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用新型合成毒品的种类、服用原因、滥用时间

毒品的种类

对于第一次服用新型合成毒品的种类我们采用开放式提问,由调查对象填写,填写的名称多种多样,除传统名称外,还有如“亚当”“绿色蝴蝶”“郁金香”等五花八门的名字,为了分析方便的需要,在此都将其归入新型合成毒品的规范名称中(见表4-29)。第一次服用毒品的种类以“K粉”最多,共83人,有效百分比49.4%,约占全部种类的一半左右;其次为摇头丸,共67人,有效百分比39.9%;再次为冰毒,共17人,有效百分比10.1%。

表4-29 第一次服用新型合成毒品种类

第一次服用新型合成毒品种类

表4-30 你用过哪些新型合成毒品

你用过哪些新型合成毒品

从服用过毒品的种类来看(见表4-30),用过冰毒、“K粉”、摇头丸三种的人数为87人(包括“冰毒、摇头丸等”项人数),有效百分比51.5%;用过“K粉”、摇头丸的6人,有效百分比3.6%;单用“K粉”的27人,有效百分比16%;单用摇头丸的共10人,有效百分比5.9%;单用冰毒的也为10人,有效百分比5.9%。可见,整个新型合成毒品消费市场的3种主要毒品,滥用者大多正在或曾经使用过。

表4-31 你现在最常用的新型合成毒品种类

你现在最常用的新型合成毒品种类

就“你现在最常用的新型合成毒品种类”而言(见表4-31),三种混吸的有81人,有效百分比47.9%;摇头丸、“K粉”混用的为26人,有效百分比15.4%;单吸“K粉”、冰毒、摇头丸的共28人,累积有效百分比16.6%。

第一次服用原因与感受

这一问题也是由调查对象自己填写,分析内容相似的合为一类。数据显示(见表4-32),因为面子关系的为3人,有效百分比1.8%;因为受骗上当和被人下药的为27人(其中有2人被男朋友下药),有效百分比为16%;无知好奇、好玩的为36人,有效百分比21.3%;追求刺激的为83人,有效百分比49.1%。当然好奇与追求刺激很难人为地分开,中间互有包含交叉之处。

表4-32 为什么要服用新型合成毒品(第一次服用)

为什么要服用新型合成毒品(第一次服用) 为什么要服用新型合成毒品(第一次服用)

从第一次服用新型合成毒品是否自愿上看(见表4-33),一共获取有效样本151份,自愿吸的为123人,有效百分比81.5%;受骗上当的为28人,有效百分比18.5%;拒绝回答的为3人。可见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在吸食新型合成毒品的主观心态上多是自愿主动的。而受骗上当的人也不少,尤其是年轻的女性服用新型合成毒品多为被人下药。

表4-33 第一次服用新型合成毒品是否自愿

第一次服用新型合成毒品是否自愿

从“第一次服用新型合成毒品的感觉如何”来分析(见表4-34),得出的数据有点奇怪,初次服用新型合成毒品感觉不好的仅为7人,有效百分比仅为4.6%;没感觉的为29人,有效百分比为19.1%;而感觉好的竟然高达116人,有效百分比为76.3%。经与有关专家讨论分析,其原因可能一方面是现在的新型合成毒品对人的刺激作用确实很大,尤其是摇头丸等毒品混在一起滥用,既有致幻作用,又能使人兴奋。另一方面可能是样本中包含了一大部分由传统毒品吸食转为新型合成毒品吸食的样本,其第一次吸食新型合成毒品的感觉应该与新吸食者不同,大多不会出现恶心、呕吐、心理不适等感觉。

表4-34 第一次服用新型合成毒品的感觉

第一次服用新型合成毒品的感觉

滥用时间

为进一步了解这一问题,本节共设计了3个指标,分别为“第一次服用新型合成毒品月份”“通常使用毒品的时间”“第一次滥用新型合成毒品的年份”,下面根据相关数据略作说明。

对于“第一次服用新型合成毒品月份”(见表4-35),一年12个月都有涉及,而服用频数较高、接近或超过20人的为10月,共29人,有效百分比为17.6%;2月,共26人,有效百分比为15.8%;7月,共24人,有效百分比为14.5%;8月,共20人,有效百分比为12.1%;5月,共19人,有效百分比为11.5%。为此我们将上述月份称为“云南新型合成毒品滥用重点月份”,其形成原因现在尚不够明晰,有待进一步研究,但明显与“国庆黄金周”(10月)、“五一黄金周”(5月)、“春节黄金周”(2月)和各级各类学校的寒暑假(2月及7月、8月)不无一定的内在联系。滥用新型合成毒品重点月份的发现,为公安机关查处、管理、打击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违法行为与破获新型合成毒品走私贩运提供了时间上的参考。

表4-35 第一次服用新型合成毒品月份

第一次服用新型合成毒品月份

再看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通常服食的时间(见表4-36),相关数据与以往研究相似,大部分滥用者服食时间为晚上和深夜,样本数分别为93人、30人,二者合计123人,有效百分比为93.2%。不定时服食的为9人,有效百分比6.8%。

表4-36 通常服食新型合成毒品的时间

通常服食新型合成毒品的时间 通常服食新型合成毒品的时间

第一次服用新型合成毒品的年份,上文已有讨论,这里着重分析年龄与服用新型合成毒品的年份之间的关系。两个指标交互后的相关数据如表4-37:

表4-37 年龄与第一次服用新型合成毒品年份交互类表

年龄与第一次服用新型合成毒品年份交互类表

为了准确地定位两者间的相互关系,运用相关系数来表示,并看能否通过检验。因新型合成毒品滥用年龄是定序指标,服用年份为定类指标,这里用Lambda系数来分析两个变量的关系。检验方法为卡方检验(见表4-38)。当然,卡方检验的一个原则要求是随机抽样,但由于此次调查的有关数据与随机抽样所得结果吻合较好,在此,姑且将其视为随机抽样。

表4-38 卡方检验a

卡方检验 自由度 伴概率值(双尾)
皮尔逊卡方 155.219(a) 119 0.014
似然比 138.727 119 0.104
线性相关卡方 19.927 1 0.000
有效样本 166    

a: 138个单元格(95.8%)预期数小于5。最低预期计算小于0.01。

表4-39 对称测量

1.不假定为零假设。
2.使用零假设的渐近标准误差。
3.基于正态近似。

可见,通过双尾检验,卡方检验的相伴概率小于0.01(见表4-39),伽马相关系数值为-0.412。这说明两个变量呈负相关关系。也就是说,年纪越轻的,吸食的年份越晚;年纪越大的,吸食的年份越早。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2834.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