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发糖尿病的危险因素:遗传、肥胖、糖调节、代谢等

遗传因素

遗传学研究结果发现,患2型糖尿病的父母中,其孪生子都有糖尿病的一致性占88%,说明糖尿病受遗传的影响。家系研究结果发现,母系遗传约高于父系,先证者母亲患糖尿病的几率是父亲的2倍;母亲有糖尿病的人群,子女的患病率为56%,父亲组为49%。

流行病学研究证实,糖尿病家族史是糖尿病独立的危险因素,糖尿病具有明显的家族聚集性。国内资料的总体上显示,糖尿病患者中,有20%的人有家族史,家族史阳性的人群患病率为5. 12%,而阴性者为1. 75%,家族史阳性的危险性是阴性的3倍。“十五”攻关的结果显示,家族史使糖尿病发生的风险增加了近4倍之多。

家庭聚集性反映了糖尿病的遗传易感性。在环境因素的协同作用下,如生活方式改变,社会老龄化等因素的影响下,糖尿病迅猛上升的形势下,势必增加患病的风险,应当引起足够的重视。

肥胖

现今糖尿病的增多,与肥胖人群的增多呈平行关系。肥胖与2型糖尿病的关系,几乎在所有的研究中(无论横向还是纵向,不同国家和地区)均得到证实。肥胖是热量摄入过多,而体力活动相对不足造成的后果。肥胖,尤其是腹部肥胖,导致机体胰岛素抵抗,进而引起糖尿病的发生。研究发现,当体重超过理想体重的30%~40%时,胰岛素敏感性下降约50%。我国流行病学资料显示,超重或肥胖人群的糖尿病患病率为3. 37%,体重正常或消瘦者为0. 76%,两者的相对危险性为4. 4倍,糖尿病人群中有一半的人超重。2001年北京的数据显示,随体重从正常、超重到肥胖,高血糖(空腹血糖≥110mg/dl)的患病率可成倍增长,男女分别为5. 26%、9. 25%、15. 60%和3. 57%、10. 44%、17. 72%。美国印第安人中的糖尿病患者肥胖患病率可达90%以上。瑙鲁岛国的居民以肥胖为美,该岛居民的糖尿病患病率由20世纪60年代的2%增加至70年代的40%左右,是全球患病较高的地区。

糖调节受损

空腹血糖受损(IFG,空腹血糖水平为110~125mg/dl)和糖耐量异常(IGT,餐后2小时血糖水平为140~199mg/dl),目前被称为糖调节受损(impaired glucose regulation,IGR),是糖尿病发生的危险因素。前瞻性研究发现,大约1/3的IFG或者IGT的人群会在6年内发生糖尿病,而同时有两者的人群有2/3会在六年内发生糖尿病。美国糖尿病协会(ADA)把IGR称为糖尿病前期,认为在此阶段,糖尿病是可以通过生活方式和(或)药物的干预而得到有效预防或者延缓,是糖尿病预防的目标人群。

代谢综合征及代谢综合征组分异常

近年来,随研究资料的积累,也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认为,代谢综合征(MS)能预测糖尿病的发生,也是糖尿病的高危因素。2005年国际糖尿病联盟公布了以腹部肥胖为中心的MS全球统一的定义,IDF标准为中心性肥胖(男性腹围≥90cm,女性≥80cm)合并以下4个指标中的任意2项:

  1. 三酰甘油水平升高,TG>1. 7mmol/L,或已接受相应治疗;
  2. HDL-C水平降低,男性<1. 03mmol/L,女性<1. 29mmol/L,或已接受相应治疗;
  3. 血压升高,收缩压≥130mmHg或舒张压≥85mmHg,或已接受相应治疗或此前已诊断高血压;
  4. 空腹血糖升高,空腹血糖≥5. 6mmol/L,或已接受相应治疗或此前已诊断2型糖尿病。

这个定义的公布,标志着MS以胰岛素抵抗/糖尿病为中心,转变为以肥胖为中心,是人们对MS一个全新的认识,也进一步确立了MS对糖尿病的预测价值。

MS具有预测糖尿病的价值,研究也发现,MS与糖耐量异常(IGT)也有较强的相关性。由于餐后血糖试验无论在人群中,还是在临床运用上都存在难度,因此,MS能预测IGT的这种结果,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糖耐量试验(OGTT)的不足,有专家已经呼吁,应当把MS人群看成是糖尿病的高危人群,也是OGTT试验的候选人群。

除肥胖与糖尿病的关系已经有大量的报道外,作为MS的构成组分,高血压和血脂异常与糖尿病也相互关联,有大量的研究结果。1994年全国调查数据表明,我国高血压患病率为11%,高血压人群2型糖尿病的患病率估计有10%~20%,远远高于非高血压人群。2型糖尿病患者30%~50%合并有高血压。国外资料报道,糖尿病患者中高血压的患病率是非糖尿病的3~4倍,30%~40%的糖尿病患者有高血压,并且发现83%的高血压患者有糖耐量减低或肥胖。血脂异常也与糖尿病相关。杨文英教授的研究结果发现,高甘油三酯是2型糖尿病的预测因子。国内的研究还发现,血脂异常人群糖尿病患病率可高达18%,而糖尿病人群50%以上有血脂紊乱。MS 5个指标相互关联,同时存在,可能有共同的机制,但这种论点还在进一步研究中,但不管如何,它们的出现,就是对糖尿病高危险性的提示。

其他因素

糖尿病患病率在同一国家和地区随经济发展而成倍增加,经济发达地区高于经济落后地区,城市高于农村等现状提示,社会经济的状况对糖尿病患病的影响。经济的发展对人们生活水平的改善,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但是,也使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改变,饮食摄入和体力支出不平衡,在很大程度上造成肥胖增多,进而引起糖尿病患病增多。经济发展和社会转型使糖尿病患病增多呈世界性的趋势,一些发展中国家经济水平的改善所带来的糖尿病快速增长,尤其是中青年人群糖尿病患病的大量增长,是21世纪初至21世纪30年代糖尿病患病的主要特点。

糖尿病的行为危险因素中,除活动减少以外,吸烟与糖尿病有独立相关性,日本、芬兰、韩国和美国的研究结果基本一致。美国的研究结果显示,中度饮酒人群的患病率低,而不饮酒和饮酒量过大者,糖尿病患病风险较高。

在女性,巨大胎儿分娩史是糖尿病患病的重要危险指标,潘长玉对我国糖尿病数据分析结果表明,无巨胎分娩史女性2型糖尿病患病率为2. 33%,阳性者为7. 26%,相对危险达3倍。出生低体重也是2型糖尿病的危险因素,且与家族史具有一致性。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6497.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