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美国毒品控制之外交模式

“纵观美国历史,美国的对外政策无一不是出于对本国利益的追求,即使是所谓的‘理想主义’政策也很难掩饰其功利主义的目的。”

——美国外交史学者王晓德[1]

“尽管美国取得了禁毒的领导地位,但它依然从道德的角度去掩饰其政治与经济原因。同时,其领导地位与他国的协作行为则促进了其国内的立法进程。”

——美国毒品外交学者大卫·比利-泰勒(David R. Bewley-Taylor)[2]

“世界属于强者。过去如此,将来也是如此。”

——美国联邦麻醉品局(FBN)专员哈利·安斯林格(Harry J. Anslinger)[3]

毒品控制之外交模式,简而言之,就是美国禁毒外交政策理念的产生及其实施的过程。美国禁毒外交源起于20世纪初期的美国大国崛起时期。它是属于美国大国外交框架内的一项特殊内容。其特殊之处就在于,对外,它推动了国际多边合作的禁毒运动的发展和壮大,而对内则促生并深化了美国法律惩戒模式的内容。

作为一种影响全球麻醉品控制发展之力量存在的美国禁毒外交,其政策的产生与发展有着历史的必然性。在经历了19世纪几乎是放纵了的麻醉品使用政策之后,无论是以中国为代表的远东地区,还是以英美为代表的欧美社会,都出现了程度不同却又日益严重的麻醉品成瘾问题。这些东西方共有的麻醉品问题不仅是日后国际禁毒运动开展的共有土壤,更是美国在1906年开始为筹备“上海万国禁烟会”而进行的系列禁毒外交活动的重要前提条件。作为现代国际禁毒运动的倡导国,美国禁毒外交政策理念的形成及其实施则在很大程度上受美西战争与菲律宾的鸦片问题的影响。

通过美西战争,伴随着大国崛起而兴起的道德主义与国家政治利益合二为一的美国外交理念在国际政治舞台上首次亮相。美国对西班牙发动的这场战争,究竟是为其道义与理想而战,还是为其自身的经贸利益开火?美国史学界长期以来对美西战争的起因与性质的争论表明,美国对西班牙的开战,既有为推翻西班牙在古巴的暴政而战的道义因素,更有为争夺西班牙殖民地以及保护其在古巴之权益而战的国家政治利益原因。甚至可以说,美西战争是其大国外交理念在实践中得以正式检验的一次重大机会。因此,对于美西战争这一美利坚帝国第一场对外战争的起因及性质的定位与把握,将对美国禁毒外交的道德主义外延与国家政治利益内涵有一个准确的理解。同样地,这个结论也适合于美国在拥有菲律宾之后的统治措施。

菲律宾的鸦片问题为美国禁毒外交增添了特殊的内容。菲律宾是美国在美西战争胜利后所拥有的第一个远东地区殖民地。占领菲律宾是美国在美西战争中获得胜利的一个重要成果,但与此同时,美国也不得不面对早在西班牙统治时期就已存在的菲律宾鸦片问题。菲律宾鸦片问题给了美国在菲律宾进行道德复兴、充当拯救菲律宾“劣等”民族的一次“救世主”的机会,而在解决菲律宾麻醉品问题过程中所出现的《菲律宾报告书》及其积极影响,则让美国意识到,一揽子解决远东尤其是中国的鸦片问题才是解决菲律宾鸦片问题的关键所在。而且,解决这些问题仅靠美国单独的力量是无法完成的,必须与在远东地区鸦片问题上有利益关系的诸国一起联手才可完成这一艰巨任务。1906年,美国政府进入了“上海万国禁烟会”的筹备工作之中,美国现代禁毒外交也从此正式拉开了帷幕。

考察早期美国禁毒外交政策的实施过程不难发现,它始终围绕着以下三条线索展开:一是美国以其在鸦片贸易中所占有的道德高度不断地提高其在国际禁毒运动中的地位,并进而达到领导国际禁毒运动的目的;二是输出美国毒品控制理念既是美国理想主义外交的一个表现,更是它急于达到主导国际禁毒运动的手段;三是美国坚持截断来自国外的毒品源,其目的虽有保护美国免受毒品之祸,但由此而产生的对他国主权的干涉方式已在早期的美国毒品外交政策中初显端倪。所以,无论是早期倡导召开“上海万国禁烟会”,还是为了禁毒外交需要而努力在国内促使《哈里森法》的通过,抑或是在20世纪30年代发生的迫使墨西哥政府麻醉品管制负责人辞职的“萨拉扎事件”,都与上述的美国禁毒外交的三条线索密不可分。

禁毒外交所包含的道德主义外延与国家政治利益内涵,是观察美国禁毒外交的另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内容。美国禁毒外交政策的外延与内涵的产生不仅得益于美国的大国外交的影响,其道德主义的外延更是因其所处的美国历史文化背景而具有特殊的内涵。当然,作为一国的外交政策,纵然其理想主义的外交具有多么巨大的魅力,实现国家现实的政治利益才是美国禁毒外交在其实施过程中挥之不去的永恒主题。

注释


[1]王晓德.美国对外关系史散论[M].北京:中华书局,2007:21.

[2]David R. Bewley-Taylor. The United States and International Drug Control[M]. New York: Continuum, 2001, p.48.

[3]Letter from Anslinger to Reginald Wright Kaufman, editor of the Bangor Daily News, 19 March, 1945, AP Box 3: File 22.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2971.html

小程序
毒品   毒品控制
本文是第一课下一课 »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