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巢抑制素-活化素系统

卵巢除能合成性腺类固醇激素外,还产生一些对其本身功能进行调控(自分泌或旁分泌调节)的激素或激素样物质。

抑制素抑制垂体FSH合成与分泌

抑制素(inhibin)为一种糖蛋白,由α和β两个亚基通过二硫键相连而成的二聚体。人的抑制素α亚基与牛、猪、鼠的相同,β亚基可有两种结构,即βA与βB。两种结构的抑制素(抑制素A和抑制素B)都具有抑制垂体释放FSH的作用。抑制素(inhibin)-活化素(activin)分泌进入卵泡液后,在局部作为自分泌或旁分泌的调节者。抑制素抑制FSH,而活化素则促使垂体FSH的释放,也加强在卵巢中的作用,卵泡抑制素可以通过与活化素结合而抑制FSH的作用。

抑制素调控卵泡成熟和排卵

抑制素的α与β亚基均由颗粒细胞分泌,但各自调控基因不同,在不同的时间和情况下各亚基的合成量不一致。两个亚基的前体蛋白经过不同部位的分子劈裂可形成分子量不同的抑制素(下图),α亚基和β亚基是以前蛋白原形成产生的。成熟的α亚基和β亚基是由其前体蛋白处理后的产物。只有成熟的或部分处理过的α、β二聚体,才有生物活性。成熟的抑制素分子量为31~32kD。抑制素A主要在黄体期分泌,抑制素B主要在卵泡期分泌。除卵巢和睾丸外,在胎盘和胎儿中也存在抑制素。另外,垂体、肾上腺、肾脏、骨髓、脊髓及大脑中也可找到抑制素α及β亚基。其生理作用是抑制垂体促性腺激素的合成和释放。抑制素是调节FSH分泌的重要因素之一,可减少垂体FSH的峰值,促进雄激素的合成,从而影响卵泡发育,参与优势卵泡的选择,对黄体的形成起一定的作用。

 抑制素和活化素的异构体(亚型)

抑制素和活化素的异构体(亚型)

抑制素测定诊断卵巢疾病

由于卵泡期抑制素B的水平与FSH水平负相关,卵巢贮备功能低下的妇女抑制素B降低先于FSH升高,因而抑制素B可能作为预测卵巢贮备功能的指标,协助卵巢早衰的诊断。卵巢功能早衰和不明原因的不育症常伴有抗卵巢抗体,患者血FSH正常,约1/3患者伴抑制素B下降和抗卵巢抗体阳性。PCOS者血清抑制素B升高,抑制素α原增加伴抑制素A下降,抑制素α原来源于卵泡膜细胞,与雄激素的合成调节有关。卵巢癌伴腹腔渗液时,腹水中的抑制素明显超过血清浓度。抑制素A和抑制素α原较低往往提示分化不良或晚期癌肿。抑制素α亚基为性索-基质细胞肿瘤的诊断标志物。

活化素促进卵泡发育并防止颗粒细胞过早黄素化

与抑制素为同类物质,活化素(activin)由抑制素的两种β亚基组成,可分为三种类型,即活化素A(βA-βA)、活化素AB(βA-βB)和活化素B(βB-βB)。活化素除存在于卵巢、睾丸和垂体外,胎盘、肝、脑和肾等组织也广泛存在。活化素的作用与抑制素相反,活化素促进垂体FSH的分泌,在FSH介导下,活化素刺激颗粒细胞内芳香化酶活性,E2产生增加,颗粒细胞表面FSH受体增加,故认为活化素以自分泌形式促进始基卵泡的发育和继续生长,防止颗粒细胞过早黄素化;在调节胚胎发育、生殖及造血方面也起重要作用。活化素对维持老年女性FSH增高也起重要作用。活化素随妊娠月份增加而上升,分娩后下降,认为活化素可能参与分娩的调节,妊娠晚期的血液水平变化可能是即将分娩的标志。

抗苗勒管素是卵泡功能和卵巢肿瘤标志物

抗苗勒管素(antimüllerian hormone,AMH)使生殖细胞(卵子)不能分化成熟,同时AMH还可抑制LH受体和芳香化酶基因的转录,阻滞间叶细胞向Leydig细胞分化,抑制类固醇激素生成酶的表达。AMH抑制始基卵泡的募集、卵泡生长对FSH的反应和依赖FSH的优势卵泡的选择。它在卵巢非优势卵泡粒层细胞的特异性表达使它成为卵泡腔大小的一种理想指标,可作为卵巢功能评价的一种新指标。AMH的作用缺陷可导致苗勒管永存综合征(persistent Müllerian duct syndrome),AMH作用缺陷的原因可为AMH基因或AMH受体基因突变。

松弛素与黄体维持受精卵着床与发育

松弛素(relaxin)是一种多肽,分子量8000Da,其结构与胰岛素相似。在卵巢、子宫、胎盘及血液中均可表达,黄素化颗粒细胞能合成松弛素,与维持黄体功能、卵子受精及着床有关。在孕期,它的作用是松弛骨盆韧带,特别是耻骨联合处韧带,抑制子宫收缩。此外,卵巢还分泌卵泡调节蛋白、P物质和前列腺素等旁分泌与自分泌因子,见下表。

卵巢产生的非类固醇激素及可能作用

卵巢产生的非类固醇激素及可能作用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3934.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