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的趋化性

单核吞噬细胞也像中性粒细胞一样,对各种因子反应时能表现为两种运动方式:一般运动(化学激动,chemokinesis,即由化学因子诱发的无方向性的自由运动)和方向性运动(趋化性,chemotaxis)。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被趋化进入炎症和组织创伤部位是受趋化因子的影响。趋化因子可以来自血浆、细胞、细菌以及结缔组织蛋白的一些物质。这些物质包括C5a、Fn片段、胶原蛋白片段、N-甲酰化寡肽,以及正常和恶性肿瘤衍生的蛋白。单核细胞识别趋化因子或许是通过受体感觉到这种因子浓度梯度的方向,然后经某种机制将这种信息传导给细胞,并调节细胞内的某种效应机制。这种转导的机制可能涉及蛋白激酶C和磷脂酰肌醇环,同时产生第二信使,即1,2-二酰基甘油和1,4,5-三磷酸肌醇。

除趋化性效应外,许多趋化因子可引起单核巨噬细胞的细胞膜去极化和离子流出、细胞聚集以及溶酶体和反应性氧素(ROS)的分泌。C5a是单核吞噬细胞的一个强有力的趋化因子。它是经抗原抗体复合物或细胞衍生的蛋白酶激活的补体释放的一种补体片段。细胞衍生的趋化因子可能在体内起着重要作用,例如这些因子可能来自抗原刺激的淋巴细胞、血小板和肿瘤。已知恶性肿瘤能精心地制造一些肽,它能选择性地在体外抑制单核吞噬细胞的趋化性和体内巨噬细胞的募集。衍生自各种小鼠和人肿瘤细胞系以及人恶性渗出液中的这种因子,在理化性质和抗原上与具有免疫抑制作用的逆转录病毒蛋白P15E相关。

单核巨噬细胞的细胞骨架装置担负着膜的起皱、伪足形成和移动功能。细胞内局部钙离子浓度的改变,修饰肌球蛋白赖以收缩的骨架纤丝的凝胶/流体状态。肌动蛋白是微丝的主要组成成分,且为巨噬细胞的最丰富的蛋白。锥形蛋白和胶溶蛋白阻碍球形肌动蛋白(G- actin,即单体肌动蛋白)聚合为丝状肌动蛋白(F- actin)。当细胞内钙离子降低时G-肌动蛋白的交联作用增强。巨噬细胞的肌球蛋白是一种依赖镁的ATP酶,其功能为收缩肌动蛋白。单核细胞的微管功能对正常趋化性是必须的,但经破坏微管的一些因子作用后,其吞噬功能只有轻微的改变。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12177.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