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合成毒品滥用群体的人口学相关指标分析

性别构成

根据对169份问卷进行的分析,新型合成毒品滥用群体中男性为111人,占65.7%,女性为58人,占34.3%。且自2002年始,女性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所占比例总体上呈逐年增长趋势,但每隔一年又有一个较大的回落。从表4-6可知,2002年女性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比例为36%。2003年,女性比例达38.1%,2004年又下降到19%左右,2005年突然增加到48.6%。截至2006年3月,女性滥用者比例为20%,呈现出一种奇怪的螺旋式上升趋势。除了因为偶遇抽样可能存在着较大的误差外,其他原因有待进一步做调查分析研究,但从总体上看,女性滥用新型合成毒品现象值得注意,其原因后文将做具体阐述,在此不赘述。从滥用者总人数(1)上看,自1999年始,增幅十分明显,截至2005年(2006年因时间关系只调查到3月份,因而缺乏可比性),6年间平均发展速度与平均增长速度(2)分别为164%与64%。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的这种迅猛的递增势头,显示了治理和控制新型合成毒品滥用的严峻性和紧迫性。

表4-6 滥用者性别与初次滥用新型合成毒品的年份交互类表

年份(年) 性  别
男(人) 女(人) 合 计
1999 0 1 1
2000 2 0 2
2001 4 0 4
2002 9 2 11
2003 13 8 21
2004 27 6 33
2005 38 36 74
2006 16 4 20
合计 109 57 166
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性别与初次服用年份交互类表折线图

图4-2 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性别与初次服用年份交互类表折线图

年龄构成

在年龄构成方面,新型合成毒品滥用群体的情况与吸食传统毒品的情况呈现出明显不同的趋势。首先从整体上来看,新型合成毒品滥用群体年龄平均值为24.51±0.258,中位数为25岁,众数为25,最大年龄41岁,最小17岁,全距为24(见表4-7)。其中20岁以下者为27人,占全部调查样本的16%,21—25岁者为87人,占51%。26—30岁的为50人,占30%。31岁以上者5人,占3%(见图4-3)。可见新型合成毒品滥用群体的年龄仍然主要分布在20—30岁之间,约占80%。而传统毒品滥用群体从年龄跨度上来看,最大的九十几岁,最小的不到10岁,两者相差80余岁,远远大于新型合成毒品滥用群体的跨度。

表4-7 年龄基本情况一栏表

有效样本 169 标准差 3.36
缺失样本 0 方 差 11.28
平均值 24.51 全 距 24
平均值标准误差 0.26 最小值 17
中位数 25 最大值 41
众 数 25 求 和 4142
云南新型合成毒品滥用群体年龄分布

图4-3 云南新型合成毒品滥用群体年龄分布

再从分布密度上来看,新型合成毒品滥用群体比传统毒品更为集中,主体介于20—30岁之间,约占所获全部样本的80%左右。而就传统毒品而言,分布年龄更为宽泛。国家权威部门公布的相关数据表明,我国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中,35岁以下的一直约占80%,25岁以下的约占65%,而初次吸毒的年龄已经降低到9岁。《公安研究》发表的一篇对北京市公安局强制戒毒所强制戒毒人员的研究文章说,研究者对近年来42131例强制戒毒者进行了跟踪调查,被调查者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1岁。滥用毒品的年龄结构分析显示:小于18岁的有727例,占18.26%;19—35岁之间的有3299例,占78.31%。两者对比可知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的集中程度更高,且30岁以上的滥用者远没有传统毒品多;同样,小于20岁的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的比例为16%,也明显低于传统毒品18岁以下的比例为18.26%,但不能因此得出20岁以下滥用新型合成毒品者泛滥形势尚不严峻的结论。此次调查就发现,当前滥用新型合成毒品低龄化趋势十分明显,20岁以下滥用新型合成毒品者呈明显上升趋势(见表4-8)。

表4-8 20岁以下第一次服食新型合成毒品年份与年龄交互类表

20岁以下第一次服食新型合成毒品年份与年龄交互类表

由表4-8可知,20岁以下的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都是从2005年才开始吸食的,并由原来的0人已迅速上升为19人,诸多相关的研究也证明了新型合成毒品滥用呈现出低龄化趋势。如香港中文大学刘德辉(Joseph T.F.Lau)教授通过实证研究在《香港青少年趋轨物质滥用问题研究报告》(Research Report on Cross-Boundary Substance Abuse Problem among Youths in Hong Kong)中阐述:女性滥用PDC者比男性年轻。大约有36%的男性滥用PDC者介于18—20岁之间,而女性滥用PDC者则为61%,且有日趋增长的趋势(3)

另外,滥用新型合成毒品的“25岁现象”特别突出。此次调查中,年龄一项填写为25岁的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有40人,约占全部样本的24%。这个数据说明新型合成毒品滥用群体颇为集中,25岁的青年已成为当前吸食新型合成毒品的主流人群。

为此,特将年龄为25岁的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与初次服食时间进行交互分类,相关数据如表4-9所示。

表4-9 25岁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与第一次服用新型合成毒品年份交互分类

25岁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与第一次服用新型合成毒品年份交互分类

从表4-9可见,在已满25周岁的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中,有1人于2001年(约20岁)开始吸食,有3人于2002年(约21岁)开始吸食,9人于2003年(约22岁)开始吸食,9人于2004年(约23岁)开始吸食,15人于2005年(约24岁)开始吸食;3人于2006年(4)(约25岁)开始吸食。因此,“25岁现象”主体中的主要部分还是22—25岁之间的青年。而这一年龄正好是大学毕业时的主体年龄段,两者有没有一定的关系呢?为此,笔者又将25岁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与文化程度组成交互表,数据如表4-10。

表4-10 25岁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文化程度

25岁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文化程度

从表4-10可知,25岁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文化程度为大学毕业的竟有10人,占25%。也就是说,这些人大多是刚毕业后才开始吸食新型合成毒品的。这又给禁毒领域亮了一盏新的红灯:警惕大学毕业生成为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与社会不稳定因素,毒品预防教育特别是新型合成毒品预防教育亟须进入大学校园。

4.2.1.3 出生地、户口及生活地等指标

表4-11 新型合成毒品滥用群体户口

户 口 频  数 百分比(%)
农业户口 42 24.9
非农业户口 127 75.1
合  计 169 100.0

从户口上看(见表4-11),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多为非农业户口,为127人,占75.1%,为调查样本的3/4。农业户口为42人,占24.9%。从家庭居住地来看(见表4-12),住在县级以上(包含县级)城市者为107人,占63.3%;小镇为17人,占10.1%。两者合计即住在城镇的为124人,累计百分比73.4%。而住在农村及城郊结合部的分别为32人和13人,两项累计也只有26.6%,可见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多为住在城镇的非农业人口。这与传统毒品滥用者有显著不同,据以往的相关研究,在云南吸食传统毒品者约有80%以上为农业人口。

表4-12 新型合成毒品滥用群体家庭居住地

家庭居住地 频  数 百分比(%)
县级以上城市 107 63.3
小  镇 17 10.1
农  村 32 18.9
城郊结合部 13 7.7
合  计 169 100.0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2830.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