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素生成异常

(一) 激素基因突变导致其活性降低

激素突变导致生物活性降低的例子很多,如GnRH基因突变引起低促性腺激素性性腺功能减退症,AVP基因突变导致尿崩症,CRH基因突变引起促肾上腺皮质激素不敏感综合征,TRH基因突变引起促甲状腺激素不敏感综合征与过敏感综合征,TSH基因突变引起甲状腺功能减退症,胰岛素基因突变引起变异胰岛素血症,等等。

(二) 激素合酶缺陷是先天代谢性疾病的重要病因

激素合成和分泌的相关酶缺陷可导致激素原不能裂解生成有活性的激素,肾上腺类固醇激素的合酶缺陷导致活性激素的前身物堆积或性激素合成过多,皮质醇或醛固酮的合成减少(见第3篇第15章第117节)。另一种情况则引起某一激素的效应过高,如11β-羟类固醇脱氢酶缺陷使皮质醇不能转化为皮质素,大量的皮质醇与盐皮质激素受体(盐皮质激素受体和糖皮质激素受体与皮质醇或醛固酮的结合亲和力相同)结合,从而产生醛固酮过多的临床表现,称为表观醛固酮过多(AME),多为2型11β-羟类固醇脱氢酶的基因突变所致,偶尔因摄入中草药引起。

(三) 肿瘤合成的激素结构异常并伴前激素原或激素原增多

用免疫组化方法可从瘤细胞中鉴定出肾上腺素、间甲-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间甲-去甲肾上腺素、多巴胺、血清素、乙酰胆碱、脑啡肽、CGRP、CRH、VIP、PACAP、ANP、AM、SS、神经肽Y、P物质和甘丙素等。一般来说,肾上腺嗜铬细胞瘤的多激素分泌特点较肾上腺外嗜铬细胞瘤明显。类癌瘤的病因未明,此类肿瘤来源于APUD细胞,分泌的生物活性物质很多,如5-羟色胺(5-HT)、5-羟色氨酸(5-hydroxytryptophan,5-HT)、缓激肽、胃泌素、胃泌素释放肽(gastrin-releasing peptide)、降钙素、胰多肽、ACTH、CRH、GHRH、生长抑素、胰高血糖素和降钙素基因相关肽、AVP(精氨酸加压素)、神经激动素(neurokinin)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