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腺磁共振检查技术

常规检查

设备要求:推荐采用高场1.5 T及以上的扫描机进行乳腺MRI检查,以获得较好的信噪比和脂肪抑制效果。采用专用的乳腺线圈,设备条件许可的情况下,推荐采用相控阵线圈及并行采集技术,有利于双乳同时成像并获得较好的时间和空间分辨率。同时推荐采用开放式线圈,方便在侧方进行MRI引导的介入操作。

扫描体位:被检查者俯卧位,双侧乳房自然悬垂于乳腺线圈中央。

成像序列

患者在适当的时间段检查(如月经干净后的第2周),以期提高诊断的特异性。成像序列包括双乳的T1WI(图11-5a)、T2WI加权成像和动态增强。T1WI加权做双侧乳腺的横轴位扫描;T2WI加权常加脂肪抑制,行横轴位(图11-5b)及矢状位双乳扫描(图11-5c)。动态增强扫描在横轴位上进行(图11-5d),行双乳扫描至少连续扫描6~9次,此序列结束后可行矢状位扫描。扫描层厚应≤3mm,层间距0mm。图像后处理可将增强前后的图像进行数字减影,使背景组织信号及背景噪声被抑制,将强化的病灶显示得更加清晰,提高小病灶的显示率和肿块的空间分辨率。若为三维图像,还可将减影后的图像做三维重建,重建方法包括最大信号强度投影(maximun intensity projection, MIP)和多平面重建(multiplanar reconstruction, MPR)等(图11-6)。

右乳恶性分叶状肿瘤。右乳外下近中线类圆形肿块,T1WI为低信号(A),抑脂序列的轴位(B)及矢状位(C)T2WI为不均匀高信号;轴位增强示不均匀异常强化,部分边缘光整,部分欠锐利(D)

图11-5 右乳恶性分叶状肿瘤。右乳外下近中线类圆形肿块,T1WI为低信号(A),抑脂序列的轴位(B)及矢状位(C)T2WI为不均匀高信号;轴位增强示不均匀异常强化,部分边缘光整,部分欠锐利(D)

为图11-5患者,通过图像后处理显示右乳内圆形肿块异常强化,周围血管较对侧增多、增粗,同时可显示双侧胸廓内动、静脉

图11-6 为图11-5患者,通过图像后处理显示右乳内圆形肿块异常强化,周围血管较对侧增多、增粗,同时可显示双侧胸廓内动、静脉

(四)绘制时间-信号强度增强曲线

在强化灶最明显的可疑区域放置感兴趣区,感兴趣区应大于3个体素(需避开肉眼可见的出血、液化、坏死及囊变),并在对侧正常乳腺组织内选取相同大小的感兴趣区域作为对照,绘制病灶的时间-信号强度增强曲线(图11-7)。曲线可分为早期强化和延迟强化。早期强化即注射后2分钟或曲线开始变化前的一段时间,有3种形式:缓慢强化、中等强化及快速强化。延迟强化是发生在2分钟后或曲线发生改变后的曲线,分为3型:持续上升型、平台型及廓清型。

为图11-5患者,时间-信号曲线为平台型

图11-7 为图11-5患者,时间-信号曲线为平台型

功能成像

功能磁共振成像包括磁共振弥散加权成像、质子磁共振波谱成像及定量动态增强磁共振成像。功能成像通过检测肿瘤内部水分子的扩散、肿瘤的血供及其生理、生化代谢信息,反映肿瘤在治疗过程中的生物学变化,从而提供化疗疗效信息。有相关研究表明,功能磁共振成像可在乳腺癌新辅助化疗早期形态学发生变化之前反映疗效,可协助临床制定有效的治疗方案,并为术后的辅助化疗提供参考依据。

磁共振弥散加权成像

磁共振弥散加权成像(diffusion-weighted MR imaging,DWI)是依赖活体组织中水分子的扩散运动而成像的一种检查方法。它通过ADC值反映水分子的扩散量,从而判断细胞的活性,可以反映分子水平上器官组织的生理、病理变化。DWI检查无需注射造影剂,检查时间短,还可以反映器官的功能改变,因此在形态学的基础上具有更多优势。

DWI检查时需选定不同的扩散敏感因子(b值),目前研究中最常用的有b值=500、800、1 000、1200、1 500、2 000s/mm2等。b值的选择对于DWI非常重要,MRI中水分子的扩散敏感性随着b值的增加而增加,但图像的信噪比则相应下降,反之亦然。检查时需根据设备条件、所选用的序列及临床目的不同对b值进行适当调整。已有大量研究表明,ADC值不但可用于鉴别乳腺肿瘤的良、恶性,还可用于乳腺癌新辅助化疗前后疗效的评估(图11-8)。

 为图11-5患者的DWI,b值=500(A),b值=1 000(B)

图11-8 为图11-5患者的DWI,b值=500(A),b值=1 000(B)

质子磁共振波谱成像

质子磁共振波谱成像(1H-MRS)通过测量人体组织内的不同代谢产物来定量或半定量提供生化代谢信息。它以图谱的形式出现,经过后处理可计算相应代谢产物的峰高、峰下面积及信噪比等相关参数,从而反映肿瘤内部的生物学反应。乳腺恶性肿瘤内可出现多种代谢产物含量的改变,例如癌细胞内胆碱激酶和磷脂酶C过度表达,导致瘤体内Cho显著升高和磷脂酶C介导的分解代谢活跃,细胞生长代谢旺盛,细胞膜合成明显增加,Cho含量显著增高,1H-MRS谱线上表现为Cho峰升高(图11-9)。Cho峰的出现及高低是判断乳腺良、恶性病变及判断疗效的主要指标。部分学者从肿瘤提取物、细胞模型及肿瘤异体移植模型的多项研究证实,1H-MRS不但可用于乳腺癌的辅助诊断,还能提供肿瘤新辅助治疗的早期疗效信息。

为图11-5患者的1H-MRS

图11-9 为图11-5患者的1H-MRS

定量动态增强磁共振成像

定量动态增强磁共振成像(dynamic contrastenhanced MRI, DCE-MRI)是通过一定的药代动力学模型(两室或三室模型)计算定量动态增强参数,在体反映病变新生血管对化疗药物作用的变化,对化疗疗效作出定量判断的检查方法。DCE-MRI的评估结果更为准确客观。国外已有研究证明,定量动态增强参数可作为评估乳腺癌化疗疗效的有效因子。目前国内在该方面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

定量动态增强参数包括:①容量转移常数(volume transfer constant, Ktrans),是指造影剂从血管内扩散到血管外的速度常数,单位为min-1。

②速率常数(rate constant, Kep),是指组织间造影剂经扩散重新回到血管内的速度常数,单位为min-1。

③血管外细胞外间隙容积比(Ve),是血管外细胞外间隙占整个体素的百分比。三者满足如下关系:Kep=Ktrans/Ve。其中,Ktrans既能反映肿瘤组织的血流量,又能反映局部的渗透率,被认为是最能反映肿瘤血供情况的一个指标(图11-10)。

为图11-5患者的DCE-MRI

图11-10 为图11-5患者的DCE-MRI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3617.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