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验案:吴志成诊治经验(淋病)

例:某男,36岁。于1999年4月来诊

主症:排尿痛,尿涩,排脓液样尿三天。病史:1周前出差在外,误入风流。事后36小时自觉尿道发痒,发热,溺尿短涩。次日出现龟头水肿,不久尿道便有脓样分泌物排出,小溲困难,滴滴而下,痛不欲生。每每须先挤出分泌物后方能排尿。全身乏力,小腹不适。检查:体质尚好,精神欠佳。龟头溃烂外翻。舌质红,舌苔黄腻,脉弦数。尿化验WBC (+++),RBC(+++),脓球(+++),血化验白细胞18 000/mm3,尿道分泌化验,找到淋球菌。分析:湿热之毒下注膀胱,故尿急、尿涩、排尿痛、尿道排出混浊黏腻之物,为膀胱气化功能失调,清浊不分,不能制约脂下流所致。舌苔黄腻,脉弦数均匀为湿热下注之征,综上述所见淋证无疑。治法:清热利湿而解毒,分清泌浊。方剂:加减萆薢分清饮。

药物:萆薢15g,乌药15g,益智15g,石菖蒲10g,茯苓15g,甘草10g,黄柏10g,车前子15g(布包),白术20g,莲子心10g,生地黄25g,木通15g,竹叶10g,栀子10g。4剂,水煎服。

二诊:尿浊大减,排尿痛止,尿涩轻,精神转佳。脉虚数。上方除栀子,加山药25g,取4剂。

三诊:诸症皆除。脉缓弱,舌净无苔,为巩固疗效,取磁石(煅,醋淬3~7次)、泽泻、滑石各50g,研面。分作20次服,早晚饭后各服10g,药服毕,化验3次均正常,追访两年半未见复发。

按:淋证初起为湿为热,治宜通清利为主。故用萆薢分清饮。萆薢、石菖蒲分清泌浊,黄柏、茯苓、车前子清热化湿,莲子心、丹参清心除烦,白术健脾化湿。患者常有心烦多寐,舌红脉数,心火偏旺,故合与导赤散。方以生地黄凉血滋阴,竹叶清心泻火,木通、甘草清热通淋,兼治尿道刺痛。此合用之妙,贵在分泌浊,清湿热,清热导水,使湿热之毒从尿中排出。但在恢复期应以补益固涩为主。

例:某男,46岁。1989年6月来诊

主诉:一个半月前住旅馆有性交史。事后不久即小便涩痛,尿频,尿急,直至血尿。并伴有小腹胀满,三四日即出现尿浊如膏脂,发热微恶寒。经用西药氨基苄青霉素及黄苄青霉素等药治疗,症状基本消失。但见形体消瘦,面容憔悴,营养欠佳,食少纳呆,精神萎靡,头晕无力,腰膝酸软,内裤屡见分泌物污染,结痂,但无不适感。查外尿道口肿胀外翻,挤压后有脓性分泌物溢出,化验后有淋球菌。舌淡苔腻,脉细弱无力。此病迁延日久不愈,致使中气不足,肾虚下元不同,脂液下泄,故见淋出如脂,形瘦,头晕无力,腰膝酸软等虚证,诊为淋证。治法:益气补中,除湿化浊。方剂:补中益气汤加减。

药物:炙黄芪40g,炙甘草10g,升麻7g,白参15g,柴胡10g,当归15g,苍术15g,菟丝子20g,附子8g,肉桂6g,炒山药25g,泽泻10g。8剂,水煎服。

二诊:尿浊大减,全身症状有所改善,脉缓弱。炙黄芪30g,白参15g,炙甘草10g,当归15g,白术20g,附子6g,炒山药20g,金樱子20g,菟丝子20g。水煎服,取6剂。

三诊:诸证皆除,舌淡无苔,脉缓有力,化验检查一切正常,恐其复发,以善其后。药物:山茱萸15g,炒山药20g,茯苓15g,泽泻8g,熟地黄20g,车前子8g,鹿角胶10g(化服),菟丝子20g,肉苁蓉15g。10剂,水煎服。服毕,追访至今,未见复发。

按:该患者由于病程过长,缠绵不愈,体质愈虚,而致中气不足,肾气虚损,出现淋浊如脂如膏从小便流出而毫无知觉,此气亏肾虚至极也,盖淋证何以用桂附?今非桂附而肾阳不得充,非参芪而中气不得举。故用补中益气加以补肾之品,收到满意的疗效。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1254.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