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揭秘西安新型合成毒品犯罪现状

顺子(化名)是记者经过朋友介绍认识的,高高的个子,看上去很精神,并不像是一个跟毒品打过交道的人。今年36岁的他不愿透露自己的身份,只称自己是做生意的。“我从14岁就开始接触毒品,在这个圈子里混,我身边很多朋友都是吸毒的,你们找我算是找对人了,夸张一点说,全西安没有比我更了解这些情况的。”听到记者要了解西安市目前新型合成毒品犯罪的现状,顺子这样说。

“希望通过你们对新型合成毒品犯罪情况的报道,能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和重视。”昨日在采访过程中,顺子先后反复向记者说道。

现状

吸毒人员中95%吸的是冰毒

也许是从14岁起就在“这个圈子里混”的缘故,顺子谈起有关毒品的情况十分熟悉。同时他称,除了身边的朋友有很多都是吸毒者以外,他平常还很注意上网看报,对这方面的情况都很关注。

记者:听说现在西安新型合成毒品犯罪呈上升趋势,你了解的情况是这样的吗?

顺子:现在在西安,冰毒的普及率超过了海洛因。海洛因早就被淘汰了,包括前几年流行的摇头丸、“K粉”,跟冰毒比起来都是“小儿科”,也已经被淘汰了,现在西安吸毒人员中95%吸的都是冰毒。西安的冰毒来源地境内境外都有,主要是成都、武汉、广州、云南这四个地方。

在西安,“溜冰”的人各个行业各个年纪的都有,但以中青年为主。冰毒在黑市上价格是每克800元不等,每卖两克中间人可获利近千元。现在黑市上卖的毒品都不纯,海洛因会掺一些骨灰,冰毒会掺一些老鼠药。

隐蔽性强 打击难度大

记者:你说西安吸食冰毒等新型合成毒品的情况严重,到底严重到了什么程度?

顺子:这一两年吸毒者都吸冰毒,越来越多,如果不及时打击的话,一旦失控就太害怕了。现在在社会上你要是打电话联系要买冰毒没有联系不到的,但你要联系买海洛因人家会退避三舍。吸食“K粉”、摇头丸要在娱乐场所,需要音乐。冰毒不需要,看电影、打游戏、上网、打牌时都可以玩。两三个人连开房带玩一次冰毒大约花费1000多元,它用量大,销路好。而且公安机关对吸食冰毒者的打击难度非常大,因为它到处可以玩,隐蔽性强,就算是抓获了,吸食冰毒的人不像吸食海洛因的人,身体上有明显的反应,一犯瘾就顶不住,都交代了。吸冰毒的人表面上看不出来,心理防线强,很难让其承认。

吸食心理

部分人将其当“时尚”

顺子:冰毒最吸引年轻人的就是它能让人极度兴奋,而且适合群体吸食,很多年轻人把它当成娱乐。顺子一边向记者说一边感叹着:这些人太无知了,等到他们知道就已经晚了。

如果你熟悉这个圈子的话你就应该知道,20世纪80年代,在西安,社会上有一种说法是,吸食海洛因是一种时尚、身份的象征,在很多有钱人中间流行,很多有钱人因为好奇等种种原因尝试,结果毁了自己的一切,当时他们并不知道海洛因的危害有多大。通过这些年的宣传与打击力度的加大,再加上事实的证明,人们已经了解了海洛因的危害。现在西安吸食海洛因的新增人员已经非常少了。

但是现在,很多人对冰毒等新型合成毒品的看法与20世纪80年代人们对海洛因的看法很相似,并不了解它的危害,很多人不认为冰毒是毒品,吸毒甚至成为他们眼中的一种时尚,朋友拉朋友,源源不断地加入到“溜冰”行列,形成了一个个圈子,彼此间互称“冰友”,他们在很多秘密聚会中通宵跳舞,甚至发生集体性行为。大家都认为吸食冰毒不会上瘾。很可笑的是,很多吸食新型合成毒品的人都确信只有海洛因是毒品,“绝对不能沾”。

生意场中的“时尚应酬”

顺子:比如说,现在西安的生意场中流行的一种应酬就是请人吸冰毒,有些十六七岁的年轻娃们过生日,送个礼,有的就送一袋“冰”。前一段时间,我有个朋友从上海回来,我给他打电话,说招呼他吃饭,他说不用吃饭,你给弄点刺激的,弄一袋“冰”。你看,现在招呼人都是这样。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2806.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