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年的蒙疆鸦片政策

日本人想要的,永远大于实际上得到的。1939年10月中旬,“兴亚院”在东京召开有关调整中国鸦片供需关系的商洽会议,蒙疆、华北、华中、厦门联络部以及青岛办事处、伪满洲国都派人出席了会议,参加会议的还有日本外务省和经济课的代表。会议的主要议题是,如何在最短时间内使占领区摆脱对于外国鸦片的依赖,“实现旨在使蒙疆达到最大限度生产的增产计划”。(39)根据这一会议精神,“兴亚院”制订了1940年度鸦片供需计划:第一,蒙疆预计收缴鸦片700万两,其中配给华北500万两,配给华中200万两;第二,预计华中、华南的鸦片需求量为976万两,计划从伊朗输入576万两,从蒙疆配给200万两,从伪满移入100万两,管内生产100万两。

根据这一供需计划,1940年度蒙疆地区收缴的鸦片应达到700万两,但是由于1939年度实际收缴量不足12%,“献身性的缴土”政策的失败使“兴亚院”蒙疆联络部感到必须改弦更张。他们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立即将伪满地区正在推行的“鸦片组合”生产制度搬到了蒙疆地区。1940年5月27日,伪蒙疆政权正式行文废止了“蒙疆土药股份有限公司”,宣布实行“土药组合”制度,“严禁私自买卖,违者处死刑”。于是,在蒙疆地区立即出现了10个“土药组合”:张家口署由13名商人设立了4个“土药组合”,大同署11名商人设立了1个“土药组合”,呼和浩特54名商人设立了5个“土药组合”。(40)

1940年度指定的罂粟种植面积和预计的产量以及收缴量与前一年相比,因为有了失败教训,而略有节制。蒙疆计划种植面积是962955亩,预计产量为19240000两,预计收缴量为5276000两(表26)。

表26 1939年与1940年蒙疆鸦片生产、收缴计划比较表

  1939年 1940年
罂粟种植指定面积(亩) 1011000 962955
预计鸦片总产量(两) 20220000 19240000
预计鸦片收缴量(两) 7583000 5276000

“土药组合”取代了“土药公司”。那么,“土药组合”是什么?“在鸦片收购上,指定收购人,其资格原则上以制度实施前之鸦片商人为之。一地有数名收购人时,则组织收购人组合,并要求其对数量负连带责任。并鼓励收购人收购,为对抗走私者,依其拿付数量认可其地域外销售权。但此一情况,收购人需缴交保证金。此外,收购人自生产者收购之价格以标准价格公告,政府自收购人收纳之收纳补偿价格,则以非公开方式,另行告知收购人。”(41)这就是说,在蒙疆地区实行鸦片包收制度,“一地有数名收购人时,则组织收购人组合”。这些鸦片包收入要对鸦片数量负连带责任,事前要交纳一定数量的保证金。包收入收购鸦片时要按照蒙疆政权临时公布的价格征收。政府自收购人处收购的鸦片要根据情况给予适当的“补偿价格”。然后,“土药组合”再根据政府的指令将鸦片配销到各地。

土药组合向农民收购鸦片的时间确定为6月15日到11月30日。协商收买价格为一等品每两8日元,二等品每两7日元,三等品每两6日元。政府以每两略高于6~8日元的价格从土药组合手中收缴,再出售给土药组合。组合根据政府的指令,将其以15~16日元(部分18日元)的价格配销到各地。从6~8日元的收购价到15~16日元的配销价,其间差价为8日元左右,除了税金每两2.5日元,绝大部分利润被土药组合和政府夺走。

1940年,蒙疆土药组合由清查总署长指定之收购人组成之。该土药组合无条件接受清查总署支配,可以随时指定、随时撤换。“于各地设置之组合,为推行其业务,置理事长一名,副理事长一名,监事一名,主任三名,雇员若干名,鉴定若干名。组合之理事长、副理事长及监事由组合会员中选出,蒙疆土药总组合应经总组合理事长提请清查总署长认可之,其他职员之任命则由理事长管辖。清查总署长命令解散时,土药组合应即时解散。”(42)

不过,商人要想成为土药组合的成员也是有条件的,那就是资本必须雄厚,有能力包收一地或多地的鸦片,出资额达到10000蒙元的方有资格参与议事。表27是1940—1942年蒙疆地区土药组合成员和出资额的情况。

表27 1940—1942年蒙疆地区土药组合成员和出资额一览表

1940—1942年蒙疆地区土药组合成员和出资额一览表

资料来源:满铁北支经济调查所:《蒙疆ニ於ヶル阿片》,见江口圭一编:《日中战争期阿片政策:蒙疆政权资料を中心に》,东京:岩波书店,1985年,第278~282页;“蒙古自治政府”经济部盐政盐务科:《蒙疆ニ於ヶル罂粟阿片》,见江口圭一编:《日中战争期阿片政策:蒙疆政权资料を中心に》,东京:岩波书店,1985年,第392~395页。按:贺秉温曾任厚和特别市市长,兼任土药组合总理事长,资本雄厚,1940年出资50000元,为厚和土药组合成员之一,1942年出资1789000元,分别成为蒙疆9个地区土药组合的重要成员,其资本相当于各家土药组合1/10强。

各个土药组合均有固定的包收地区:崇礼土药组合包收的区域是万泉县和崇礼县,缴纳的机构是张家口清查署;宣化土药组合包收的区域是宣化、龙关、怀安、赤城等县,缴纳的机构是张家口清查署;兴和土药组合包收的区域是兴和县,缴纳的机构是张家口清查署;托克托土药组合包收的区域是托克托县,缴纳的机构是厚和清查署;厚和土药组合包收的区域是厚和、和林、武川、清水河,缴纳的机构是厚和清查署;大同土药组合包收的区域是晋北全区,缴纳的机构是大同清查署;张北土药组合包收的区域是察哈尔盟各县(除崇礼),缴纳的机构在1940年是张北清查局,1941年为张家口清查署;丰镇土药组合包收的区域是丰镇、凉城、集宁、陶林等县,缴纳的机构是丰镇清查局;包头土药组合包收的区域是包头、固阳,缴纳的机构在1940年为包头清查局,1941年变为厚和清查署;萨拉齐土药组合包收的区域是本县,缴纳的机构在1940年是萨拉齐清查局,1941年为厚和清查署。(43)

蒙疆土药总组合设于张家口,其管理职能和人员组成如下:“本总组合以蒙疆地区内各土药组合之事务联络、管制及鸦片之地域外运送、金融之斡旋为其活动目的。本组合置各地方组合于其管辖下,并接受清查总署长之指示,统辖各地方组合之所有业务,担当指导统制之责。人员置总组合理事长一名,总组合副理事长二名,理事十名及顾问若干名。本总组合之经营,依各地方组合之业绩分担,全体组合解散时,以及清查总署长令其解散时,各组合即解散之。”(44)

与以往征收对象有所不同的是,土药组合在1940年直接征收的是鸦片浆。到了鸦片收割季节,各个乡村的农民按照规定,将自己收割的鸦片浆统一交给村镇里的收购点,然后再上交给“土药组合”,这叫作交“官烟”。鸦片浆一般分成八等,第一等收购价为1.8元,第七等0.6元,等外级无偿没收。(45)在收缴过程中多数鸦片浆被压低等级,定为四等以下。鸦片浆经过“土药组合”组织人员晾晒之后,统一制成100两一块的鸦片块,然后包装起来,转运到“清查公署”的鸦片仓库。在张家口有两个大鸦片仓库,一个叫“荒井”,一个叫“长冈”,每个库存量都达到50万两。为了调动鸦片组合成员的积极性,规定按照收购鸦片的成绩,给予其一定比例的蒙疆以外的贩卖权。这一措施旨在最大限度地刺激农民种植罂粟的积极性,借以提高鸦片产量和增加征收的数量。

1940年的鸦片收缴进行得比较顺利,张家口与大同的实际收缴量比预计收缴量都有所增加,呼和浩特的实际收缴量也比前一年有明显增加。之所以取得比较好的效果,主要原因有二:一是1940年度蒙疆地区天气良好,鸦片产量正常;二是收购价格上调,农民的反抗相对减弱。日本人对此感到乐观和兴奋,他们快慰地说:“今年由于自然条件好转,全地区内之情况大致良好,加以收买价格大幅提高,对一般生产者在收购上能提供良好印象。此外,现在有关系机关之积极协助,又有值勤于清查官署及土药组合之职员奉献心力,大致已确保当初预定之政府收纳数量。”(46)

尽管1940年度的鸦片收缴效果较好,但与实际产量相比又是有限的,即使加上采取特殊手段收购的1939年的旧鸦片,也不过6717913两(表28),实际上仍有大量鸦片通过走私渠道流入其他地区。

表28 1940年度蒙疆鸦片预计收缴量与实际收缴量比较表

1940年度蒙疆鸦片预计收缴量与实际收缴量比较表

资料来源:江口圭一著,宋志勇译:《日中鸦片战争》,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76页。

本年度,由蒙疆地区输送到华北和华中的鸦片有382万两之多,10月份一次运销华中的鸦片就有205万两。(47)具体配销情况如表29所示。

表29 1940年度蒙疆配销各地鸦片情况一览表

1940年度蒙疆配销各地鸦片情况一览表

资料来源:江口圭一著,宋志勇译:《日中鸦片战争》,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76页。

本年度贸易统计中,鸦片输出额为64340000日元,占输出总值的52%,平均售价为16.84日元,本地配给252300两,每两按照11日元计算,为2775300日元,两项合计为67115300日元。这一推算结果,与当年贸易统计完全吻合:“在贸易统计中,1940年的鸦片输出额为6434万余日元,占输出总额的52%。”(48)

现在我们可以推算其盈利情况了。鸦片收购价格为6~8日元,那么,收购6717913两鸦片大概需要付出47025391日元,因此,盈利为29858077日元(表30),本年度1日元对美元汇率约为0.24元,合7165938美元。这一笔鸦片收入自然按照一定比例被瓜分,大约1/3是政府的税金,2/3是土药组合的利润。此外,上一年度库存鸦片为1791924两,加上本年度征收的4925989两,两项合计为6717913两,扣除已经销售的4072300两,尚有剩余鸦片2645613两,等于库存了264万两“黑金子”。

表30 1940年度蒙疆鸦片库存与盈利情况一览表

1940年度蒙疆鸦片库存与盈利情况一览表

资料来源:江口圭一编:《日中战争期阿片政策:蒙疆政权资料を中心に》,东京:岩波书店,1985年。

当然,要彻底计算蒙疆的鸦片盈利情况,还必须考虑鸦片烟膏在制作和出售过程中的利润。在各地清查署或清查局之下,还设立了鸦片制造工厂,负责加工鸦片烟膏、吗啡、海洛因。张家口的鸦片工厂规模最大,1940年有工人200多人,每天可以加工生鸦片22800两。(49)在日本人指导下,还可以精制吗啡。制成的毒品通过工厂生产科批发给各县市的清查局,再分配给辖区内的鸦片烟馆。这一笔巨额收入由于没有具体资料,难以推算。

总之,2000万美元的利润与264万两鸦片是本年度日伪政权与土药组合等日本商人获得的最低数额。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2689.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