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男科病临床疗效的思路与方法

辨病与辨证相结合

辨病与辨证相结合,是治疗男科病常用的一种方式。它以病为主体,在中医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思想的指导下,对疾病发展、变化及不同阶段的表现,以证为治,从而可以提高疗效,便于有效方药的筛选和新治疗技术的创立,也便于大规模推广应用,从而为更多的患者服务。

辨病与辨证结合的关系,要全面、正确、灵活地理解,切不可片面机械。一要防止重视辨病而忽视辨证,即辨病后机械性地分几个证型,制定相应的方药,从而对号入座,却忽略了疾病变化的特殊性。如男性不育,明确诊断后,划分为肾精亏虚证、肾阳不足证、湿热下注证、肝气郁结证等多个证型,每个证型均有相应的方药。但不同患者同一证型也有着一定差异,或兼瘀证,或兼痰证等,故在用药上仍有区别,仍需辨证治疗。但同时也不要把辨证复杂化,搞得变化莫测,不可捉摸,难以掌握运用。二要防止只强调辨证而忽视辨病,这样不能把握疾病变化的一般规律,使治疗缺乏针对性。譬如慢性前列腺炎,尽管临床有许多证候表现,如湿热下注、肾精亏虚、瘀血内阻等,选用的方药虽有差异,但它们有共同的病理表现:炎性细胞浸润,腺管阻塞等,即有“瘀阻”,故治疗时均可在相应的方药中加入活血通络之品,从而提高疗效,缩短疗程。所以在辨证时,必须明确诊断,即辨病。另外,在辨证时不要为现代病名所束缚,要开放思维,正确采用中医理论进行辨证治疗。如慢性附睾炎,临床上寒凝瘀阻证颇为常见,若囿于“炎”字,大量采用清热解毒之品,如金银花、连翘、黄连、黄芩、黄柏等苦寒之品,必然达不到预期疗效,甚至加重病情。

在科技迅速发展的今天,应赋予中医辨证新的内容,不能局限于传统的“四诊”,要积极采用现代科技成果,借鉴现代诊疗技术,使宏观辨证延伸到微观领域,以提高临床诊疗水平。如有些不育症,临床并无症状,只有通过精液分析,方可知精子质量和精液状况,若精子活动力低下、精子活率较差,根据“阳气”的生理特点,可以按“阳虚”论治;若精液不液化,精液黏稠度高者,可按“阴虚火旺”或“痰瘀交阻”治疗。辨病用药应立足于辨证用药,借鉴现代药理研究或有关临床研究成果进行选药,做到有的放矢。如肾虚勃起障碍,因性激素水平低下者,宜选用可以改善内分泌,提高性激素水平的药物,如蛇床子、巴戟天、肉苁蓉等。男性免疫性不育症,在辨证用药的同时,应适当选用经药理研究证实能够抑制免疫反应的药物,如生地黄、赤芍、泽泻等。总之,辨证与辨病相结合,是现代中医发展的需要,是辨证论治原则一种较高的具体表现形式。辨病是辨证的前提和基础,辨证是对疾病发展变化不同阶段表现的本质的把握,二者只有密切结合,才能相互补充,取长补短,从而提高临床疗效。

注意治法的选择

随着中医男科学的深入发展,治疗男科病的方法也多种多样。传统治法多从补肾入手,补多泻少,现代依据男科病发生的机理,已突破过去重补的定式,或从肝、脾、肺论治,或从痰、瘀着手等。用药途径,除内服中药外,尚有药物外治,还有针灸、按摩、气功、心理、中西医结合等疗法。临床治疗要以提高疗效、缩短疗程,无明显毒副作用为基本原则,灵活选用各种治法。药物外治法包括热敷、热熨、熏洗、坐浴、离子透入、肛门用药等。据统计,外治法治疗男科疾病达20余种,如勃起障碍、前列腺增生症、慢性前列腺炎、阴囊湿疹、生殖器疱疹、尖锐湿疣、睾丸附睾炎、龟头包皮炎等,并且均获得了较好的疗效。针灸疗法包括针刺、艾灸、耳针、电针、穴位注射等多种方法,可治疗的男科病达20余种,如勃起障碍、不射精、慢性前列腺炎、睾丸炎、附睾炎、男性更年期综合征等。治法的选择,还要根据疾病的性质,单种或多种治法联合应用,或中西医结合,如尖锐湿疣,以局部处理为主,在使用激光、微波等物理疗法切除疣体的同时,若同时在基底部注射一定量的干扰素,并配以清热解毒中药外洗,可明显提高疗效、缩短疗程,尤其可使复发率明显降低,这一点已被研究所证实。对功能性勃起障碍,在辨证应用中药的同时,配以针灸,可明显提高治疗效果。治疗慢性前列腺炎常采用综合疗法,即内外兼治,综合调理,比单用一种疗法,或内服,或肛门栓塞、外敷等的疗效要理想得多。另外,随着科技发展和对男科疾病研究的不断深入,许多科技成果引入男科领域,开发研制了一些疗效确切、使用方便、无明显毒副反应的新型治疗设备和技术,如前列腺炎超声治疗仪、微波治疗仪、激光治疗仪以及前列腺增生症经尿道电切术或激光电切术等,也应根据患者的具体病情和体质状况,注意选择使用。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0982.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