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组令人触目惊心的数字

关于伪满洲国的鸦片收缴情况,目前还没有完整的统计资料。不过,《满洲国史分论》的作者提供了这样一幅统计图(图4)。

 图4 伪满洲国鸦片收缴概况

图4 伪满洲国鸦片收缴概况

资料来源:江口圭一著,宋志勇译:《日中鸦片战争》,天津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101页。

根据这一资料,1933年到1945年,伪满洲国在12年时间内一共收缴了6820万两鸦片,伪满洲国1936年以后1两等于50克,合计3410吨,按照每人每年平均吸食30两鸦片计算,仅供2273333人吸食鸦片一年。这个数字与事实有很大距离,不可信。

1938年,中央社报道:“据去年日方发表,全部登记烟民有1300余万人,占东北全人口1/3以上,而年龄从20岁到35岁的,占全部烟民的70%强,整个的东北已成烟毒化世界,东北的青年快多成为敌人毒化政策下的牺牲者了。”(64)我们没有查阅到这个数字的原始根据,战争时期作为宣传材料,可能有所夸大,也不可全信。

根据1944年日伪政权的登记,鸦片烟毒患者有100万人,未成年人吸毒者不在此列,估计约有50万人,一项调查研究认为未登记的潜伏瘾者约有120万人,三项合计,伪满洲国的鸦片烟毒患者约有270万人,比日本占领前的烟毒患者20万人增加了250万人。(65)若以总人口3000万左右推算,吸毒人数约占9%。(66)在如此广大地区毒品患者达到如此高的比率,这在人类历史上的任何地区、任何时期都是极为罕见的事例。

日本侵略者利用鸦片、吗啡和海洛因这种软武器大量制造烟毒患者,其罪恶目的无非是彻底摧毁中华民族的反抗精神,大量制造鹑衣鸠面的残废之人,企图永远占领中国的领土,长期奴役中国人民。一个人过量吸食鸦片和注射吗啡,就会出现比较严重的中毒病症,当即休克死亡。根据伪满洲国禁烟总局的统计,从1939年开始登记,到1944年,6年间服用鸦片、吗啡中毒死亡的人数有74000人。从1932年到1938年,虽然没有登记数字,这7年间中毒死亡的人数当也不下7万人。从1933年到1944年的13年时间内,伪满洲国因过量服用毒品死亡的人数大约为15万。(67)日本侵略者在中国占领区实施毒化政策的根本目的就是要灭绝当地的人民,鸦片、吗啡乃是殖民者的帮凶,是杀人不见血的软武器。鄂伦春民族在“九一八”事变之前人口有4000人,由于鸦片烟毒严重泛滥,到1945年8月仅剩900多人。

日伪统治者以低价收购鸦片,又以高价售出,因而获得大量利润。按纯度90%以上,1936年以前列为一等,收购价格:1933年为1元,1934年为1.05元。从1937年以后则列为特等,收购价格:1937年为1.30元,1944年上涨到2元,1945年为2.40元,13年中上增长率为140%。而销售价格增长更大一些,1933年每两为40元,1945年则为150元,增长率为275%。(68)

下面是一组关于伪满洲国鸦片税收的资料:

“1932年,鸦片纯收入370000元,占伪满全国收入的0.2%,1934年增至5465000元,占全国收入的2.6%,1937年增至26480000,占伪满总收入的8.5%,1939年鸦片的收入达到33932000元,占全满财政收入的5.6%,占专卖税的50%,到1940年鸦片收入已达1.26多亿元。”(69)

“鸦片专卖利润1936年度为1331万日元,占全年度总收入的5%;1939年度为3393万日元,达5.6%。”(70)

1935—1936年伪满洲国登记的瘾者约有60万人,“每人每年预定配给20两,共1200万两(其中纯鸦片960万两,料子240万两,每两配给价格8元,共为96600万元),除收买鸦片及料子原价与杂费等,纯益约5000万元以上”。(71)

1938年,“鸦片专卖价格:配给瘾者价格每两8元钱,1200万两,共收入9600万元,去掉收买价格与料子价格3432万元,净纯益金6168万元。以上是表面上的利益。至于200万两纯鸦片制造吗啡67万两,每两40元(伪满配给价),计算为2680万元”。(72)

“而1937年的鸦片专卖收入为4780万元,1938年则为71045200元,1939年为90908400元,均是年收入中仅次于关税收入的重要财源。”(73)

“1932年的专卖收入为19409637元,至1936年则增至37692641元。”(74)

1945年的预算高达227013200元,与前一年比较,几乎又翻了一番(表15)。毒品成为日本以战养战的重要经济来源,成为傀儡政权赖以生存的财政支持。

表15 伪满洲国1944年与1945年鸦片预算收入额比较表

伪满洲国1944年与1945年鸦片预算收入额比较表

资料来源:中央档案馆编:《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档案选编·东北经济掠夺》,北京:中华书局,1991年,第851~852页。

根据以上资料,我们编制了下表,其中虽然仍有缺项,但大致可以看出伪满洲国鸦片税收情况。从1932年到1940年仅仅通过垄断生产、销售鸦片一项就获利73745220美元(表16)。1944年与1945年是预算数字,不是实际数据。这两年通货膨胀相当严重,很难依据这些资料折合美元。

表16 1932—1945年伪满洲国鸦片专卖情况收益一览表

1932—1945年伪满洲国鸦片专卖情况收益一览表 

资料来源:Ⅰ栏中的资料主要依据李作权的《伪满洲国的鸦片政策》和卢元善的《鸦片毒害获得巨额财政收入》,详见孙邦主编《经济掠夺》,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683~701页;伪满国务院总务厅:《政务概况报告书》1937年3月,上卷,第139页。Ⅱ栏中所列举的数据为估价或预计征收量,资料来源是John R.Pritchard and Sonia M.Zaide, eds.,op.cit.,p.4750;王秉忠等人的《东北沦陷十四年大事编年》,第481页。Ⅲ栏是根据前两组资料选取的数据,主要以Ⅰ为主,缺项则选取Ⅱ。满元与日元同值,日元对美元的汇率,请参考本书表2。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2678.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