酮体测定及其意义

胰岛素严重缺乏时,尤其伴有对抗胰岛素的激素如胰高血糖素、肾上腺素、糖皮质激素、甲状腺激素和生长激素等分泌增加时,靶细胞对葡萄糖的摄取和利用减少,脂肪分解亢进,生成FFA增多,经β氧化代谢而产生β-羟丁酸(β-HB)、乙酰乙酸(AcAc)和丙酮,统称为酮体。前两者为酸性物质,可消耗体内的碱基,大量积聚可引起酸中毒。

DKA时血β-羟丁酸/乙酰乙酸比值上升

正常人的血清中也存在微量酮体(acetone bodies);禁食和长时间体力活动后浓度升高;新生儿和孕妇血清中的酮体也稍升高;神经性厌食患者拒食及妊娠呕吐可出现“饥饿性酮血症”;糖尿病酮症酸中毒(DKA)时,由于胰岛素缺乏和抗胰岛素激素增多,血中酮体常显著增加。正常时,血中的β-羟丁酸/乙酰乙酸为1∶1;DKA时,比值上升,可达到10∶1或更高;经胰岛素治疗后,β-羟丁酸迅速下降,而乙酰乙酸下降的速度缓慢。

硝基氢氰酸盐检测不能测得β-羟丁酸

目前已经能用全自动生化仪直接测定血清β-羟丁酸,并且可用快速血糖仪测定血酮体。在急诊室,一般可只测β-羟丁酸。DKA时,应同时测定酮体的3种组分或血β-羟丁酸。酮症时要排除乙醇中毒可能;异丙醇中毒者的血丙酮明显升高,可致血酮体阳性反应,但患者无酮尿,β-羟丁酸和乙酰乙酸不升高,血糖正常。尿酮体测定方法与血酮体测定相同,但影响因素多,化学定性为弱阳性时的意义不大。

乙酰乙酸和丙酮可为硝普钠试验检出。乙酰乙酸和丙酮增加时,呈紫色反应;β-羟丁酸则不显示阳性反应。目前测定尿酮体的方法不能测出β-羟丁酸,故尿酮体阴性,不能排除体内仍有过多β-羟丁酸的存在。另外,酮体定性试验的方法虽灵敏,但假阳性率高;半定量结果与临床症状及血酮体水平常不成比例。尿酮体试纸(urine ketone dip test,UKDT)能快速检测尿酮,现广泛使用,像血糖试纸条一样,应妥善保管,避免光晒和受潮。

血酮体和尿酮体缺乏特异性, 18mmol/L相当于β-羟丁酸3.0mmol/L(儿童)和3.8mmol/L(成人)。如果用β-羟丁酸诊断DKA,其与、pH和血糖的不一致率在20%以上。由于HCO3、pH和血糖受许多因素(尤其是复合性酸碱平衡紊乱和高氯血症)的影响,因而应该用血清β-羟丁酸(儿童3.0mmol/L,成人3.8mmol/L)作为DKA的诊断切割值,DKA时应同时测定酮体的3种组分或血β-羟丁酸。

电化学-生物传感技术测定全血β-羟丁酸

电化学-生物传感仪包括了生物敏感膜和物理换能器两个部分,充分发挥了酶化学的高特异性和生物传感技术的高敏感性优点,具有快速、准确、标本用量小和可测范围大(30~600mg/L)等特点。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4272.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果糖胺和其他糖化蛋白测定

    非酶糖基化不但可以发生于血红蛋白,也可发生于血清蛋白质,如清蛋白及其他肽链N端为缬氨酸的蛋白质。糖化清蛋白与GHb的变化类似。血[糖尿病]

    糖化血红蛋白测定及其意义

    糖化血红蛋白(glycosylated hemoglobin,GHb)是血红蛋白A组分的某些特殊分子部位和葡萄糖经过缓慢而不可逆的非酶促反应结合而形成的,[糖尿病]

    尿糖测定及其意义

    葡萄糖从肾小球滤出,在肾近曲小管被主动重吸收,但葡萄糖的重吸收是有限的,其最大限度即为肾脏的葡萄糖阈值(简称肾糖阈)。一般当血糖大[糖尿病]

    静脉葡萄糖耐量试验(IGTT)

    静脉葡萄糖耐量试验用于胃肠功能紊乱而不宜OGTT者由于缺乏肠道的刺激因素,因此静脉葡萄糖耐量试验(IGTT)是不符合生理条件的,血糖波动[糖尿病]

    口服葡萄糖耐量试验(OGTT)

    口服葡萄糖耐量试验(OGTT)是检查人体血糖调节功能的一种方法,是诊断糖尿病和IGT的最主要方法,应用十分广泛,但对空腹血糖>11.1mmol/L者[糖尿病]

    血糖的监测、测定

    血糖测定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它既是诊断糖尿病和糖代谢异常的主要方法,又是监测和评价糖尿病或糖代谢控制的重要手段。临床检测的血[糖尿病]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