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毒情形势与新型合成毒品

云南地处祖国西南边疆多民族杂居区,历来是我国内地通往中南半岛和印度次大陆的重要通道,历史上就曾是烟毒重灾区。后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在党和国家的统一部署下,中共云南省委和省人民政府从云南的实际出发,按照不同民族和不同地区的不同情况采取分类指导的原则,充分地发动和依靠各族人民群众,紧密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开展“禁烟禁毒运动”和各种社会改革,在较短的时间内便使烟毒基本禁绝(1)。至20世纪70年代末,因各种因素影响,毒品在边境地区死灰复燃并迅速蔓延扩散。

截至2016年,云南毒品犯罪形势依然十分严峻,更凸显毒品犯罪仍处于高发态势,禁毒工作任重而道远。2011—2015年第三轮禁毒人民战争期间,云南三级法院共新收毒品犯罪案件27485件,同比上升5.52%;审结27098件,同比上升5.02%;判处罪犯27266人,其中被判处五年徒刑以上的罪犯20519人。最新的数据显示,2016年1—5月,新收毒品犯罪案件2713件,审结2381件,判处罪犯1821人。总体上云南毒品犯罪呈现如下特点:

一是走私、贩卖、运输毒品犯罪多发。从毒品来源看,“金三角”是云南毒品渗透的主要来源地,云南是禁毒人民战争的前沿阵地,毒品犯罪案件数量一直居高不下。近年来,境外制贩毒加剧,对云南进行全线渗透,“西线”德宏州、保山市,“南线”西双版纳州、普洱市,出现多线并行的局面。案件多发于走私、贩卖、运输环节,2011—2015年上述三类型毒品犯罪案件占全部毒品犯罪案件的91.16%。累犯、再犯比例较高,2011—2015年审理的毒品犯罪案件中,具有累犯、毒品再犯情节的被告人占毒品犯罪案件被告人的9.09%。

二是海洛因和甲基苯丙胺(片剂)为涉案毒品主流。从审理的毒品犯罪案件涉毒类型看,海洛因和甲基苯丙胺(片剂)犯罪案件数占94%,其中海洛因占51.84%,甲基苯丙胺(片剂)占42.16%。从近年的情况看,海洛因类犯罪案件所占比例有所下降,而甲基苯丙胺类毒品犯罪迅速增多。

三是大宗毒品犯罪及武装贩毒日益突出。从查办的案件看,越来越多的“千克级”及以上的大宗毒品犯罪案件破获并提交审判。同时查获枪支、弹药等武器装备,毒品犯罪分子武装对抗查缉、抓捕的现象日益增多,给案件侦破以及公共安全带来严重威胁。比如公布的潘某等人贩卖、运输毒品典型案件。

四是毒品犯罪的新情况不断呈现。毒品犯罪分子在实施毒品犯罪过程中,组织化程度越来越高,分工越来越细化,甚至出现了职业化的运输毒品犯罪团伙;利用科技手段、网络平台逃避侦查,同时也给毒品案件审判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2)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2816.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