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代谢动态试验

胰岛素释放试验评价β细胞功能

葡萄糖不仅可直接激发β细胞释放胰岛素,而且还可增强其他非葡萄糖物质的胰岛素释放作用。因此葡萄糖激发胰岛素释放试验是了解β细胞分泌功能和β细胞数量的重要方法,也是了解β细胞贮备功能的一种重要手段。

试验方法同OGTT。在采血测血糖同时分出血标本测定胰岛素。正常人空腹IRI 5~25μU/ml,糖刺激后胰岛素分泌增多,其高峰与血糖高峰一致,一般在服糖后30~60分钟,约为基础值的5~10倍,180分钟恢复到基础水平;T1DM患者血基础胰岛素水平降低,服糖刺激后胰岛素分泌不增加或增加甚微,呈低平曲线;T2DM可呈现与正常人相似的反应,但呈延迟曲线,胰岛素分泌高峰与血糖高峰不平行,其高峰时间可延至120~180分钟,因此,有些早期T2DM患者可表现为餐后低血糖。

糖负荷后30分钟血IRI净增量(ΔIRI,μU/ml)与血糖净增量(ΔBS,mg/dl)的比值ΔIRI/ΔBS(30分钟)称为胰岛素初期反应指数,在鉴别诊断上有重要意义。ΔIRI/ΔBS(30分钟)正常参考值:1.49±0.62(100g葡萄糖,OGTT),0.83±0.47(50g葡萄糖,OGTT)。T1DM患者低于0.5。

一些消化道疾病患者可用静脉注射葡萄糖的方法排除消化道因素的影响,其方法与IGTT相同,每次采血测定血糖同时测胰岛素,IRI反应为OGTT的30%~40%。正常人血浆IRI在静注葡萄糖后3~10分钟达到最高峰。T1DM曲线低平,继发性糖尿病(如肝脏疾病、甲亢、肢端肥大症和类固醇性糖尿病等)的结果可正常或升高。

胰高血糖素-胰岛素-C肽兴奋试验评价β细胞贮备功能

胰高血糖素可使肝糖原分解和血糖升高,外源性胰高血糖素还刺激β细胞分泌胰岛素,以此评价胰岛β细胞的贮备功能。试验方法分为两种。

胰高血糖素肌注法

空腹时,肌内注射胰高血糖素1mg,注射前和注射后的15、30、60、90和120分钟分别取静脉血测血糖、胰岛素和C肽。正常人肌内注射胰高血糖素后,血糖可升高2.78~5.55mmol/L(50~100mg/dl),高峰出现在45分钟左右,2小时血糖恢复正常,胰岛素分泌高峰与血糖一致,峰值达50~100mU/L。糖尿病患者注射胰高血糖素后血糖升高幅度高于正常人,并持续较长时间。

胰高血糖素静注法

空腹时,静脉注射胰高血糖素1mg,注射前和注射后的6分钟分别取静脉血测血糖、胰岛素和C肽。兴奋试验后C肽值超过基础值150%~300%。有资料显示,T1DM患者空腹及静脉用胰高血糖素1mg后6分钟,血C肽分别为(84.5±55.6)pmol/L和(180.4±153.1)pmol/L;T2DM患者空腹及刺激后C肽值分别为(675.3±332.3)pmol/L和(1110.1±401.9)pmol/L。

T1DM患者应用胰岛素治疗,兴奋试验阳性说明其体内尚有胰岛素分泌,病情相对稳定,而阴性者则体内无胰岛素分泌,病情往往很不稳定,血糖波动,起伏大,提示需多次胰岛素注射或胰岛素泵治疗才能使病情稳定。T2DM患者,兴奋试验阳性说明其胰岛β细胞尚能分泌一定量的胰岛素,适用于饮食、运动治疗或加用口服降糖药物;如兴奋试验阴性,则意味着胰岛β细胞功能已经衰竭,需要胰岛素治疗才能控制血糖。因胰高血糖素可引起血压升高,故血压明显升高的患者不宜做此试验。

正常血糖-高胰岛素钳夹评价胰岛素抵抗

胰岛素抵抗(IR)的测定方法很多,其中,正常血糖高胰岛素钳夹技术(EICT)被公认为评价IR的金标准,最小模型法与EICT相关性好,被认为是准确性较高的检测方法,但这两种方法操作烦琐,不适用于大样本人群IR的普查。胰岛素敏感指数、稳态模型法以及空腹胰岛素水平等方法简便易行。

正常血糖胰岛素钳夹技术用于评价胰岛素的敏感性,而高血糖钳夹技术用于定量评价β细胞对葡萄糖的敏感性,即β细胞功能。

稳态模型评估胰岛素抵抗及β细胞功能

稳态模型评价1985年由Matthews等提出,用于评估IR(HOMA-IR)及β细胞功能(HOMA-β细胞功能)。本法只需要测定空腹胰岛素和血糖浓度,其数学模型的理论依据是肝脏和胰岛β细胞在调节血糖和胰岛素浓度时存在一个负反馈环路。此法只需作1次简化的OGTT及胰岛素释放试验,采血两次(空腹和服糖后2小时),分别测定两次血糖及血浆胰岛素水平,用下列公式计算IR和β细胞功能。IR=FINS×FPG/22.5,β细胞功能=20×FINS/(FPG-3.5)。式中FINS为空腹血浆胰岛素浓度,FPG为空腹血浆血糖。两公式均需经过对数转换。HOMA是依据空腹血糖和胰岛素浓度来判断IR,而这两个数值均反映的是基础状态下的胰岛素敏感性,因此不能很好地判断餐后阶段的胰岛素敏感性,也不能准确地反映肝脏和外周组织的胰岛素作用。一些存在胰岛素分泌异常的情况,如IGT时,HOMA也不能准确地反映IR。

CIGMA是由Hosker在1985年根据以往的葡萄糖和胰岛素代谢动力学资料设计出的评估IR的计算机模型图。方法:葡萄糖按每分钟5mg/kg的量持续固定输注60分钟,分别在50、55和60分钟共3次取血测葡萄糖和胰岛素浓度,3次的平均浓度作为获得的血浆葡萄糖和胰岛素浓度,从CIGMA计算机模型图中查出IR值。这种方法虽较简单,但只能粗略地评估IR。

β细胞功能指数需排除影响因素

β细胞功能指数包括OGTT 1小时胰岛素与空腹胰岛素比值(INS1/FINS)、2小时胰岛素与空腹胰岛素比值(INS2/ FINS)、空腹胰岛素/空腹血糖比值(FINS/FBG)、1小时胰岛素与1小时血糖比值(INS1/PG1)和胰岛素净增值与血糖净增值比值(ΔINS/ΔPG)。李光伟等观察了上述指标在181例糖耐量正常(NGT)及281例IGT者中作为β细胞功能指数的实用价值,认为使用上述β细胞功能指数必须排除影响胰岛素敏感性的因素;FINS/FPG可在流行病学研究中评估β细胞功能,其分辨力不逊于HOMA模型。

系统医学科普站点:天山医学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su.tw/edu/4275.html

小程序

内容拓展

    血浆胰岛素和C肽测定及其意义

    胰岛β细胞的胰岛素分泌功能对糖尿病的诊断、分型、治疗和预后估计甚至预测糖尿病患病高危人群均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正常稳态[糖尿病]

    乳酸测定及其意义

    乳酸是葡萄糖无氧酵解的最终产物。在正常情况下,机体代谢过程中产生的乳酸在肝脏中氧化利用,血乳酸浓度不超过1.8mmol/L,很多原因可[糖尿病]

    酮体测定及其意义

    胰岛素严重缺乏时,尤其伴有对抗胰岛素的激素如胰高血糖素、肾上腺素、糖皮质激素、甲状腺激素和生长激素等分泌增加时,靶细胞对葡萄[糖尿病]

    果糖胺和其他糖化蛋白测定

    非酶糖基化不但可以发生于血红蛋白,也可发生于血清蛋白质,如清蛋白及其他肽链N端为缬氨酸的蛋白质。糖化清蛋白与GHb的变化类似。血[糖尿病]

    糖化血红蛋白测定及其意义

    糖化血红蛋白(glycosylated hemoglobin,GHb)是血红蛋白A组分的某些特殊分子部位和葡萄糖经过缓慢而不可逆的非酶促反应结合而形成的,[糖尿病]

    尿糖测定及其意义

    葡萄糖从肾小球滤出,在肾近曲小管被主动重吸收,但葡萄糖的重吸收是有限的,其最大限度即为肾脏的葡萄糖阈值(简称肾糖阈)。一般当血糖大[糖尿病]

    静脉葡萄糖耐量试验(IGTT)

    静脉葡萄糖耐量试验用于胃肠功能紊乱而不宜OGTT者由于缺乏肠道的刺激因素,因此静脉葡萄糖耐量试验(IGTT)是不符合生理条件的,血糖波动[糖尿病]

    口服葡萄糖耐量试验(OGTT)

    口服葡萄糖耐量试验(OGTT)是检查人体血糖调节功能的一种方法,是诊断糖尿病和IGT的最主要方法,应用十分广泛,但对空腹血糖>11.1mmol/L者[糖尿病]

    血糖的监测、测定

    血糖测定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它既是诊断糖尿病和糖代谢异常的主要方法,又是监测和评价糖尿病或糖代谢控制的重要手段。临床检测的血[糖尿病]

    调节糖代谢的其他激素

    除胰岛素外,参与糖代谢调节的激素还有很多,其中对糖代谢影响较明显的有: 下丘脑激素,如生长抑素、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CRH)和食欲[糖尿病]

中华皮肤病30年研究成果

心电图学一学就会

认识人体心脏,从解剖开始!

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综合征

近视屈光激光手术矫正

适用于口腔科

做一个健康强健的男人!

智齿为萌出受阻的牙齿

内分泌与机体代谢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