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强奸

约会强奸的概述

约会强奸(date rape)有时也称为熟人强奸(acquaintance rape)。约会的人当然多数是熟人,但也未必如此,网络恋情的人约好见面,也有被强奸的,但是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熟人,熟人强奸也不一定属于约会强奸,其实两者是有些区别的,熟人强奸是用来区别被陌生人强奸,而乱伦和针对儿童的强奸通常属于熟人强奸。约会强奸最好还是单独使用,用来表达有恋爱关系的男女之间发生的强奸行为。

约会强奸与熟人强奸时常发生,但只是在近二十年才有媒体和社会学家注意到这些未经同意的性关系类型。自19世纪60年代末开始,女权主义者强辩说强奸是一种严重的社会问题。除了为强奸受害者提供更好的治疗和修改法律的工作外,妇女运动对强奸的定义和原因的传统观点提出了挑战。

一直被普通接受的观点是:一个人只能够被陌生人强奸,而强奸犯通常使用凶器并威胁要伤害或确实严重伤害了受害者的身体。这种陈腐老套的强奸包括女性必须在夜里受到惊吓和袭击以及在黑暗的小巷里或树丛中被强迫发生性行为。在相识者之间发生的强迫性行为通常不被看成是强奸。在高中和大学生里的调查表明,很多学生并没有把发生在相识者之间的强迫的性行为当作是强奸。例如,他们部分地判断一个男人强迫他的约会对象发生性行为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使他产生性兴奋,她引诱他发生性行为,说愿意与他发生性行为而后又改变了想法,而他在她身上花了很多钱,或者他们已经约会了很长时间,对一般的成人调查表明有些类型的女性是性伤害的合法目标。例如,如果一个女人被当作是“爱招惹他人”、“经济的剥削者”或“放荡的人”,她就经常会被看作是性剥削的合法目标。一般具有“道德水准高”和“声誉好”的女性被认为是真正的强奸受害者。

约会强奸发生率

获得准确的约会强奸和熟人强奸发生率(发生在一个特定时期内的人数)和流行情况(已经被强奸过的人数)的统计学数据一直是一个难题。专家们一致认为这种强奸是各种犯罪中报案率最低的犯罪之一。很多受害者对公开承认受到强奸而感到窘迫和害怕。在向警方或法院诉说她们的经历时,受害者常抱怨受到冷漠的对待及让她们感到自己比攻击她们的人受到更多的责备。得到准确统计也受到另外一种阻碍,即一些罪犯和受害者不能准确的定义在熟人强奸中是否使用了暴力。然而,很多研究表明,约会强奸和熟人强奸是非常常见的,这的确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两个最早的调查是在20世纪50年代进行的——甚至比60年代第二次女权运动浪潮还要早。调查开始于1956年秋天,吉恩·凯宁(Eugene Kanin)发现262名女大学生中有13%报告说在其高中高年级时遭受过暴力性行为未遂的情况,而凯宁和克利福德·基尔巴特利克(Clifford Kirkpatrick)发现292名女大学生中有21%报告说在1954至1955年度中受到过暴力性交未遂的侵犯。在这两个研究中,暴力企图大多数由男性发起,他们是被侵犯女性的稳定约会对象或未婚夫。其他性侵犯者属于第一次约会或偶尔约会的人或给他们提供临时住处的人。

在一项包括32所高等院校6000名男性和女性大学生在内的性侵犯和性受害的发生率和流行性的综合性研究中,玛丽·考斯(Mary Koss)和她的同事发现,女性有27.5%报告说她们有过被强奸的经历,而男性有7.7%报告说他们有过符合法律定义的强奸行为,其中包括强奸未遂。女性报告被强奸的经历与男性承认强奸之间的分歧涉及暴力性行为问题,这可能由于:①女性将不是大学生的性侵犯者包括在她们报告的性侵犯者之内;②男性和女性对这种暴力性行为的经历报告了不同的百分比;③男性不愿意承认或不知道他们所使用的暴力性行为手段是否被定义为强奸。在考斯的研究中,已经报告的强奸中有89%是由女性相识的男性所为,超过半数发生在约会时。只有5%的强奸报案,而75%的女性并没有将她们被强暴的经历当成是强奸,这可能是因为社会对强奸的受害者有消极的反应或因为强奸受害者本身对这种事件有责备自己的倾向。

在1991年美国进行的一项由政府资助、通过电话访问4000名女性的研究支持“强奸的发生率比以往估计的更为普遍”的观点。如果来自这个研究的结果普遍用于整个美国的妇女,那么,在她们的生活中至少有1210万妇女被强奸过,只有22%的受害者认定侵犯她们的是陌生人。虽然大多数妇女没有受到伤害,但有24%受了轻伤,4%受到严重伤害。这个报告没有披露大多数受害者是否与不相识的性侵犯有关。然而,其他研究不断发现熟人性侵犯与陌生人性侵犯相比不太使用凶器或导致身体伤害。据一份对8万名明尼苏达州9~12年级的男女学生的调查,大概1/10女生和1/20的男生经历过约会暴力和约会强奸。约会暴力的发生环境有鲜明的特点,美国60%的校园内强奸发生在受害者的住所,31%发生在他人宿舍,10%发生在联谊会的会堂。

约会强奸的防御

女权主义和性教育者的目的之一就是增强人们对强奸问题严重性的自我意识并纠正很多有关强奸的错误认识。最近的研究表明,熟人强奸远比陌生人强奸更加广泛和普遍,而关系亲密者的强奸远比没有浪漫关系的熟人强奸更为普遍。研究还表明,尽管年轻的女性容易成为熟人强奸的牺牲品,但各种年龄和各种生活背景的女性都可以成为受害者,而且这些经历都具有很大的负面影响。大多数熟人强奸和陌生人强奸的受害者都报告有恐惧、羞辱、低人一等的感受以及近期和远期的行为障碍和心理障碍。

社会学家和女权主义者对约会强奸和熟人强奸的原因一直给予极大的关注。大多数人都同意性侵犯的解释是很复杂的,而且涉及生理的和心理的特性与社会文化因素的结合。女权主义者强调社会文化因素。她们强调,强奸发生在以其他暴力形式为特征的社会文化中,强奸来源于男女性别之间的不平等,男人使用强奸来建立或维持对女性的控制和奴役。另一些人则提出传统的社会化(即女性被鼓励为被动的、善良的、服从的,而男性则是主动的、支配的和攻击性的)和约会体系构成了强奸。依照这种观点,男性和女性都在被社会化,而在约会和求爱过程中却追求不同的目的,而这样的社会化就造成了一种容易发生约会强奸的逆反情景。

已经有研究对使用暴力与女性发生性行为的男性的性格特点进行调查。与不使用暴力的男性相比,这些男人在各种情况下更容易接受暴力的使用,他们坚持传统性别角色的观点,认为异性恋的性关系是敌对的,并认为玩游戏和欺骗是正常的,认为暴力是男子汉气质,对妇女持有冷淡和敌对的态度。一项对承认有过约会强奸的强奸犯的研究发现,他们是性行为高度社会化的产物,这种社会化开始于高中阶段。这些男性群体接受这样的观点,即征服女性能够提高他们的自身价值。与没有暴力的强奸犯对比,使用暴力的强奸犯有更多的性伴侣,在性行为方面更为活跃。

①胡佩诚主译.人类性学(原著Jerrold S.Greenberg Clint E. Bruess.Sarah C.Conklin.Human Sexuality).第三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0.

从社会学角度来看,要总结什么“类型”的女性容易成为约会强奸和熟人强奸的受害者一直是个难题。一些研究发现,受害者比非受害者有更多的性经验,她们报告的首次性交时间更早并有多个性伴侣。与成功地进行抵抗的女性相比,不能制止性侵犯者的女性往往在性行为方面更为被动,不太使用回避的方法,如喊叫或逃跑。

对在约会中什么能够增加暴力性行为的可能性也进行过调查。这种行为更容易发生在下列情况中:男性主动发起约会;男性支付约会的消费或车费;对性行为发生错误的交流;两个人都中度或重度醉酒。

为了减少约会强奸和熟人强奸的发生率和流行,专家建议对青少年进行更广泛的宣传和综合的性教育。性教育课程和预防强奸的节目可用来教育青少年如何切实有效地交流感情,这些包括一整套的课程——从性行为的社会化和性行为的双重标准到减少约会强奸和熟人强奸危险的实用方法。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4226.html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