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癌雄激素剥夺治疗时机

目前,关于即刻还是延迟使用雄激素剥夺治疗(ADT)前列腺癌,成为新的争论焦点。对于伴有症状的前列腺癌患者和那些处于进展期的患者而言,很显然需要采取迅速有效的治疗措施。目前而言,雄激素剥夺治疗是一个有效的治疗方法。在前列腺特异性抗原(PSA)检验流行前的那些时期里,对于那些伴随症状较少的晚期患者以及淋巴结阳性却又无医学证据证明已发生大面积转移的患者而言,何时开始进行治疗一直存在争议。在未开展PSA检验的时期里,此类患者需通过对晚期疾病分类确诊后再开始治疗,或者需等到疾病相关症状出现进展和(或)发生临床转移的时候再进行治疗。而且,那个时期的治疗方式,仅限于睾丸切除术或使用雌激素。

自从开展前列腺特异性抗原检验以来,通过对前列腺特异性抗原检验的一系列应用进行总结后,关于雄激素剥夺治疗的时机问题变得更加广泛而复杂。

(1)前列腺癌能够较早获得确诊,从而导致转移性病例的诊断比例也随之而来的出现下降。

(2)前列腺癌的治疗概念也在发生不断变化。从高级别的转移性病例(M+)或淋巴结阳性(N+)病例,发展到较低级别肿瘤指标的病例,比如pT3期肿瘤病例(镜下局部进展型)或者低Gleason评分的肿瘤。

(3)前列腺癌的复发也能够早期诊断,积极治疗后出现生化复发的相关患者例数不断增加,人们期待着能够长期存活。

在霍普金斯出版社出版的《前列腺癌根治术后前列腺特异性抗原水平增高的自然进程》一书中,我们获得了重要信息。前列腺癌转移的一般发展期的中位数时间,是在前列腺特异性抗原检查指数开始出现升高后8年左右。而转移癌恶化死亡的中位数时间,则在此基础上再增加5年。

减少疾病进展并获得更长存活期,具有重要意义。如果雄激素剥夺治疗一经确诊就使用,则疗程会比较长,并且治疗产生的副作用和治疗成本也比较高,因此必须能够证明,治疗获得的收益应与产生的不良后果相当。例如证明得出,患者能获得更长的存活期,从而弥补了雄激素剥夺治疗所产生的不良反应。

此外要解决这个两难问题,还需满足两个主要条件:①必须证明雄激素剥夺治疗能够延长生命,而这一点仍需要等待相关研究,比如与前列腺癌的发病机制及进展有关的分子途径的理论研究方面,取得重大进展;②确定个别患者的恶化风险,使其能够执行个体化的治疗方式。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4838.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