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动机:调整社会情绪

社会动机是驱动人的社会行为的最基本力量,是以心理内驱力和心理需要为动力源泉而形成的促进行为主体朝向一定目标的内在动力(70)。吸毒行为的发生也受社会动机的驱动。从社会心理学的维度解释吸毒行为,从社会动机视角切入是一种尝试。笔者认为,南京吸毒人群吸毒的社会动机是借助毒品调整他们的社会情绪。吸毒人群自身社会免疫力低下,在成瘾习性的驱动下,在不良群体的纵容与劝诱下,最终选择毒品来调整自身的社会情绪。在我国北京、哈尔滨、西安、重庆、贵州、武汉等地进行的一项阿片成瘾者初始吸毒原因的调查研究也与笔者的研究结果接近。该研究从社会、身体、心理及追求四个方面分析初始吸毒原因,结果表明:在初始原因上,好奇心驱使、负性生活事件的影响造成吸毒。(71)这项研究从另一侧面揭示了好奇心等心理渴望(正性社会情绪)与负性社会情绪对个体走上吸毒道路的重要作用。

何谓社会情绪?社会情绪是在情绪概念基础上提出的概念。情绪是主观因素、环境因素、神经过程和内分泌过程相互作用的结果。(72)会出现愤怒、焦虑、害怕、内疚、羞愧、悲伤、羡慕、嫉妒、厌恶等负性情绪,也会产生快乐、自豪、欣慰、希望、爱、同情等正性情绪。美国学者詹姆斯和丹麦学者朗格对社会情绪进行了研究,他们认为,社会情绪既包含身体变化,也包含我们对社会环境的体验,所以,个人的经历和社会情境有助于我们确定自己在某种场合应具有的情绪。(73)他们的观点颇有见地。情绪不完全是心理概念,一些情绪,尤其是和负性情绪有关的一系列失望、郁闷、后悔等复杂情绪,除了身体因素以外,笔者认为有很大可能也包含社会因素。有研究表明,与人们的工作、居住环境、社会交往以及所有参与的活动有关的各种社会心理因素,都能引发不良社会情绪的产生。由于这些因素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因此能够引起较长时间的不良社会情绪,从而易使人们陷入各种适应性疾病之中。(74)

归纳而言,社会情绪是情绪概念的子概念,包含身体变化,也包含我们对社会环境的体验,是个人的经历和社会情境共同作用所产生的一种结果。笔者认为,调整社会情绪会成为一个人尝试毒品的社会动机。社会情绪的调整,在笔者看来,分为应对负性社会情绪和加强正性社会情绪两类。

有研究表明,使用毒品来避免有害或者负性情绪状态(例如,焦虑、抑郁、不安、孤独、无聊)的人与使用药物加强正性社会情绪(也就是说,他们在寻求刺激)的人相比更易成瘾。(75)在本研究中并没有展现出很明显的不同。从吸毒个案资料来看,吸毒个案应对负性情绪状态吸海洛因的数量有25例,通过海洛因加强正性情绪的个案数量为25例,4例个案吸食摇头丸加强正性情绪:

表18 吸毒人群吸毒的社会动机统计表

吸毒个案 社会动机
个案1 正性(好奇)
个案2 正性(好奇)
个案3 负性(痛苦减肥)
个案4 负性(空虚、心情不好)
个案5 负性(离婚心情不好)
个案6 正性(刺激)
个案7 正性(感觉不错)
个案8 正性(好奇)
个案9 负性(无聊)
个案10 正性(好奇,感觉好)
个案11 正性(好奇)
个案12 负性(无聊)
个案13 正性(朋友劝)
个案14 正性(朋友劝)
个案15 正性(好奇)
个案16 负性(心情不好,压力大)
个案17 正性(玩玩的心态)
个案18 负性(赌气)
个案19 负性(不平衡对社会不满)
个案20 负性(心情不好)
个案21 正性(好奇)
个案22 正性(摇头丸)
个案23 正性(好奇好玩)
个案24 负性(关节炎-止痛)
个案25 负性(心烦意乱、不愉快)
个案26 正性(渴望摇头丸一样感受)
个案27 负性(痛经、生病)
个案28 负性(肚子痛)
个案29 正性(吃吃玩玩)
个案30 负性(难过、心情不好)
个案31 负性(能够减少睡眠不好问题)
个案32 负性(心情烦的时候)
个案33 正性(男朋友带)
个案34 负性(发高烧)
个案35 正性(提高生活质量)
个案36 正性(朋友劝、自己好奇)
个案37 正性(很飘的感觉)
个案38 正性(好奇)
个案39 正性(飘一下)
个案40 负性(心情不好)
个案41 负性(无聊空虚)
个案42 正性(摇头丸)
个案43 负性(避免难受)
个案44 负性(治疗哮喘)
个案45 负性(很闷的)
个案46 正性(摇头丸)
个案47 正性(追求快感)
个案48 负性(排遣事业失败的痛苦)
个案49 负性(肚子痛)
个案50 负性(压力大)
个案51 正性(朋友带、自己好奇)
个案52 正性(摇头丸)
个案53 正性(好奇)
个案54 正性(摇头丸)

社会动机之一:是指应对负性社会情绪

应对负性社会情绪行为,是指社会成员在社会生活中,由于各种社会原因产生了压力和创伤,这些压力和创伤使个人体验到强烈的负性社会情绪,如羞愧、持续的恐惧和焦虑、空虚、无聊、郁闷、被拒弃感、被遗弃感、不适应、无能感、无助感、孤独感和失望等社会情绪,为了消除、排遣或者发泄这些社会情绪而采取的一种应激(76)行为。每一个人都会面对一些生活事件,比如父母离异对自己造成的创伤、父母教育上给自己带来的创伤、学校中的各种心理压力带来的压抑挫折感、情感中的创伤如失恋、事业上的不顺利带来的挫折感,与人交往中的不愉快、生活上的不如意等,这些都会导致个人创伤的发生。当然,生活中我们也会分享到许多的积极事件,但积极事件不易产生诸如被刺伤、被抛弃、被拒弃、羞愧、情感低落和不适感。

根据1990年版的《韦伯斯特新世界词典》,创伤被界定为两种形式,即身体伤害和情绪打击,常常伴有持续的精神作用。无论创伤是源于物理的、情绪的或性的滥用,还是源于战争、饥饿或瘟疫,它都能改变个人处理生活的方式。尽管早年经历过压力和创伤有可能帮助个人发展出一个成熟的大脑来应对和适应危机四伏的世界,但相伴而生的是创伤体验在很大程度上会改变人类的行为,有时甚至妨害个人去处置一些不适当的行为。根据当前的科学推断,儿童期的创伤体验能改变脑内的神经通道,进而改变个体脑功能的作用方式。创伤可由各种经验或事件引起,引起创伤的各种事实包括持续的贫困、酒精滥用、恶劣环境、被忽视、被遗弃、刻板陈腐的生活、情绪泛滥、智力滥用和精神滥用等(77)。这些经验和事件使个人体验到强烈的消极情绪,羞愧、持续的恐惧和焦虑、被拒弃感、被遗弃感、不适应、无能感、无助感、孤独感和失望。这种羞愧渗透进个人的生活,影响个人的思考、行为、情绪和所有的幸福生活。它还时常使个人故步自封并重复同样的消极行为,逐渐产生一种中毒性羞愧。所谓“中毒性羞愧”及其他的负性情绪都与成瘾的发生和形成有关。个案12就是一个有意思的案例,幼年父母的离婚给他的个性和情绪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冲动而不理智,极端行为频发,其中大部分都是不良社会情绪驱动下的不理智行为:

(个案12 男 1982年生)干到2000年,就在家里面歇一歇,也没有什么事情做。爷爷奶奶都去世了,身边只有姑姑在,但来往得也不多。离开姨娘家,就在社会上玩了。那是2000年。我那个时候有这样的想法,因为看到每次到娱乐场所去玩,看到人家消费的比较高,出手都比较阔绰,而我的消费呢,很低很低,心里就产生了落差和嫉妒心、不平衡,我就会想,他的钱是哪边来的呢?人家抽红塔山,我为什么只能抽红梅?和我一样,都在社会上混混,他怎么会比我混得好?那时候就有这个想法了。有了想法,就想尽办法,想办法赚钱。那个时候想法很多,但从来没有想过抢和偷。那个时候头脑比较简单,都是异想天开,把很多事情都想得很完美,但是到现实中去做了,却是很难很难。主要是跟着别人混混,比如说,一些当地的老板,大家比较熟悉,每年呢,送点茶叶之类的东西过去,送过去肯定是一个人情,他们肯定会给我钱或者还礼,而且只能重不能轻,类似于敲诈勒索的感觉。这中间赚一点钱。我赢了钱,别的人就羡慕了。周围和我靠近的小女孩就多了,看到大家都有女朋友,我也谈一个吧。我就处了一个,大家相处了半年多。有一次我们去找人,在一个宾馆里找人,找一个男的,我女朋友和这个男的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等于是她家哥哥的一个儿子,但是我呢进他房间的时候,就看到他们两个人床对床坐着,当时心里就有一点不舒服。当时就有一些想法,但也没有让她和我解释。就上去把他打了一顿,打得比较严重,后来他就报了案,但是我根本不知道他报案,大概过了七八天吧,我就到乡下去玩玩,正好那天给公安员抓到了。有一天,我的一个朋友从南京回去,回到高淳,打个电话给我,说他回来了。他就让我到他那边玩。我是晚上11点多钟去的,玩到了晚上两点多钟。我家老婆就打电话让我回去。我就回去了。到了5点钟,他又打电话给我,让我过去吃一点东西。那个时候本身我就睡不着,一提到吃那个东西,我就来劲了。我就过去了。我们躺在床上抽过了看电视,好像是别人举报的,就有派出所的过来了,就把我们抓走了。我那个朋友等于已经戒过一次了。他被送到劳教所,两年;我呢,当时不理智,就吞了3个钥匙,吞了以后,就把我送到医院去了。说要开刀,说有一个钥匙钩在肠子上面,另外两个钥匙能钩出来。我死活不肯让他们钩。我说放了我,就钩。他们就告诉我,你在派出所出事情有责任,如果你配合我们,等钥匙拿出来,我们包你没有事情。我家里人在旁边也哭啊什么的,我感觉心里也有点难过伤心,就同意钩了。他们就钩了两个出来。剩下一个出不来。也不知怎么搞的,过了一天,医生就说没有事了,能够拉出来,不要开刀了。我一想,完了,肯定要被送到这边来了。我就被送到这里来了。但是当天晚上,我就找个机会跑了,住在高淳城里面,公安员跟着我家老婆,我家老婆不晓得,我老婆出去帮我买矿泉水什么的,就跟到我的宿舍了。当时,公安员从我门口走过的时候,我就往楼顶上跑,跑到四楼楼顶,太高了,但是另一面有毛竹,很密,我就烦不了了,就往下跳,但是下面有公安员,围到一起就把我抓到了。进来的时候腿摔坏了。当时是吃官司吃怕了,死活都不肯来(78)

他打人、敲诈老板、吞钥匙、从四楼楼顶往下跳,一系列极端行为,与他在社会压力与社会干预下产生的负性社会情绪有关。一个人出现负性社会情绪,如愤怒、焦虑、害怕、内疚、羞愧、悲伤、羡慕、嫉妒、厌恶时,为了寻求解脱就会发生大量越轨行为,同时还可能吸毒。不少吸毒个案第一次吸毒就是在极度空虚、极度无聊、极度苦闷的状况下尝试的,无论是失恋者、生意失败者、失业者、绝望者还是身体上的疾病和痛苦等等,他们都企图从毒品中寻求解脱甚至追求幸福。结果,只有一种结局,他们都坠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而不能自拔,没有一个人能从毒品中寻到真正的解脱,片刻的欢快过后,便是更痛苦的经历:

(个案20 男 1977年生 小学文化)1996年8月出来以后,1997年我谈了一个朋友,她在京华酒店做服务员,我们谈的时间蛮长的,我在她家住了3年,在外头住了有蛮长时间的,一共谈了7年。也是要结婚的,但是我的情况在那儿,又没有房子,也没有亲戚,她家人就跟我提出来要结婚,就结不起来,那时候我学的是驾驶,买了一个车子,开呢没有开好,车子也亏了,就把车子卖了。然后今年三四月份,她提出来和我分手,她现在结婚了。我心情就不好,才开始接触这个东西。我女朋友是今年5月18日结婚的,我是6月6日被抓起来的。这中间接触了毒品,也就是在进来的前10天才抽的。以前从来没有吸过。她结婚三四天以后,我就很不舒服,就接触了毒品。她那天结婚我去的。也不是很痛苦,时间长了就淡忘了。但是之后,心情不好,是我自己要求搞一点,玩玩,这个东西嘛,以前也听说过的,我和她(个案19)要的东西,自己搞的。吃了以后也没有什么感觉。(79)

(个案5 女 1974年生 高中)我妈妈也去世了。她是2001年因为脑溢血去世的。……等三个月以后,我们把离婚办下来了,就我一个人了,心里面就难过,就抽了。所以,我抽的原因都是因为他。因为我心里面难受,摆脱不了,和他这么多年了。我1990年就认识他了,这么长时间了,一下子适应不了。就是到现在,我还是没有适应过来。我们是2002年11月离婚的。(80)

(个案11 男 1982年生 初中)那个时候,他们(父母)总讲总讲,嫌烦,有的时候抽的都是怄气抽的,他们天天烦死了,搞得像对小孩一样的,就抽粉去了。(81)

上述三个个案只是众多吸毒人群中的几个案例,不难发现(见表18),25例吸毒者的负性社会情绪,8例来源自身生理上的病痛,17例来自社会心理原因导致的情绪失调,表现为心情不好、压力大、排遣痛苦、失恋离婚后的情绪低落。基于定性资料,笔者认为,南京吸毒人群将吸毒作为他们治疗、调整不良社会情绪的方式,用海洛因来应对负性社会情绪是一个站得住脚的理论观点。

吸毒行为反映了吸毒者对创伤引起的负性社会情绪的应对策略。而应对不良社会情绪可以引发吸毒这一观点在国外已有研究证实(82),同时吸毒和其他成瘾行为又是导致创伤的重要事件。因此,负性社会情绪与吸毒的关系是交互的,即互为因果的。比如人们都知道的一句俗语“借酒浇愁愁更愁”,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应对不良情绪与对威胁的适应有关,或者用一个更为积极的词语来说,与对挑战的适应有关。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常将应对不良情绪与诸如考试、离婚或关系破裂、努力支付生活费用、经常来往于拥挤的道路以及面对自己厌恶的人或事等相联系。需要指出的是,这种应对已经被描述为一系列的消极感受。考试失败会体验到羞辱感和羞愧感,关系破裂会引发深深的失落感和懊悔,不能维持生计会导致挫折感和愤怒,在拥挤的道路上行驶会让人感到挫折感和焦躁,人际关系冲突会使人产生轻蔑和厌恶。如何应对这些情绪呢?吸毒人群在成瘾习性的驱动下,在不良群体的纵容与劝诱下,加之自身社会免疫力低下,最终选择毒品作为他们应对负性社会情绪的途径,就变得顺理成章。

社会动机之二:加强正性社会情绪

与应对负性社会情绪不同,吸毒者对毒品的好奇和痴迷,希望从毒品中间获得一种比较“嗨”的感觉,在笔者看来是一种正性社会情绪的加强。加强正性社会情绪行为,是指社会成员在个人生活和社会特定情境作用下通过一些社会行为寻找刺激、寻找快感,达到高峰体验的一种激励与刺激行为。这种社会情绪在正常社会状态下,是很难通过社会交往、互动来得到。只有在药物的作用下,在毒品这个虚幻的天堂中,才能找到。海洛因和摇头丸都是如此。

南京吸毒人群中的25例吸食海洛因的个案和4例摇头丸个案通过吸毒来加强自己的正性社会情绪,寻找刺激、寻找快感。他们表现出对毒品的好奇和渴望。因为毒品的确可以带来情绪的改变。研究表明,阿片类对个体情绪有着明显的影响,这种作用迅猛、强烈而短暂。不少海洛因依赖者这样描述他们用药体验:“当药品注入后,立即有强烈的快感(一种温暖的感觉)自下腹部向全身扩散。同时有些人会觉得皮肤痒感,抓骚时特别舒服。在注射后的短暂时间内,快感非常强烈,与性高潮相似,人显得特别宁静、安详、温暖、快慰、欢愉,且幻想奔驰。这种强烈的快感持续时间大约一分钟,其后进入似睡非睡的松弛状态。”(83)

这种强烈的快感是每一个吸毒者所追求的最高境界,也就是“飘”的感觉。他们尝试毒品来加强日常生活中很难体验到的这种高峰体验,寻找极度的快感,情绪亢奋,愈仙愈醉,醉生梦死。笔者访谈的个案也描述了毒品对自己的正性情绪的加强作用:

(个案10)第一次抽完,精神好得不得了,是舒服,就这种感觉。连着好几天出去转、出去玩,浑身都有劲,心情也好。所以对我呢,吸引力很大。

(个案37)我第一次吃了,就感觉自己像神仙一样的,感觉在天空中一样的,好像舒服得不得了,很飘的感觉。

摇头丸的感受也是这样吗?个案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个案19)人家不是常说嗨大了嘛?大了以后,就上了另外一个空间,那个世界好像比我们这个世界美好得不得了,漂亮得不得了。我自己感觉,大了以后啊,人最大的体验就是这个。在现实世界中我们不是很熟悉,但是大了以后,我们就很亲切,就好像是多么要好的朋友一样。用这种境界来放松和娱乐。也许是现在的人太假了,在这种境界中,感觉人比平时亲切。(84)

(个案42)我给你形容一下,一般我们都是手搀着手,跟着音乐,我的动力和劲头都是别人不能比的。像她们有的时候嗨大了,就会产生种种幻觉,就感觉开着跑车,很过瘾的感觉。(85)

这些典型个案的资料,让我们不难发现,吸毒人群对于自身正性社会情绪,更多的是通过吸毒行为来实现高峰体验。这种高峰体验是一种生理和心理的高峰体验,体验带来的快感成为他们下一次继续吸毒的原动力,而渴望继续体验这种比较嗨的快感又促使他们不断增加毒品的使用剂量,刺激—快感—再刺激—快感加强……生理—心理依赖的过程,不断加强这种情绪和情感,在毒品世界中间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2756.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