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合成毒品滥用的信念因素分析

为了测量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信念因素与吸毒行为的关系,设了四级量表来量化、评价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信念程度,如表4-81:

表4-81 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信念因素四级量表

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信念因素四级量表

再将观点转化为8大信念,即个人信任、教育作用、个人机会、金钱评价、价值取向、人生目的、人生意义、权力评价,并给四级量表赋值(见表4-82)。

表4-82 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八大信念因素四级量表赋值

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八大信念因素四级量表赋值

然后计算三类群体的平均值、中位数、众数及总和,并进行对比。平均值、总和越高,该群体的社会信念度越差;平均值、总和越低,该群体的社会信念度越好。为了更好地比较三类群体与当前主流社会认同的信念,特将后者分成健康、较健康、较不健康、不健康四类,并分别赋予其平均值为1、2、3、4,这样就可以直接与三类滥用新型合成毒品群体进行比较。

“high”妹群体信念因素分析

首先计算此类群体的8大信念的平均值等(见表4-83)。

表4-83 “high”妹群体信念各指标值

high”妹群体信念各指标值

由表4-83可知,此类群体的“个人信任”变量的平均值为1.08,是健康的;“教育作用”的平均值为1.29,介于健康与较健康间,偏向于健康(12);“个人机会”的平均值为2.79,介于较健康与较不健康间,偏向于较不健康;“金钱评价”的平均值为2.38,介于较健康与较不健康间,偏向于较健康;“价值取向”的平均值为2.13,介于较健康与较不健康间,偏向于较健康;“人生目的”的平均值为2.17,介于较健康与较不健康间,偏向于较健康;“人生意义”的平均值为3.00,介于较健康与较不健康间,偏向于较不健康;“权力评价”的平均值为2.29,介于较健康与较不健康间,偏向于较健康。

个体、公司职员等信念因素分析

表4-84 个体、公司职员等群体信念各指标值

个体、公司职员等群体信念各指标值 

由表4-84可知,此类群体的“个人信任”变量的平均值为1.41,介于健康与较健康间,偏向于健康;“教育作用”的平均值为1.10,介于健康与较健康间,偏向于健康;“个人机会”的平均值为1.76,介于健康与较健康间,偏向于较健康;“金钱评价”的平均值为2.07,介于较健康与较不健康间,偏向于较健康;“价值取向”的平均值为1.97,介于健康与较健康间,偏向于较健康;“人生目的”的平均值为1.80,介于健康与较健康间,偏向于较健康;“人生意义”的平均值为1.88,介于健康与较健康间,偏向于较健康;“权力评价”的平均值为2.03,介于较健康与较不健康间,偏向于较健康。

无业者信念因素分析

表4-85 无业者群体信念各指标值

无业者群体信念各指标值

由表4-85可知,此类群体的“个人信任”变量的平均值为1.75,介于健康与较健康间,偏向于较健康;“教育作用”的平均值为1.43,介于健康与较健康间,偏向于健康;“个人机会”的平均值为2.21,介于较健康与较不健康间,偏向于较健康;“金钱评价”的平均值为2.56,介于较健康与较不健康间,偏向于较不健康;“价值取向”的平均值为2.90,介于较健康与较不健康间,偏向于较不健康;“人生目的”的平均值为2.52,介于较健康与较不健康间,偏向于较不健康;“人生意义”的平均值为3.15,介于较不健康与不健康间,偏向于较不健康;“权力评价”的平均值为2.33,介于较健康与较不健康间,偏向于较健康。此类群体的信念在总体上与主流信念存在着诸多差别,偏常行为较为突出。尤其在“价值取向”与“人生意义”上几乎是与主流信念完全相对立。

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信念偏常分析

为了更好地进行对比,特将“high”妹、公司职员等、无业者的每一偏常信念平均值列表如下:

表4-86 三类群体信念平均值

三类群体信念平均值

变成折线图为:

三类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偏常信念

图4-7 三类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偏常信念

由表4-86、图4-7可知,三类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群体信念除“high”妹群体在“个人信任”、公司职员等群体在“教育作用”这两个项目上属正常外,大部分都存在偏差。其中,公司职员等滥用群体的信念基本上处于一种健康与较健康的状况中,与主流文化信念、价值等基本相一致。

“high”妹滥用群体主要是在“个人机会”“人生意义”两个项目上与主流文化冲突较大,即对“只要努力,每个人都会有前途的”的认同程度非常低,而对“人生毫无意义,人生就是痛苦、悲剧”的认同程度较高。究其原因,一是此类群体多为农村女性弱势群体,长期的城乡二元格局、地区发展不平衡等因素的影响,使其经常处于一种没有机会或机会缺失、发展十分困难的状态,从而导致对个人机会的不认同。二是此类群体大都来自较为偏僻、生产发展较为落后的地区,文化教育水平落后,家庭经济十分困难,且长期处于一种封闭或半封闭的生存环境,适应社会的能力极差,来到城镇后,无法适应社会,也无法把握较好的机会。在访谈中,一个“high”妹说:“我打心里不想干这个,可又不知道我到底能干什么,外面又需要我去干什么?我想办法去找机会,但都没有机会,来这里似乎是我唯一的机会。”三是此类群体长期处于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环境中,那种一掷千金、极度奢靡的生活与先前农村的那种艰辛、贫困形成巨大的反差。加之与顾客之间处于一种互不信任、逢场作戏的状态,过多的谎言与欺骗使其往往是“看破红尘”,将人生理解为不是痛苦就是悲剧。

无业者滥用新型合成毒品群体的信念除“个人信任”“教育作用”“个人机会”“权力评价”4个变量处于一种较为健康状态外,其他4个变量即“金钱评价”“价值取向”“人生目的”“人生意义”都处于一种较不健康的状态中,此类群体的信念在总体上与主流信念存在着诸多差别,偏常行为较为突出。尤其在价值取向与人生意义上几乎是与主流信念完全相对立,与社会的主流信念极不协调。且群体规模较大,样本数81份,约占总样本169份的一半,尤其应值得重视。

————————————————————

(1) 在交互类表处理中,因为缺失值原因,丢失了3个样本。

(2) 平均发展速度是表明研究现象在一定的发展阶段内逐年平均发展的变化程度。平均增长速度是按照发展速度与增长速度的关系计算,即平均增长速度=平均发展速度-1。

(3)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保安局禁毒处网站。

(4) 截至2006年3月。

(5) 后经个案分析,此类大学生多为快要毕业或毕业后工作1年左右两种情况,快要毕业的大学生因找工作家里一般会提供经费支持,故将此类群体归之为有薪者群体。

(6) 访谈时,思茅、西双版纳宗教局相关人士提供。

(7) 刘平(云南省副省长、省禁毒委主任)在2007年云南省禁毒工作会议上的报告,2007年2月9日。

(8) 笔者将平均值为1、2、3、4、5分别表示为不健康、较不健康、中性、较健康、健康家庭。下同。

(9) N=24。

(10) N=59。

(11) N=81。

(12) 笔者将平均值为1、2、3、4分别表示健康、较健康、较不健康、不健康信念。下同。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2840.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