生地、玄参、麦冬、当归、石斛、天冬、首乌、熟地等。

(十)清热凉血法 用于火热之邪引起的皮肤病,如药疹、血热型荨麻疹、过敏性紫癜、剥脱性皮炎、急性红斑狼疮等。皮损多呈鲜红色斑或紫癜,局部按之有热感。临床多伴有发热心烦,口干唇燥,小便短黄,大便干结,舌红苔黄,脉数。

方剂举例犀角地黄汤,凉血地黄汤,清营汤等。

常用药物 犀角(水牛角代)、生地、丹皮、玄参、黄芩、赤芍、生石膏、知母、紫草、茅根、芦根等。

(十一)清热解毒法 适用于热毒壅遏,致气血凝滞、营卫不和而发的毛囊炎、疖痈、丹毒等急性疮疡之症。皮损呈潮红、肿胀、化脓、灼热。伴发热,恶寒,口渴喜冷饮,烦躁不安,甚或神昏谵语,手足扰动,小便短赤,大便干或秘结,舌质红绛,脉洪大而数等。

方剂举例黄连解毒汤,五味清毒饮,清瘟败毒饮。

常用药物 生石膏、生玳瑁、黄连、黄柏、山栀、人中黄、银花、菊花、紫地丁、蒲公英、蚤休、羚羊粉、犀角粉、紫雪丹等。

(十二)清热去湿法 因湿热蕴结肌肤所致的皮肤病,如急性湿疹、带状疱疹等。皮损有红斑、水疱、糜烂、渗液,部位多发于耳后、颈项、胸胁、外阴、下肢,或伴胸胁满闷疼痛,口苦而腻不欲饮,不思饮食,小便短赤或黄浊,舌苔黄腻,脉弦数。

方剂举例龙胆泻肝汤,萆薢渗湿饮。

常用药物 龙胆草、山栀、黄芩、黄柏、柴胡、生地、车前子、泽泻、木通、萆薢、大黄等。

(十三)活血化淤法 因经络阻隔,气血凝滞而引起的皮肤病,如酒渣鼻、结节性红斑、盘状红斑狼疮、瘢痕疙瘩、脉管炎、紫癜等。其皮损表现可为淤斑、浸润斑块、结节、瘢痕,局部肿胀、疼痛,或伴面色灰滞,口唇色紫,舌有淤斑或紫气,苔白,脉缓或涩。

方剂举例血府逐淤汤,桃红四物汤,大黄虫丸。

常用药物 桃仁、红花、鸡血藤、丹参、赤芍、三棱、莪术、鬼箭羽、虫、水蛭、全蝎等。

(十四)疏肝理气法 适用肝气郁结,气机不畅引起的皮肤病,如肝郁型带状疱疹、瘰疬性皮肤结核、结节性脉管炎。临床可伴有胸胁胀痛,胸闷不舒,不欲饮食,口苦善呕,头目眩晕,妇女经行不调等证。舌苔白滑,脉弦。

方剂举例柴胡疏肝饮,逍遥丸,金铃子散。

常用药物 柴胡、白芍、枳壳、川芎、香附、郁金、金铃子、延胡索、青陈皮、厚朴等。

(十五)益气补血法 用于久病气血耗伤或素体气血不足者。皮损颜色暗淡无光,反复发作,疮口溃不收口或结萎缩瘢痕等。患者面色苍白无华,头晕眼花、神疲乏力,毛发稀疏,舌淡苔少,脉细而无力。例如部分慢性荨麻疹、结核性溃疡病、老年性皮肤瘙痒症、脱发等。

方剂举例十全大补汤,人参养荣丸。

常用药物 黄芪、党参、肉桂、茯苓、白术、当归、白芍、川芎、熟地、黄精、丹参等。

(十六)温补肾阳法 因肾阳不足,阳气衰微而致的皮肤病。患者精神萎靡,形寒肢冷,耳鸣重听,腰膝酸软,小便清长,大便溏薄,舌淡苔白,脉沉细。皮肤呈黑色或棕褐,皮温降低或伴有Raynaud现象,疮疡色暗而淡,久不敛口或形成窦道、瘘管者,例如Addison病、系统性硬皮病、慢性瘘管等。

方剂举例金匮肾气丸,右归丸。

常用药物 附子、肉桂、仙茅、仙灵脾、菟丝子、补骨脂、肉苁蓉、胡芦巴、狗脊、锁阳、鹿角胶等。

(十七)滋肾养阴法 因肾阴不足,水亏火旺而表现为头目眩晕,咽干唇燥,面烘耳鸣,虚烦不眠,骨蒸潮热,腰膝酸痛,盗汗遗精,尿黄便干,舌红苔光,脉细数。皮损表现可因水亏火盛,肾色显露而呈黧黑色,如黄褐斑、黑变病;或双颧红斑,指端出血,如系统性红斑狼疮;或口腔、外阴反复发生溃疡者,如眼、口、生殖器综合征等。

方剂举例六味地黄丸,知柏八味丸,青蒿鳖甲汤。

常用药物 生地、熟地、首乌、知母、青蒿、黄柏、女贞子、墨旱莲、枸杞子、龟板、鳖甲、沙参、麦冬等。

(十八)宁心安神法 适用于因思虑过度,心烦神躁所引起的皮肤病,如斑秃、神经性皮炎等。伴心悸不安,失眠多梦,头昏健忘,精神倦怠,大便干燥等证。

方剂举例天王补心丹、柏子养心丸。

常用药物 当归、天冬、麦冬、五味子、柏子仁、酸枣仁、夜交藤、茯神、龙眼肉等。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pfb/zhongyi/jichu/1187.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