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辨病与辨证相结合方法进行中西医结合研究

“辨证”是中医治病的前提和依据,“证”是病变的部位、性质以及发病原因和条件等各方面因素的概括,因此通过辨证就能够更接近疾病的本质,并针对它而制定出正确的治疗和方药。“辨病”是通过对疾病各方面的详细观察和运用现代医学的各种检查手段来诊断疾病的方法,一般有较严格的客观指标,治疗针对性强为其特点。因此,“辨病”与“辨证”相结合是当前中西医结合工作中较为常见的一种形式,具体做法可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一)辨病与辨证论治相结合 西医辨病,明确诊断,然后中医辨证论治,或以中医辨证为主、结合西医辨病治疗。例如湿疹样皮炎为皮肤科多发病,临床屡见不鲜,根据其症状特点,西医“辨病”明确诊断并不困难,但治疗尚欠满意,若结合中医“辨证”,分型论治,则不但可以增加治疗方法,且收效较佳。例如湿疹样皮炎中医辨证为热盛型、湿盛型、血热型、血虚风燥型,而分别予以清热、利湿、凉血、润燥等法则施治,这种方法是我们临床上常用的。再如寻常型银屑病,首先根据其皮损特点、发病部位、好发季节以及皮肤活检等先予明确诊断,然后加以中医辨证论治。我们认为本病多因感受风寒或风热之邪,郁于肌肤,久则化热生燥,导致肌肤失养所致,结合其临床特点分为风盛血热和风热血燥两型,各予清热凉血、去风止痒以及养血润燥、去风止痒法为治,共治疗120例,有效率85%。再如多型红斑,过去多见于春秋季,近年来亦见冬季发病者。按西医“辨病”固属不难,然无特殊治疗。但按中医“辨证”则可辨为湿热蕴结证和风寒血淤证两型,分别以清热利湿和温经散寒法论治,收效较佳,由此可见,西医“辨病”结合中医“辨证”是探索中西医结合治疗的一种方法。

在中医“辨证”基础上,结合西医“辨病”以提高中医辨证疗效的方法,是“辨病”与“辨证”相结合的另一形式。例如带状疱疹与传染性湿疹样皮炎,二者临床表现均有水疱、潮红、糜烂、渗液等湿热之象,治疗均可以清热利湿。然按西医“辨病”,二者在症状上虽有相似之处,但其发病原因不同,前者系病毒所致,后者则属病灶感染所致的变应性皮肤病,若在此“辨病”基础上在带状疱疹的清热利湿方中加入板蓝根、大青叶、紫草等具抗病毒作用的中草药,而在传染性湿疹样皮炎方中添入消炎杀菌的中草药如紫花地丁、蒲公英、半边莲、蚤休等等,就可显著提高疗效,这种方法较好地体现了“辨证”与“辨病”相结合的优越性。

(二)“舍证从病”或“舍病从证”  在某些疾病中,“证”与“病”虽然同时存在,但可根据病情的轻重、矛盾的主次,分别采用“舍证从病”或“舍病从证”的不同方法。例如疣类皮肤病,其皮损表现可为多形的丘疹,自觉症状轻微,若按中医辨证,去风清热或养血柔肝论治,收效不著,其时若“舍证从病”,针对其病毒性感染的病因,选用一些有抗病毒作用的中草药来治疗,效果较为满意。如江苏省中医院皮肤科采用具抗病毒作用的板蓝根、大青叶、薏苡仁、紫草四味中草药组成板蓝根合剂治疗扁平疣,有效率为58.6%。亦有报道用板蓝根注射液治疗各种病毒性皮肤病,对疱疹组病毒性皮肤病疗效满意,对赘疣组病毒性皮肤病,特别是扁平疣均有效。

在某些情况下,有的皮肤病诊断暂不明确,或诊断虽明而西医无法治疗,则可采用“舍病从证”的方法。例如下肢皮下结节性皮肤病是一组包括很多种皮肤病的疾病,其病因常不明了。虽经各项检查有时诊断仍难明确。此际可暂舍“辨病”,而从“辨证”抓住红肿、疼痛的症状特点予以清热利湿、活血通络,可望收效。又如神经纤维瘤为皮肤良性肿瘤,除西医切除外,别无良法,而根据中医辨证,则可试以消痰软坚、活血破淤之法,从而体现中医辨证之特点。

(三)无“病”从证和无“证”  从病所谓“无”字并非真“无”,而是指在临床上,有些疾病往往症状不明,或症状虽然明显,但由于种种条件限制暂时查不出阳性结果。此时可采用无“病”从证或无“证”从病的方法。带状疱疹是一种病毒性疱疹性皮肤病,中医辨证为肝经湿热或脾湿内蕴所致,经清热利湿或健脾除湿法治疗后,皮疹往往可以较快消除而痊愈。但某些老年性患者疾病虽愈,疼痛尚存,此时若施以无“病”从证法,按中医辨证,予以疏肝理气、活血通络,柴胡疏肝饮或川楝子散加减,并配合针刺或磁疗,收效颇佳。“疖病”一症,系化脓菌侵入毛囊及周围组织而引起的深在化脓性炎症,反复发病,不易痊愈。在发病严重时,中医辨证属毒热炽盛,当以清火解毒,五味消毒饮从治,治疗后疖肿虽可消失,但不能防止其复发。因此,此时虽无症状,但当设法提高病人抵抗力,扶助其正气以免病之再发,故在清热解毒的基础上增加扶正之品如黄芪、玄参、麦冬、党参、当归等药,此为无“证”从病之例。

(四)辨病与辨证分阶段论治 在疾病发展的不同阶段中,使用不同的中西医药,或侧重于中医辨证用药,或侧重于西医辨病用药,或中西药同用。例如寻常性天疱疮是一种较为罕见、病情严重而预后不良的大疱性皮肤病,在疾病急性发作时,皮肤黏膜有多数大疱、糜烂,并伴发热、畏寒等全身症状时,根据我们体会,若单按中医辨证予以清热解毒或凉血清营法治疗,很难控制病情。为防止病情恶化甚至危及生命,此时当急投大量皮质类固醇激素并补充维生素及抗生素等西药以预防继发感染,待病情基本控制,其后激素可渐予减量,或加用有激素作用的生地、玄参、甘草之类中药等替代激素,待症状基本消退,再以中药清脾除湿或养阴益气调理。这种分阶段有重点的灵活施用中西医药是中西医结合中一种较为优良的方法,可互相配合,提高疗效。同样地,在系统性红斑狼疮、某些红皮病等皮肤病治疗中都可适当的采用这种辨病与辨证分阶段论治的方法。而在银屑病早期,尤其是儿童患者,我们主张可以先用中医辨证论治的方法,以减少西医治疗中的不良反应和复发性。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pfb/zhongyi/jiehe/1191.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