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SU.TW
  2. 血液病学
  3. 血液系统肿瘤性疾病
  4. 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细胞遗传学

通过基因芯片分析,有证据表明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细胞来源于记忆性B淋巴细胞,尽管CLL细胞的Ig基因可能发生或不发生突变,其基因表达谱与其他类型的B细胞肿瘤、正常成人血中的B淋巴细胞或脐血中的CD5+B细胞皆有不同,而类似于脾脏边缘带的非幼稚B细胞。CLL基因表达谱的研究提示,CLL发生的病理途径是共同的,细胞遗传学呈相当的均一性,约70%病例出现13q-,这是单一的染色体异常,可能反映了某个未知的抑癌基因失活。除了最常见的13q-外,CLL时细胞遗传学异常还包括:12三体、11q-、6q-和17p-。17p-与抑癌基因P53的缺失或突变相关。

对CLL发病机制的研究已取得重大进展,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领域:B细胞受体,特殊的基因改变,(自身)抗原刺激和组织微环境。

已有的研究表明:CLL细胞的免疫球蛋白重链可变区(IgHv)基因组与正常成年人的B细胞不同,呈高度限定并偏倚,其产生的原因曾经认为仅仅是老年人基因作用类型不同,但更多证据提示,B细胞受体(BCR)介导的刺激起着重要作用。在表达IgHv 1-69基因的CLL患者中,发现了几乎一致的互补决定域3(CDR3)序列,而CDR3确定了BCR对多种抗原的特异性。

通过体外实验可以将CLL分为两大类,一类患者(多为未发生突变者)携带活性较高的BCR,可以传递刺激信号;另一类患者(有突变者)则对刺激无反应。由此推测:前者适于生存和增殖,后者BCR长期与抗原结合,导致去敏化和功能低下。但是到目前为止,在分子水平上尚无法解释这种差异。

近来,CLL的基因异常有了重大进展,已发现微小RNA(miRNA)在CLL的发生中起着关键作用。特异的miRNA下调,可导致转录或转录后的异常。例如:13q-是CLL最常见的染色体改变,而位于缺失部分的miRNA基因miR- 15a和miR16- 1相应丢失或下调,这两个基因对bcl- 2的转录后水平形成负调节,足以引起凋亡。而它们的丢失或下调,延长了CLL细胞的存活期。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基因是位于B细胞中的T细胞白血病/淋巴瘤癌基因1(Tcl- 1)。在转基因老鼠模型中,Tcl- 1的下调可诱发类似于人类的CLL。也有作者报告,在CLL患者中Tcl- 1的高表达伴随着IgVH未突变亚型和ZAP70阳性。更重要的是Tcl- 1的表达至少部分由miR- 29和miR-18调控。

虽然每一个CLL细胞都携带同样的单克隆BCR,但只有1%进入细胞周期,可能的解释为自身抗原与BCR结合激活了B细胞,但未能促进真正的增殖,此时细胞处于凋亡或增殖的不确定状态。这样,抗原刺激对CLL细胞进入周期仅仅创造了条件,而不足以触发增殖和分化。

CLL发生的组织微环境日益受到重视。这种微环境可能包括幼淋巴细胞、免疫母细胞和由它们聚集而成的假滤泡样生发中心(PC)。PC主要分布于淋巴结内,少数在骨髓中。有人报告PC的数量和大小与淋巴细胞倍增时间有关。在PC中,幼淋巴细胞和免疫母细胞往往被大量CD3+T细胞环绕或杂间相处。可能这些T细胞对肿瘤性B细胞的增殖,会提供短期支持,而基质细胞和其他辅助细胞则提供长期支持。

总之,BCR是CLL细胞的关键分子,抗原或自身抗原的刺激使得MBL进展为真正的CLL可能有赖于遗传学异常。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2090.html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

  • 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 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医学医院知识

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 [AD]
搜索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