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行修鸡鸡

上中学时罹息的鼻中隔弯曲的症状,渐渐发展为鼻窦炎,终日为之所苦,甚至影响记忆力。

1975年,我在“陆军八O四总院”接受鼻中隔弯曲手术,术后数日,因症状未见改善,转到私营诊所接受电烧,鼻间只闻烧烤店的焦味,但自掏腰包的金额足可光临数十次烧烤店。可惜花钱未必消灾,接着两星期内伤口发炎转为败血症。感恩当年“陆军八O四总院”耳鼻喉科何主任收治,再度入院,一住两个月,庆幸捡回小命,经此“魔烤”,着实激发我学医的念头。

其后鼻塞症状一直未获改善,以不妨一试的心境求助中医针灸治疗,其神效不但激励我自助扎针,更坚定我“从拿枪改成拿刀的生涯”,立志未来当个有能力开刀的医师,更憧憬:若手术能够搭配针灸术是否会相得益彰?

1977年从台南“归仁陆军航空训练中心”退伍后,到台南一家金属公司当品管课长两个月,因难以拒绝盘旋在脑海中已酝酿两年的习医念头,鼓起勇气回家与父亲商量重考大学的事。一向从不鼓励我念书的他,严肃地告诉我,有好职业就好了,念什么书,成婚生子最重要。挣扎经月,我还是毅然决定辞去课长的职务,兼了三个家教,自修得六亲不认,全心投入准备联考,发榜后终如愿考上“台大”医学系。

为了筹措学费,父亲过劳病倒,一度让我兴起放弃学医的念头,最后才挣扎不已地入学。平常课业繁重,挑灯夜读是常有的事;为了付学费、养活自己,我每周兼家教6天;为了兴趣,星期天还学针灸,体力透支到不行,某日家教授课时“口中娓娓道来、脑袋点头如仪”,被学生紧急把魂叫回来,我羞愧无比,睡意全消。

每到期末考前,总是念书念到天昏地暗,根本忘了刮胡子。为了讲求念书效果,与年轻7岁的同学到“台大”图书馆念书,中午要去用餐途中,看到走在最前头、小我6岁被称为小弟的杨同学,突然在一个图书馆系女同学面前,笑得直不起身体,原来那个女同学问他:“留胡子的那个人是不是你爸爸?他来加油吗?”

医科四年级时课业更为繁忙,同寝室其他三人为“台中一中”应届毕业生,用功的程度不在话下,期末考前五周几乎人人都会接到父母的叮咛信,内容不外是:某某吾儿,期末考快到了,要好好收心念书云云。我也收到一信,看了以后,不禁哈哈大笑。父亲来信说,老大不小了,还念什么书,快结婚吧l而且开出了两个很有趣的条件:娶的对象必须是女的,而且要会生小孩。

自1978年至1985年在“台大”医学系修习七载,1984年当实习医师时轮到外科,每人都有开一台盲肠手术的机会,划刀前学长殷殷叮咛:“开刀人人会,手术几人能?”因为开刀只是切开人体、用手术刀剖开就行,手术仰仗手法与技术,境界完全不同。如此隽语,惠我良多。可惜现今外科界强调“开刀速度”、医管重视“开刀台数”,谁在乎手术?

有个同学曾问我,为何在决定选择泌尿科之前就知道自己会走这条路?我反问其所言何以,他提醒我在毕业纪念册上曾写下留言:“山人诊所、SOAP(Subject,Object,Assessment,Plan)、中西混合、花科专门。S:衣带渐宽终有悔;O:寝汗咬牙恶梦连;A:英雄难过美人关;P:爱惜元气药无益。”

谁能反对“人走的路是上帝的安排”?

改行修鸡鸡

1992年,首度与会意大利米兰第五届“世界阳瘿研究医学会”年会,以阴茎白膜的革新论文而得首奖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yy/wh-apollo/liao/gouzao/1166.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