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新型合成毒品发展态势,树立起重点打击新型合成毒品的理念

在世界毒潮冲击下,从20世纪80年代起,以“金三角”为代表的境外毒源对我国的渗透不断加剧。近年来,随着形势的发展和我国对毒品违法犯罪打击力度的不断加大,国际毒情和毒品供求关系已发生了明显变化,以鸦片、海洛因为主的传统毒品在生产、加工上正逐年递减和萎缩,其吸食比例呈逐年下降趋势。由2002年的87.6%下降为2012年的60.6%,传统毒品蔓延的势头得到了有效的遏制(见图5-5)。

2002—2012年全国登记滥用海洛因人员所占比例

图5-5 2002—2012年全国登记滥用海洛因人员所占比例(16)

但与此同时,以化学合成的兴奋剂、致幻剂类为代表的新型合成毒品迅猛增长,对我国构成巨大威胁,成为毒品发展的一个新动向。

2005年全国新型合成毒品滥用人员59541名,占6.7%;2007年为154781名,占16.1%;2008年为240902名,占21.3%;2009年为360057名,占27.0%;2010年为432205名,占27.9%;2011年为587188名,占32.7%;2012年为797649名,占38.0%(见图5-6)。

2005—2012年全国登记滥用合成毒品(新型合成毒品)人数及占全部吸毒人数比例

图5-6 2005—2012年全国登记滥用合成毒品(新型合成毒品)人数及占全部吸毒人数比例(18)

截至2011年年底,全国共发现、登记吸毒人员179.4万人,其中滥用合成毒品人员58.7万人,占全国吸毒人员总数的32.7%,同比上升35.9%;全国新增滥用合成毒品人员14.6万人,同比上升22%。滥用合成毒品人员中,35岁以下青少年占67.8%,低龄化趋势明显。同时,合成毒品问题进一步呈现向中小城市、农村发展蔓延的趋势(17)

截至2012年年底,全国累计登记吸毒人员209.8万名,其中滥用合成毒品人员79.8万名,占38%,比2011年底上升35.9%;因吸食合成毒品引发的自伤自残、伤害他人的恶性伤害案件,以及吸毒后驾车引发肇事肇祸案件等社会危害逐步显现(19)

截至2014年年底,全国累计发现、登记吸毒人员295.5万名,其中滥用合成毒品人员145.9万名,占登记在册吸毒人员总数的49.4%,滥用冰毒人员119万名,与上一年同比增加40.5%;滥用氯胺酮人员22.2万名,与上一年同比增加15%。在2014年新发现的48万名吸毒人员中,滥用合成毒品人员占79.1%。全国滥用合成毒品人员占在册吸毒人员总数的比例逐年增长,分别为2010年占28%、2011年占32.7%、2012年占38%、2013年占42.6%、2014年占49.4%。合成毒品滥用群体比例首次超过海洛因滥用群体比例(20)

截至2015年年底,全国共有吸毒人员234.5万名(不含戒断三年未发现复吸入数、死亡人数和离境人数),其中,滥用海洛因等阿片类毒品人员98万名,占41.8%;滥用合成毒品人员134万名,占57.1%;滥用其他毒品人员2.5万名,占1.1%;被查获一次且无戒毒史的偶吸入员106.9万名,复吸(成瘾)人员127.6万名,分别占45.6%和54.4%;男性200.7万名,女性33.8万名,分别占85.6%和14.4%。合成毒品滥用群体比例远远超过海洛因滥用群体比例,反映出中国毒品滥用结构发生深刻变化(21)

云南南部中缅边界中下段沿线地区在地理上毗邻“金三角”北缘地带,受此影响并在诸多历史与现实的内外因素作用下,历来是我国的“毒祸重灾区”,同时也是全国禁毒战略中的“前沿主阵地”。在近年来随新型合成毒品兴起而造成的新一轮冲击中,云南又成为首当其冲的重灾区。2005年1—11月,云南查获的新型合成毒品数量首次超过新型合成毒品滥用高发的广东、福建两省总和,新型合成毒品滥用人数直线上升,空间分布大面积蔓延扩散,导致了极其严重的后果,对地方民族经济的发展和边疆稳定都造成一定程度的冲击与破坏。尤其是近年来,随着毒品市场结构的变化,加大新型合成毒品双向查缉力度,加大对新型合成毒品的打击,已显得十分必要。

根据云南全省近年来缴获毒品分类情况表(2005—2012年)来看,2005年缴获冰毒等新型合成毒品3.15吨,占29.30%;2006年为3.85吨,占37.93%;2007年为2.27吨,占31.62%;2008年为2.25吨,占34.40%;2009年为3.19吨,占40.69%;2010年为4.75吨,占51.08%;2011年为7.69吨,占56.84%;2012年为9.45吨,占59.51%(见表5-2)。

表5-2 云南全省近年来缴获毒品分类情况表(2005—2012年)

云南全省近年来缴获毒品分类情况表(2005—2012年)

资料来源:据中国宏观统计数据挖掘系统“云南全省范围贩毒案件”,2005—2012年全省禁毒工作会议工作报告。

从表5-2、图5-7、图5-8中不难看出,在2005—2012年8年间云南全省缴获的各类毒品中,海洛因、冰毒等新型合成毒品、鸦片等其他毒品的结构比,2005年大致为5∶3∶2,到2012年转变为3.5∶6∶0.5。其中,海洛因从占比50%左右下降到35.26%,冰毒等新型合成毒品从30%上升到59.51%,远远超过海洛因;鸦片等其他毒品则大体上保持在20%上下。而按绝对数量和相对比例计算,仅以2005年、2012年前后两个年度的统计数据而论,绝对数量2012年的海洛因5.60吨仅略高于2005年5.34吨,相对比例仅上升4.87%;绝对数量2012年的冰毒等新型合成毒品9.45吨远多于2005年3.15吨,相对比例上升200%,翻了2番;鸦片等其他毒品2009年、2005年则分别为0.83吨和2.26吨,绝对数量减少1.43吨,相对比例下降36.73%。由此可见所贩毒品的种类正在发生较明显的结构性变化。传统毒品在整个结构中呈下降趋势,新型合成毒品呈迅猛增长趋势。因此,我们必须树立起重点打击新型合成毒品的理念。

云南全省2005—2012年来缴获各类毒品数量

图5-7 云南全省2005—2012年来缴获各类毒品数量

云南全省2005—2012年来缴获各类毒品所占比例

图5-8 云南全省2005—2012年来缴获各类毒品所占比例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2858.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