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国民政府对日本遗留烟毒的处理

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以后,处理日本在华遗留的毒品问题成了南京国民政府受降的一个重要方面。南京国民政府为了提升自己的国际形象,对此类毒品基本上采取了公开焚毁的办法,在客观上有利于清洗民族耻辱,有利于重塑健康的国民素质。

日本投降后,阎锡山部进驻大同城,首先废除了伪蒙疆政府土药组合,接着在当地禁止鸦片烟毒。[1]山东省会警察局则率先在1945年冬焚毁接收的敌伪烟土4682两,烟膏192两。[2]在北平,中国官方抄获日伪烟土95万盎司,价值200万美元以上,1946年1月26日,奉委员长蒋介石之命,在东单校场露天当众焚毁。市长熊斌下令点火后,“一时火焰高涨,蔓延十数亩之广,鸦片臭味,弥漫东城一带”。在焚土地点附近大街的沿途,悬挂巨幅红旗,上书“建国自禁毒开始。吸鸦片不但摧残自身,并且殃及全家”,[3]宣传工作做得比较到位。后来国民政府下令,各省市政府所接收敌伪烟毒,应一律公开焚毁,并颁布了焚毁接收敌伪烟毒严密监察办法,命各地遵照执行。

广州收复后,省政府民政厅会同财政厅接收了伪禁烟局留存的烟毒,共计有烟土13853两、烟膏883两,随后又接收了别动队送来的伪禁烟局烟土8757两。上述毒品报请行政院核准在1946年“六三”禁烟纪念日纪念会上公开焚毁。此外,广东省银行上交的伪省银行的烟土489两、财政厅上交的伪财政厅留存的类似鸦片屎胶53斤、类似鸦片膏约40斤,定于同年9月25日在中山纪念堂公开焚毁。[4]

湖北省政府共接收了日伪烟土22麻包,重25800两,暂存汉口中央银行保管。1946年1月,奉行政院令公开焚毁[5]。

山西收复后,查封伪太原禁烟局烟土1184两、料面3168两、制造原料803两、药丸512两、烟毒杂质5157两,查封伪政府土药收买机关——禁烟清查处烟土49800余两。[6]

在厦门共接收了伪禁烟局天福等字号纯烟膏4328两,波斯、金门、满洲半成烟膏6951两,天福特字配合膏4643两、料膏9481两,满洲原料浆土17779两,金门原料浆土3775两。[7]

上海市政府在光复后共接收敌伪禁烟总局烟土143箱、20麻袋以及零星鸦片1块9市斤,又麻醉药品一玻璃柜(后经化验有极少数毒品是假货),交卫生局保管,直到1946年10月才上交国民政府卫生署。[8]

在被美军占领的日本本土,先前与关东军有毒品生意往来的某公司经理户以等人利欲熏心、利令智昏,仍在做向中国输出毒品的迷梦。1946年3月14日,他们企图运往中国的7吨半价值700余万美元的鸦片在距东京250英里的小港口内被美国占领军麦克阿瑟总部的稽查人员查获,户以等7人被逮捕。[9]有军方背景的日本毒贩在战败后尚且如此不顾一切,在战败之前的所作所为更是可想而知。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2651.html

小程序
禁烟   鸦片
本文是第一课下一课 »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