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人群与艾滋病感染

吸毒行为与艾滋病的传播存在密切关系。我国累计报告和现存活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中,约四分之一是因注射毒品而传播的,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海洛因成瘾者共用未消毒的注射用具。近年来,虽然传统的海洛因成瘾者在逐渐减少,但新型毒品使用者的数量却呈现上升趋势,某些新型毒品的特殊药理作用可导致使用者性欲亢进,出现多性伴、性暴力和不使用安全套性交等高危性行为,为艾滋病病毒的传播提供了“温床”,成为经性接触途径传播艾滋病的催化剂。

吸毒者容易感染艾滋病病毒的高危行为包括以下几方面。

注射使用毒品,共用注射器

药物成瘾者使用毒品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有的人在开始使用毒品时就采用注射方式,有的药物成瘾者开始时用“唆吸/烫吸”的方式,吸毒一段时间后则改为注射的方式。因此,采用注射方式使用毒品,在注射毒品使用中共用注射器是感染和传播艾滋病病毒的重要渠道。自1989年底在我国云南省瑞丽市的注射使用毒品人群中成批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以来,随后的十余年中我国监测到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例逐年增加,这些感染者和患者中大部分为注射毒品者。

共用注射器吸毒感染艾滋病
男人瞎冒险,危害一大片

我国多个地区的注射毒品者共用注射器的比例很高,可达60%~99%。其他一些调查中发现,在注射使用毒品人群中,与他人共用过注射器的比例为74. 5%~89. 2%。云南省建档的2355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有2065例注射毒品者,他们中67%的人经常与别人共用注射器,21%的人偶尔共用注射器。在四川、广西和贵州等省的部分注射毒品人群中,艾滋病病毒感染率分别达50. 0%、43. 1%和34. 8%。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云南省的部分注射毒品者中,艾滋病病毒感染率高达80%。

多项调查显示,在城市的注射毒品者中,他们大多数注射器的来源主要是药店和私人诊所,多数情况下他们只使用自己的注射器,但在“瘾发”而药店和诊所又已经关门的情况下,他们也会借用别人的注射器,或者将自己的注射器借给别人使用。农村的药物成瘾者大多数不能够及时获得注射器,也很少能够承担得起注射器的价格,因此他们中的共用注射器现象更为普遍。药物成瘾者大多数不消毒注射器或不知道如何正确消毒注射器。

研究表明,高死腔注射器比低死腔注射器留有更多的液体和血液,如果共用高死腔注射器,其传播HIV的危险更高。因此,需要教育药物成瘾者使用低死腔的注射器。同时,在针具交换项目中也应提供低死腔的注射器,以减少HIV的传播。

不安全性行为

吸毒者的性活动有两个主要特征:一是多性伴、存在商业性行为等;二是安全套使用率非常低。

国内多数调查表明,阿片类药物成瘾者中拥有两个以上多性伴的人数比例较高,且他们在性行为中使用安全套的比例较低。对云南、四川两省1680例阿片类药物成瘾者的调查显示,在过去一年中,有709例“同配偶以外的人(临时性伴)发生过性关系”,占被调查总数的42. 2%。709例中平均每人同5. 2人发生过性关系。他们中有48. 9%的人在性活动中从来不使用安全套。

吸毒人群不安全性行为

四川省绵阳市对688名阿片类药物成瘾者进行行为学监测以及梅毒和艾滋病病毒检测,结果分现,44. 9%的药物成瘾者有过嫖娼行为,他们中76. 4%的人不使用安全套,每次性行为都使用安全套的人只有2. 9%。四川省西昌市602名阿片类药物成瘾者行为学调查表明,在行为综合监测的375例药物成瘾者中,有非固定性伴的150人,占40%,与非固定性伴不使用安全套的114人,占82%。最近一个月用金钱(毒品)换取性的男性药物成瘾者占36. 1% ( 100/277),用性换取金钱(毒品)的女性药物成瘾者占34. 7% ( 34/98),在这134例药物成瘾者中,与暗娼/客人发生性关系时不用安全套的有102人,占76. 1%。

云南一项对306例药物成瘾者吸毒行为及艾滋病病毒/艾滋病的知识、态度和行为调查发现,被调查的药物成瘾者中79. 6%的人有两个以上性伴侣,其中37. 7%的人有几个( 2~4个)性伴侣,有41. 9%的人有多个( 5个以上)性伴侣。他们/她们在性活动中从不使用和偶尔使用避孕套的占83. 2%。在昆明市369例药物成瘾者的行为综合监测中,最近12个月内与非固定性伴有性行为的占36%,最近1个月与商业性性伴有性行为的女性为21%,男性注射毒品人群最近1次与商业性性伴使用安全套的只有21%。

国内外多项研究显示,苯丙胺类药物与艾滋病病毒感染有着密切复杂的关系。苯丙胺类药物是导致中枢神经兴奋的精神活性物质,使用后可以使人产生持续、高度的兴奋状态,并有明显的性冲动,因此使用者发生性行为的可能性较大。

有调查显示,80%的苯丙胺类兴奋剂使用者在药物状态下有过性行为,且伴有性行为时间较长、多人性行为和性暴力等现象,但在药物影响下,他们的安全套使用率却非常低、或容易出现安全套滑脱等情况。

在这样的药物作用和亚文化行为模式影响下,苯丙胺类药物使用者感染、传播艾滋病的高危险行为和艾滋病病毒感染率明显高于一般人群,他们正在逐渐成为艾滋病等性传播疾病的潜在高危人群。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7065.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