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的种类及其化合物

20世纪前半期,在中国、在亚洲、在世界主要流行的毒品有鸦片、吗啡、海洛因、可卡因和大麻等。鸦片、吗啡和海洛因的原生植物是罂粟,可卡因的原生植物是古柯树,大麻取自一种叫作印度大麻的植物叶。

罂粟(Papaver Somniferum,图1),属于罂粟科草本植物,产区主要分布于北半球的亚热带与温带地区,以庭院观赏植物和药用植物著称。有2~3枚显眼的离生萼片,4~12枚离生花瓣。花落结为蒴果,如核桃大小,成熟后的罂粟籽可以食用。将未成熟的果实用尖利的工具轻轻划破后流淌出一种白色汁液,待汁液自然凝结后被采集下来,这就是生鸦片(Opium)。

生鸦片汁液经过干燥后变成褐色或黑色,通常被制成球状或饼状,需要进一步加工时,再进行切割和粉碎性处理。生鸦片经过加热,熬制成黏液体,叫作熟鸦片膏,在中国,这种直接用于吸食的东西被称作鸦片烟膏,简称“烟”“大烟”或“烟膏”。

罂粟花、罂粟果与鸦片的采集

图1 罂粟花、罂粟果与鸦片的采集

鸦片的合法用途是医疗,包括提取纯生物碱:吗啡(Morphine)和可待因(Codeine)等。鸦片的生物碱按化学结构和作用分为两大类:一类作用于神经系统,以吗啡、可待因及蒂巴因为代表,具有镇痛、麻醉作用,可以成瘾;另一类包括罂粟碱、诺司咳平等,能松弛平滑肌,而无麻醉、镇痛作用。近些年来,虽然有各种效力比较好的人工合成麻醉代用品,但要缓解人类剧痛,仍然离不开吗啡。吗啡临床应用,可以注射,可以口服。鸦片酊可以止泻,可以治疗痢疾等病症。

对于瘾君子来说,鸦片及其衍生物是他们获得幻想的东西,也是他们逃离现实、暂时进入天堂的手段。对于吸毒者来说,鸦片及其衍生物还是永远无法摆脱的奴隶主。对于阴谋家来说,鸦片乃是谋财害命的秘密东西。对于执法机关来说,鸦片是罪恶的渊薮,是打击的对象。对于不负责任的政府来说,鸦片是腐蚀灵魂的毒品,是财政的来源。对于侵略者而言,鸦片不仅是经费的来源,而且是改变国际贸易逆差的秘密手段,还是麻醉反抗民族的工具。

罂粟原产于小亚细亚,后来逐渐传播到世界各地,楔形文字的亚叙医药文献就曾提及罂粟。在古代希腊文献中也曾多次提及罂粟的种植情况。希腊民间流传着一个美好的故事,相传在一个炎热的夏季,司谷女神吉利斯出外旅游,在一农家门前休息,听说主人的幼儿得了重病,善良的女神不顾疲劳,走到麦田里采集了一把野生的罂粟花,回来后将其捣成花浆,让病儿和着乳汁饮下,这个小孩的病便奇迹般地痊愈了。为了纪念这件事,在希腊人雕刻的神像中,司谷女神吉利斯手持的就是一束盛开的罂粟花。

罂粟的种植技术由西而东传播。阿拉伯人在公元6世纪已经认识到罂粟的药用价值,公元7世纪的中国可能以阿拉伯人或印度人为媒介也掌握了罂粟的栽培技术,(1)15世纪日本人开始种植,20世纪初期墨西哥的许多山区开始盛开罂粟花,后来秘鲁、厄瓜多尔等中美洲国家亦开始种植。19世纪以来,亚洲成为主要产区,如印度、中国、伊朗、阿富汗、土耳其、缅甸等国,人们为取得鸦片而大量种植罂粟。古代欧洲人、亚洲人曾将鸦片制成药丸加以服用。

罂粟生长的范围很广,从湿润的亚热带到比较干旱的温带,都可以广泛种植。罂粟种子在温暖的土壤下很快会发芽,6个星期之内幼苗就长成了。这时候,罂粟苗有点像卷心菜苗,叶子呈蓝绿色。8个星期左右,幼苗长到60厘米高,发育处一杆主茎。罂粟长到90~150厘米的高度,叶子会长成不同的形态。那些在主干的叶子为长圆形,有锯齿状边缘,长约10~40厘米。主茎和各分蘖顶部生长出一个花蕾。花蕾在发育过程中,逐渐向下弯成一个钩状,但当花蕾发育完全时,主干就会伸直,花蕾朝上,准备开放。罂粟花开时,最初是皱巴巴的,等四片花瓣完全开放后,花瓣的边缘会互相重合在一起。由于品种不同,花色各异:有白色的、粉红的、猩红的,也有紫色的。在花心中有一个粉囊,花粉的受精一般由昆虫来完成。花的开放时间一般在2~4天。花瓣凋落之后,就会露出一个绿色的小果,这个小果迅速成长为一个小鸡蛋似的青果,或为椭圆形,或为圆形。罂粟果由外果皮、子房壁、子房侧组成,分三层三腔,其间有上千粒种子。罂粟果有两个重要产品:一是种子,完全无毒;一是鸦片,既是麻醉性的特效药片,也是产生人体依赖性的毒品。

生鸦片是从罂粟果外壳中采集的汁液,采集的时间一般在傍晚,采集的方法是用一把专用的刀,在罂粟即将成熟的果壳上切上数刀,切入的深度不能深也不能浅,一般在1~1.5毫米之间。切入得太深,不仅汁液会快速流淌在土壤上,而且会伤及果壳,影响罂粟子的发育;切入得太浅,鸦片汁液淌出不够充分,影响鸦片的产量和价值。经过一夜的流淌之后,白色的生鸦片汁液就会凝结在罂粟果壳上,并且变成褐色的物质,触摸时有黏性。第二天早晨,采集者就用一把大约长10厘米左右的竹片或钝刀将鸦片汁液刮取到器皿中。一个罂粟果可以连续采集数天,反复切割5~6次。等到罂粟果不再产生汁液时,再让罂粟果继续成长数日,直到成熟之后,再采集下来。晾干之后,准备秋季或下一次播种。

生鸦片包含的不仅是凝固的鸦片汁液,而且在刮取时,果皮上的附着物也可能被同时刮入器皿当中,因此不免有一些渣质。此外,农民在出售鸦片时为了卖一个好价钱,还可能有意掺入一定的渣质。生鸦片必须进一步加工成熟鸦片才能吸食。生鸦片加工成熟鸦片的方法是:首先把生鸦片加入煮沸的开水中,待生鸦片溶化后,其中较轻的杂质就会漂浮起来,较重的杂质就会沉淀到锅底,汁液经过过滤之后,就会纯净一些。如此反复,鸦片的纯度就会大幅提高。然后,用文火将鸦片水逐渐煮成黏糊状。煮成的熟鸦片汁液或者放入鸦片盒中,或者进一步晾干,加工成鸦片球,以备吸食之用。

吸食鸦片烟的习惯是新大陆发现后才开始流行的,最初的“鸦片烟”是鸦片与烟草的混合物,(2)18世纪中期单纯吸食鸦片法发明之后,吸食方法迅速传播,在中国逐渐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单纯鸦片吸食方法是,用特制的签子将熟鸦片烟膏挑起来,放在以香油(或酒精)为燃料的鸦片烟灯上焙烧,如此反复数次,直到烟签上累积成一个类似葡萄干大小的烟球,这个烟球就是烟泡。到一定程度后,把烟泡放在大烟枪的烟斗上,抽出签子,然后用烟枪把烟泡送到烟灯上直接烧烤成烟雾,用力吸入腹腔。所有吸食鸦片烟膏的人,都是在深吸之后,尽量把吸入的烟雾长时间的保存在肺部,以便充分吸收有效成分,然后才转入正常的呼吸。理想的吸食一口就要将一个烟泡的烟雾全部吸进腹腔,因为鸦片汽化得很快,一般在15秒左右,不尽快将鸦片烟吸入,就会造成较大浪费。烟瘾比较大的人在吸食鸦片时,尽量一口将鸦片烟吸入腹腔,然后通过鼻腔慢慢呼出,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将没有被肺叶吸收的部分通过鼻腔再次吸收,也就是要最大限度地利用。一般2~3个烟泡才能满足烟瘾患者的需要,他们每天需要吸食3次左右,越吸对于鸦片的欲望越强烈,很快就会达到不能离开的程度。在医学上这叫作毒品依赖,俗称大烟瘾。

吸食鸦片成瘾后,这种欲望一旦得不到满足,就会出现一种持续的病理反应。首先是感到心神不宁,满世界的愁云惨雾,全身倦怠,腰疼、头痛、战栗,同时伴随打哈欠、流泪、发汗、发热、恶心、呕吐、腹痛,还可能出现失眠、遗精等症状,而且精神上出现苦闷、忧郁等状态。特别是身心衰弱、年老体弱的患者,可能出现虚脱状况。所以,吸食鸦片成瘾的人总是千方百计地保证按时吸食鸦片,以防止出现以上各种痛苦反应。长期吸食鸦片,体质逐渐衰弱,精神颓废,劳动能力丧失,成为废人,寿命也会缩短,人称“大烟鬼”。1800年,为了制止鸦片流毒,清朝政府开始禁止鸦片输入。英国人为了改变对华贸易逆差,千方百计地向中国走私鸦片。鸦片问题遂演变为两次长期国际战争。鉴于鸦片的严重社会危害,清末有这样一首竹枝词:“杀人无血一烟枪,煎海干灯豆吐光;烁尽资财吸精髓,弱民贫国促华亡。”(3)

吗啡(morphine),是一种麻醉止痛药品。1806年,首先由德国化学家F.W.A.泽尔蒂纳从鸦片中分离成功。由于产地不同,生鸦片的吗啡含量也不同,一般为5%~15%,有的达到20%的。其镇痛麻醉作用是自然界天然化合物中效力最大的,用于治疗癌症的疼痛以及其他所有止痛药都无效时的剧烈性疼痛。吗啡还有镇静安神作用,可以用来防止机体因外伤性休克、内出血、充血性心力衰竭和各种消耗性疾病所引起的衰竭。吗啡可以口服,而制成针剂,通过肌肉注射见效最快。用药后,可以产生欣快感,同时也有毒副作用,如对循环系统、消化系统和肠胃系统产生副作用,并抑制呼吸。当然其最大的缺点是容易成瘾。吗啡还可以合成海洛因。吗啡的其他衍生物有甲基吗啡、乙基吗啡、二氢可待因酮和二氢吗啡酮等。关于吗啡代替鸦片烟的流毒情况,上海的竹枝词唱道:“药水拿来戳进肤,能将烟瘾立时过;吗啡费省功效大,从此无须鸦片呼。”(4)

海洛因(Heroine),又名底埃西吗啡(Diacetylmorphine),或二乙酰吗啡,由吗啡与醋酸酐化合而成。海洛因作为吗啡的衍生物,是目前世界高度成瘾的毒品之一,其药理作用比吗啡强4~8倍。就人类所做的每一项发明而言,总是善恶参半。海洛因于1898年由德国贝尔公司首先制成,最初只是一个注册名词,本来是为了寻找吗啡的替代物,不料,这种东西一经发明,其毒害作用迅速超过吗啡。海洛因的主要药理作用虽然是收缩瞳孔、抑制呼吸和心脏功能,降低消化道活动和催眠等。而其最强的作用是经静脉注射后能迅速地使人产生一种欣喜若狂的感觉;几秒钟内就能感到一种暖流迅速流遍全身,顿时感到容光焕发;尔后伴随着轻松的睡意,有一种意识朦胧的满足感。这种药效一般能持续2~4小时。

海洛因可以放进烟卷里吸食,可以放到鼻腔里吸食,也可以皮下和静脉注射。正如鸦片是19世纪全球性的毒品一样,海洛因则属于20世纪。海洛因在华北被称为“白面”,在江浙地区被称作“老海”,现在云南按其纯度叫作“四号”。海洛因是一种成瘾性很强的毒品,其成瘾性来自它的欣快感和脱瘾症状。为了避免出现脱瘾的痛苦症状,吸毒者每天需要注射两次以上。脱瘾症状主要表现为焦躁不安、浑身酸疼、失眠、腹泻、恶心、呕吐、哈欠不断、涕泗交流、冷汗淋漓等。过量使用海洛因,会立即出现严重的呼吸抑制、昏迷等症状,甚至休克死亡。关于海洛因的毒害,上海的竹枝词是这样说的:“最毒无如海洛因,吗啡虽烈逊三分;高居鸦片红丸上,北地人多白面称。”(5)

所有的海洛因吸毒者都遵循着一个基本规律:从吸食、皮下注射到静脉注射。每增加一个吸毒档次,毒瘾也随之加大一个级别,而且,毒品产生的欣快感和轻松感会立即变成身体对毒品的依赖性,吸毒的剂量须不断增加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过量的麻醉品可抑制中枢神经系统的功能,严重者还可因呼吸抑制而死亡。治疗海洛因吸毒者的主要药物是合成性鸦片制剂美沙酮。从医学角度来说,麻醉品是最佳的镇痛药,但因其成瘾性,使用须格外谨慎。晚期癌症患者可以使用这类麻醉药品,因为它不仅能缓解疼痛,而且还能减轻恐惧和源于疼痛的惶恐不安。

对于非吸毒者而言,最大的迷惑就是明知会有可怕的危险,为什么还有人在吸毒。也许有些人,特别是那些年轻人,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在吸食什么,这可能是当今世界越来越多吸毒成风的原因。吸食毒品有很多种方法,由于方法不同,又有不同的名称。例如,服用海洛因,有人利用针剂注射,有人点燃吸食。一般来说,静脉注射不仅药效快,而且欣喜感特别强烈。点燃吸食又有三种方法。一种是将海洛因放进烟卷中吸食。具体方法是,将烟卷的一头捻出一点烟丝,将海洛因放入空头,用火柴直接点燃吸食。在当时,华北地区吸食者喜欢用哈德门牌烟卷,因为这种烟卷比较长,而且卷得松一些,比较容易撴出空间,装入海洛因。使用烟卷吸食海洛因时,为了防止海洛因散落,必须把装有海洛因的一头抬高,需要仰着脸吸食,因此也有人把这种吸食方法称作“高射炮”。另一种方法是,将海洛因放入卷成圆筒的锡纸(卷烟的包装纸)中,用火柴烤烧锡纸后,将其吸入腹腔。还有一种方法是,利用特制的小烟斗,先放入烟丝,再放入海洛因,点燃后吸入肺部。

以吗啡、海洛因为原材料,进一步加工成的烈性毒品,还有“红丸”“金丹”“花瓶”等名堂。“红丸”,大概开始使用于民国初年,又名“枪上戒烟丸”,传说由日本人发明,用吗啡加糖精制成,行销中国东北、华北、华东和华中地区。上海的竹枝词这样唱道:“人间万恶是红丸,其毒犹逾鸦片烟;直是东洋达姆弹,打进身上命难延。”(6)“金丹”,又称“一粒金丹”,大小如黄豆粒,以鸦片烟灰、吗啡、海洛因为原料,毒性类似于鸦片,一经沾染便不能自拔。“花瓶”,形状大小如阿司匹林,主要成分是海洛因。

药物引起的兴奋不能长时间持续。吸毒者的兴奋可能持续几个星期或者几个月,这取决于人体的代谢能力。随着耐药性的增强,毒品吸食者的兴奋程度就会逐渐下降。吸毒者要维持其需要的兴奋感,就要不断地增加剂量。随着对药物依赖性的增加,吸毒者的兴奋程度急剧减少,他们期望达到的欣快感越来越难以得到,甚至完全消失。是时,药物依赖更为严重,一旦停药,患者就会表现出烦躁不安,甚至出现绝望情绪,接着忍受巨大的痛苦,这就是停药综合症。

戒毒研究者对于烟毒患者的停药综合症作了如下记录:用完吗啡或海洛因之后12小时,患者开始感到不安,周身软弱无力,哈欠连连,浑身发抖,汗流浃背,同时鼻涕、眼泪横流不断。再过几个小时,患者处于癫狂状态。虽然十分嗜睡,但是辗转难眠。停药18~24小时后,患者的哈欠打得很大,好像下巴就要变形,眼泪哗哗,鼻涕不断,瞳孔放大,毛发竖直,皮肤冰凉。是时,肠胃开始翻江倒海,引起呕吐眩晕,内脏的痉挛也开始发作,好像打了结一样,犹如蛇在腹腔游动,内脏痛得无法忍受。到了36小时,患者出现可怕的幻象,为了减少寒冷的折磨,只好将所有能够找到的取暖用品全部盖在身上,整个身体抖动摇晃不止,双脚不由自主乱踢。疼痛难忍的肌肉痉挛使其在床上不停地翻滚,有时站立起来,到处乱撞,同时发出悲惨的叫声,鼻涕、眼泪、胃液不停地流出,大汗淋漓,可以湿透被褥。这时患者满身污秽,头发蓬乱,形容猥琐,简直不像一个人。他不吃不喝,迅速消瘦,在24小时之内能掉下10磅肉。是时,虚弱的身体连头都抬不起来,徘徊于地狱之门,有的人因此而死去。到了第六天或第七天,患者的症状就会逐渐减弱,但身体也极度虚弱,神经紧张,坐立不安。大致两个月内,人体对于毒品的依赖会逐渐减轻,但是,鸦片、吗啡、海洛因和可卡因在心理上产生的依赖却终生难以忘怀。正是这种心理依赖,使许多已经戒断毒瘾的人不久又重新吸食毒品。

18世纪和19世纪,有些社会学家认为某些种族对于鸦片有先天性的偏好。20世纪的医生仍然认为某些人群对于吗啡、海洛因有着个人偏好。这完全没有根据。实际上,任何人,不论是白人、黑人或黄种人,不论穷人和富人,不论男女和老幼,也不论个人的社会、经济背景如何,更不论人体健康与否,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毒品患者。尽管不同的人对于鸦片、吗啡、海洛因、可卡因和大麻的依赖性有所不同,但经常吸食,肯定会上瘾,这是普遍存在的问题。

一家世界权威的医疗机构,经过对海洛因瘾者多年的观察和研究之后郑重宣布:一个人一旦成为海洛因的俘虏,其最终命运肯定是悲惨的;这种悲惨的命运不仅是个人的,也是社会的。吸食毒品的人,往往事业有成、收入颇丰。他们中有的在社交场合染上毒瘾,有的因猎奇而吸食,一旦成瘾之后,就难以自拔。瘾君子在毒品的缠绕下,意志颓废,精神恍惚,好逸恶劳。一旦毒瘾发作,便不顾一切去追求,千方百计购买吸食。随着时间的推移,毒瘾越来越大。由于毒品价格昂贵,长期不间断消费的结果,必然把家产败得精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有人为了继续吸毒便铤而走险,有人为了满足毒瘾而出卖身体,有人靠偷窃以寻求毒品的短暂刺激,有的人出卖灵魂,背叛民族和国家,干尽伤天害理的勾当。个人中毒、家庭破产、社会犯罪相互纠缠在一起,难解难分。

古柯树

图2 古柯树

可卡因(Cocaine,图2),初期译名为“高根”,是从古柯树叶中提取而来的一种生物碱。古柯是一种热带灌木,原产于非洲、南美北部,东南亚也有栽培。株高约2.4米,枝条挺直,叶绿色,卵形,渐尖。古柯叶的一个显著特点是网眼状脉间区。花小而成蔟,花冠由5枚黄白色的瓣片组成。花谢后结红色浆果。古柯适宜生长在炎热、潮湿的气候环境中,林中空旷地区最为繁盛,但以生长在小山坡比较干燥的地方的叶子质量最好。叶子被采摘下来后放在阳光下晒干,然后装入袋子,为保持质量应放置在干燥的地方。古柯叶质量差别较大,优质者有强烈的茶叶气味,置于口中咀嚼可产生一种温热感,并有一种令人愉快的辛辣味,在人体内其生理学作用类似鸦片。

可卡因是从古柯叶中提取出来的生物碱,通常见到的是没有气味的白色粉末,如盐酸可卡因。它是从含有天然生物碱的灌木古柯(Erythroxylum caca)叶子中提取的净化产品。提炼可卡因时,把可卡糊溶解在稀硫酸中,用高锰酸钾氧化其中的杂质,过滤,加入氨水沉淀可卡因游离碱(Casale),游离碱溶解于丙酮或乙醚,加入浓盐酸,盐酸可卡因沉淀。可卡因也可用芽子碱合成,或者完全通过反应合成。天然原料分离的可卡因是光学活性分子,但是通过反应合成的可卡因是消旋体,光学异构体的生理活性比天然可卡因低得多。

这种麻醉品在中国有一定市场需求,但与鸦片、吗啡、海洛因相比差距甚大。由于可卡因在毒品市场上价格较为昂贵,吸食者往往称其为“国王的嗜好”。服用可卡因常用方法有鼻吸、口服、注射和抽服。可卡因对于人体中枢神经系统有强烈作用,服用一定剂量的可卡因后,可以使服用者在心理和精神上产生快感,并伴有幻觉,可以使人极度兴奋,行为丧失约束力,举止癫狂冲动。可卡因很容易使人产生心理依赖,即成瘾。可卡因在中国城市有所流行,而与鸦片相比,危害范围相对较小。

卡拉克(crack)是从可卡因盐获得的可卡因碱,便于吸食。之所以叫卡拉克,是因为其晶体加热时会发出“咔啦”的声音。把可卡因盐溶解于水中,加入碳酸氢钠或氨水,收集沉淀的粉末,就得到卡拉克。卡拉克常以白色片状、块状等形式,装在小瓶子中出售。通常用特制的水烟斗吸食,或者撒在香烟上抽吸。卡拉克有时和海洛因混合使用,以增强吸食者的生理快感。

印度大麻

图3 印度大麻

大麻(marijuana,图3),系指从印度大麻(Cannabis sativa)的枝叶和花中提取的麻醉品,可以直接将其枝叶和花切碎、晾干,制成香烟,通过吸食的方法,得到麻醉效果,还可以通过鼻吸、咀嚼,或加入食物的方法,吸收其麻醉成分。由于产地、培植方法、炮制和贮存技术上的差异,其效力也大不一样。大麻的有效成分是四氢大麻酚(THC),在雌雄二性植株的各个部位均有分布,但以在开花雌株顶部树脂中的含量为最多,如若将大麻脂收集起来并干燥,即可制成药性颇强的大麻麻醉剂(hashish)。

其药性视机体状态、用量、用药途径和服药者的经验不同而各异,但都以心理作用为主,如出现最常见的欣快感。由于视觉和判断力方面出现变化,可能出现时间和空间的识别障碍。急性中毒,可能出现幻觉、焦虑、抑郁等情绪的复杂变化,甚至出现狂想的精神失常状态,持续时间4~6个小时。生理反应包括结膜充血、口咽干燥、心率加快、困倦不安等。慢性服药一般不会产生生理依赖,故戒除时,戒服者也不会出现像戒鸦片那样的生理极度不适。印度大麻对于中国人来说,虽有危害,但危害的范围不大。

总之,鸦片、吗啡、海洛因、可卡因和印度大麻及其化合物对于瘾君子来说,既是帮助他们逃离现实、暂时进入天堂的通行证,又是令人厌恶的占有欲极强的情人;既是借以获得短暂幻想的工具,又是难以摆脱其长期统治的凶残的奴隶主。

鸦片、吗啡、海洛因、可卡因和印度大麻及其化合物,现在均被看成是毒品,但在民国时期,人们对于它们的定义有所不同。一般把鸦片称为“烟”,把吗啡、海洛因和可卡因看成是毒品。本书为行文便利起见,一般不作明显区别,但在分析当时的有关法律、条例的不同规定时,将尽量尊重时人观念。

毒品对于世界文化及经济的影响极其深远,上下几千年,纵横数万里。古代人认为鸦片具有神话的意义,浪漫主义作家认为毒品可以激发人的想象力。从希腊早期医药研究到近代发生的一次次鸦片战争,再到今天国际间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毒品贸易,鸦片成为人类历史的一个重要侧面。毒品的生产与加工,毒品的贩运与销售,无时无刻不与瘾君子的数量增长联系在一起。遍布全世界的瘾君子,遍布各个角落的贩毒者,鸦片对于近现代的世界始终是打开了瓶塞的魔兽。“毒品,是魔鬼用来汲取人类灵魂的毒药,它已经成为当今人类的一大公敌。”(7)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2661.html

小程序
毒品
本文是第一课下一课 »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