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唾液分泌及功能的变化

唾液由唾液腺分泌,唾液腺由三对大唾液腺,即腮腺、下颌下腺、舌下腺和众多位于口腔黏膜下层的小唾液腺组成。正常情况下,唾液一天的分泌量约为1000~1500ml,其中水分约占99%。有机物主要为黏蛋白,还有多种免疫球蛋白(IgA、IgG、IgM)、氨基酸、尿素、尿酸以及唾液淀粉酶、过氧化酶、溶菌酶、酸性磷酸酶等,无机物主要为磷酸盐和碳酸盐。

唾液对口腔有保护作用。唾液中含有保持口腔黏膜柔软与水合作用的润滑蛋白质,调节口腔微生物的数量和分布的抗菌因子,含有过饱和钙和磷酸盐的唾液“再矿化”蛋白质,无机物质有机物缓冲液可中和由细菌产生的H+,使食物的有味物质溶解产生味觉,兴奋食欲,促使食物形成食团利于吞咽等。

唾液的分泌和调节

唾液先由唾液腺腺泡分泌,形成初液;流经导管时,发生较多的离子交换,钠被广泛地重吸收,而钾离子则大量地被分泌出去;再经导管系统进入口腔。在没有任何刺激的情况下,唾液的基础分泌每分钟约0.5ml。

唾液的分泌受自主神经系统的调节,通常存在着基本的、少量的唾液分泌(非刺激性的),大量唾液的分泌和排出则是受味觉感受器的刺激。大多数动物的唾液腺接受双重传出神经支配,包括自主神经系统的交感和副交感分支。虽二者都含有促进分泌的神经纤维,支配唾液分泌物的量和黏稠度各不相同。当刺激下颌下腺的副交感神经时,引起分泌多量稀薄的唾液,富含水分和盐类,刺激交叉神经时,分泌少而稠的唾液,含大量有机物。若同时刺激此两种神经,分泌的唾液大量增加,这说明此两种神经有明显的协同作用。

神经释放传导的物质有去甲肾上腺素、乙酰胆碱和P物质等,这些神经递质可支配唾液腺腺泡细胞的基底侧浆膜上的特殊受体蛋白质。这种神经传导物质——受体的交互作用,导致细胞中产生特殊的“第二信使”信号分子而引起分泌(表19-2)。

表19-2 神经递质对唾液腺腺泡细胞分泌作用的调节

神经递质对唾液腺腺泡细胞分泌作用的调节

除了唾液分泌的腺泡阶段调节之外,神经传导物质也可影响包括电解质溶解再吸收、分泌和蛋白质释放在内的各种不同导管的细胞功能。

唾液的分泌不稳定,变化很大,影响因素众多。情绪、气候、年龄均要影响唾液的分泌。如精神恐惧、心理紧张,则抑制分泌。冬季分泌较多而夏季较少,因其分泌与全身体液代谢有关,若出汗多,唾液分泌就减少。此外,食物、药物、疾病及中枢神经活动等都可影响唾液分泌。当尝到或嗅到酸味时能引起大量的唾液分泌,常多达每分钟5ml或基础分泌率8~20倍。当嗅或尝到特别喜欢的食物时,分泌唾液的量远远超过厌恶食物的量。

唾液分泌的增龄变化

流速(flow rate)或流率指唾液分泌的速度,是衡量唾液分泌的重要参数,也是影响唾液成分最重要的因素。目前认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唾液的流率明显下降。儿童平均唾液流率为0.65ml/min,老年人约0.37ml/min。在排除其他影响因素的情况下,唾液分泌率(Y)与年龄(X)成一定函数关系:男性为Y=-0.09(X-25)+5.71ml,女性为Y=-0.06(X-25)+4.22ml。

不同腺体的增龄变化是不同的。在安静状态下,下颌下腺分泌约占65%,腮腺约占30%,舌下腺约占5%;而在刺激状态下,腮腺的分泌明显增加,可达50%以上。通常口腔黏膜下许多小腺体很少分泌,只在刺激状态下才明显的分泌。对唾液总量,在无刺激状态下,老年人分泌下降,在刺激状态下则无明显变化。

基本健康状况良好的人,唾液腺的分泌随年龄的增加并无普遍下降,成分却有一定的改变,表19-3显示60~65岁老年人与青年人唾液流率的比较,可见对刺激性唾液分泌,流率无明显变化;非刺激性唾液分泌整体流率降低。唾液腺分泌功能的增龄性变化,主要体现在下颌下腺、舌下腺和小唾液腺,而腮腺没有明显改变。唾液分泌功能的降低目前认为主要是老年人全身因素所致,如全身慢性疾病、药物副作用、放射线治疗以及不良习惯、心理因素、生活环境等的变化,腺体生理性的衰老作为次要因素可能也参与其中。

表19-3 人唾液流率的增龄性改变

人唾液流率的增龄性改变

注:“—”表示老年人与青年人相比无明显数量,“↓”表示老年人与青年人相比下降。

唾液成分的增龄变化

唾液流速的下降可导致唾液成分发生变化。特别是CO2含量降低,HCO3-浓度下降,导致唾液中和游离H+的能力下降,pH值降低。有研究表明,唾液pH值与年龄成反比,相关系数为r=-0.302 5(P<0.01);年龄增加16岁,唾液pH值就降低0.1,遵循下列直线回归方程:(pH值)=6.8054-0.006 0×年龄(P<0.01)。

老年人唾液中无机成分也可发生一些变化。有资料显示,老年人刺激性唾液中Ca2+、Na+、Cl-降低,KCO-3不变,MgPO4-尿素增加。有学者对老年人唾液微量元素进行研究,并与青年人对照,发现老年人唾液中除钼、钙外,其他微量元素含量与青年人无差异。

黏蛋白是唾液中的主要蛋白质,包括低分子的MG1和大分子的MG2,这种具有黏滑性质的蛋白质覆盖于全部口腔组织表面,由下颌下腺、舌下腺和小唾液腺所分泌。口腔中小唾液腺的分泌虽仅占每日唾液总量的10%,但其黏蛋白含量却占唾液黏蛋白总量的70%。随着年龄增长,唾液MG1和MG2浓度均有下降,尤以MG2下降更为明显。

富组蛋白具有升高菌斑pH的作用,还具有抗微生物作用,尤其是碱性富组蛋白对白念珠菌有抑菌杀菌作用。此外,富组蛋白还有维持钙、磷浓度的作用,有利于再矿化。研究表明,腮腺、下颌下腺、舌下腺分泌唾液的富组蛋白的浓度和流率都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明显下降,而且富组蛋白占唾液总蛋白的比例也明显下降。

口腔免疫球蛋白包括IgG、IgM、IgA和分泌型免疫球蛋白A(SIgA)。在唾液中最主要的免疫球蛋白是SIgA,它由唾液腺的浆细胞分泌。在刚出生婴儿的唾液里,IgG是唯一的免疫球蛋白;出生1周后,才能检测到SIgA。几个月后,IgG浓度逐渐下降直到不能检测出来,但在牙齿萌出后又重新出现,绝大部分IgG来自于龈沟液。SIgA的形成与细菌在口腔的定植有关,在大多数3岁以上的儿童,才能够检测到抗变链菌的SIgA,并随着牙齿萌出而增加。总的来说,老年人免疫功能是下降的,既体现在T细胞功能上,也体现在B细胞功能上。随着年龄的增长,唾液免疫球蛋白的流率下降,导致感染性疾病包括龋病的发生增加。有研究认为,老年人唾液中抗变链菌和粘放菌的SIgA水平浓度高于青年人,这主要是由于老年人唾液流率下降致唾液消除率下降所致。但SIgA的分泌率明显低于青年人,并且SIgA的畸变率和崩解率随着年龄增加而增高,使其口腔免疫功能低下,抗感染能力降低。老年人由于牙齿缺失增多,龈沟液减少,加上营养不良,IgG、IgM均减少。

随着年龄的增加,唾液淀粉酶的量减少,唾液变得黏稠,不利于口腔清洁,有利于唾液获得性膜的形成及细菌在牙面和口腔黏膜的黏附与定植。溶菌酶、乳过氧化氢酶及碱性磷酸酶活性均降低。

随着年龄的增加,唾液的分泌及其成分均有一定的改变,相应的也影响到唾液的功能。唾液中的黏蛋白,可保持口腔组织的润滑柔软,使咀嚼、吞咽、言语等功能顺利进行。唾液淀粉酶,能分解食物中的淀粉成麦芽糖,具有消化作用。随年龄的增加,唾液中的黏蛋白、淀粉酶含量均降低,使唾液的消化、润滑作用减弱。冲洗作用主要受唾液流速的影响,老年人唾液分泌量降低,导致其机械冲洗作用减弱,清洁口腔的能力下降,对感染和龋病的防御减弱。

随着年龄增加,唾液中的HCO3-浓度下降,使其中和H+的能力下降,pH值降低,唾液缓冲及中和作用减弱。同时以唾液为媒介的抗菌成分,如免疫球蛋白、黏蛋白、富组蛋白及一些酶类的分泌也减少,导致口腔免疫功能下降,抗菌作用减弱,易发生各种感染性疾病。唾液的黏附和固定作用将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增强,这是因为唾液变得黏稠的缘故。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3381.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