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毒品总体形势分析

全球毒品使用情况保持稳定

总体来看,全球毒品使用情况保持稳定。虽然非法物质使用者的估计总人数有所增加,但估计数显示,毒品依赖者人数或毒品使用综合征患者人数保持平稳。使用者年度估计入数的增加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世界人口的增加。

然而,多种毒品的使用,特别是合并使用处方药物和非法物质仍然令人关注。对镇静剂和安定剂的滥用尤其令人关注,在报告所涵盖的国家中,有60%以上将这类物质列作头三类滥用物质。

市场上出现的新精神活性物质数目有增无减也已经成为一个重大的公共健康问题,原因不仅在于使用的增加,而且也是因为对其不利影响缺乏科学研究和了解。

注射使用毒品和艾滋病毒仍然是一个公共健康问题

吸毒依然代价高昂,让许多人付出了宝贵生命和鼎盛年华。新的数据显示,2011年注射使用毒品者及注射使用毒品同时携带艾滋病毒者的普遍率低于以往的估计:在15至64岁的群体当中,估计有1400万人注射使用毒品,而在注射使用毒品者当中有160万人携带艾滋病毒。这表明自2008年的估计以来,注射使用毒品者人数下降了12%,而注射使用毒品同时携带艾滋病毒者的人数下降了46%。

2011年,与毒品有关的死亡人数估计为211000人,2012年为183000人。其中多数是年轻的使用者,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预防的。在注射吸毒方面,2012年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等部门根据最新可用数据共同估计,注射吸毒者人数为1270万人,这一问题在东欧和东南欧尤为严峻,那里的注射吸毒率比全球平均水平高4.6倍。共用二手注射器的做法让注射吸毒者特别容易感染艾滋病毒和丙型肝炎。据估计,注射吸毒者中平均有13.1%的人携带艾滋病毒。这种情况在世界上的两个区域尤为突出:西南亚和东欧/东南欧。据估计,这两个区域的注射吸毒者中艾滋病毒流行率分别为28.8%和23.0%。估计注射吸毒者中半数以上患有丙型肝炎。

当前,解决注射吸毒者中艾滋病毒问题的做法是采取有效措施,以达到“减少伤害”的目的,此类措施也是阻止艾滋病毒蔓延全球对策的主要部分。其中,对艾滋病预防、治疗和护理最有效的四条干预措施是针头和注射器方案、阿片类药物替代疗法(或针对注射非类阿片毒品者的其他循证药物依赖治疗)、艾滋病毒检测和咨询及抗逆转录病毒疗法(3)。10多年来,减少伤害干预措施在西欧和中欧扩大了规模,最有效的四项干预措施在这两个区域的覆盖面最大,使注射吸毒者中新近诊断为艾滋病毒病例的数量减少了,因不安全注射吸毒而导致的艾滋病相关死亡人数也有所减少。然而,最近欧洲部分地区注射吸毒者中爆发了艾滋病毒,证明了艾滋病毒疫情如何在服务和干预措施规模缩小的区域快速演变。另外,在监狱人口中,吸毒和注射吸毒都非常普遍。令人关切的主要问题是监狱里缺乏获得保健的渠道,也不提供保健服务,尤其缺乏药物依赖治疗和艾滋病毒预防、治疗。

全球毒品犯罪呈现出了新特点

海上贩运对主管机关构成了挑战

鉴于每天以集装箱甚至以小船的形式跨越海洋和大陆的非法物质数量庞大,海上贩运是主管机关所面临的一个尤为棘手的挑战。

在有关海上贩运的路线方面,东非和西非似乎日益重要。贩运分子正在更多地使用由阿富汗途经伊朗或巴基斯坦的港口往南并通过东非和西非的港口抵达消费者市场的一条新的海运路线。自从2009年以来,在非洲尤其在东非,海洛因缉获量急剧增加,几乎翻了10倍。

经验表明,海上缉获量始终更有可能大于涉及公路或铁路的陆运缉获量。事实上,虽然在全球所有各类毒品案件中,海上缉获的案件不超过11%,但每一次海上缉获的数量都几乎平均是空运缉获量的30倍。主管机关目标明确的稽查工作使其得以缉获更多数量的海上贩运毒品。

与传统的贩毒路线做比较,出现了新的贩毒路线

传统贩毒路线一条是从阿富汗运往西欧,海洛因大多数都通过陆路,沿所谓的“巴尔干通道”进行运输,沿途经过伊朗(或巴基斯坦到伊朗)、土耳其和东南欧国家。据估计,沿该通道运送的海洛因数量占阿富汗海洛因总量的37%,满足约85公吨的需求。全世界截获的海洛因多数均是在该通道沿线缉获,在其途经国中,伊朗及土耳其2008年的海洛因缉获量占到了全球缉获总量的一半以上。

另一条路线是从阿富汗运往俄罗斯途中,贩运者可以在以下三个国家间做出选择: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多数贩运似乎都选择途经塔吉克斯坦,到达吉尔吉斯斯坦的奥什,再经哈萨克斯坦运至俄罗斯。贩运工具主要为私人车辆和商业车辆,贩运数量通常相对较小:2005—2007年,塔吉克斯坦海洛因缉获量超过500克(商业数量)的案件有45起,其中80%的缉获量为10千克及以下,其平均缉获量为2.6千克。较之其他地区每次的缉获量,该数字很小,这表明小规模贩运活动是一种普遍情况,而非例外。

与传统贩毒路线比较,贩运分子日益开始寻找新的路线来补充原有路线。首先,似乎出现了海洛因贩运新的陆运路线,例如除了既有的巴尔干路线和北部路线外,海洛因的贩运从阿富汗途经伊朗或巴基斯坦向南,并且途经伊拉克穿越中东。

有证据表明,阿富汗海洛因日益蔓延到了过去一直由东南亚供货的新市场,如大洋洲和东南亚。历史悠久的巴尔干路线似乎仍然是阿富汗海洛因运往西欧和中欧利润丰厚市场的中转走廊,但由于更有效的执法及西欧和中欧市场萎缩等各种因素,其重要性已有所下降,与2007年巅峰时期相比,该次区域阿片剂使用和缉获量的减少以及供给水平的下降也表明了这一点。

所谓的“南方路线”正在扩张,海洛因通过阿富汗南部地区走私到欧洲,或经近东、中东和非洲走私,或直接从巴基斯坦走私。

其次,从贩运路线的激增而言,非洲大陆显然正日益重要,但在这方面,所提供的数据仍然十分有限。为了有效监督这一令人不安的趋势,迫切需要改进该地区各国的数据收集和分析能力。

再次,哥伦比亚的可卡因缉获量表明,较之于海上贩运的太平洋路线,大西洋路线正日益重要。语言上的联系似乎在从南美洲途经巴西、葡萄牙和非洲葡萄牙语国家至欧洲的可卡因贩运上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可卡因市场似乎正向亚洲新兴体国家扩展。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2794.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