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风对病人神经的损害

在麻风临床表现中,几乎所有患者均具有不同程度的周围神经损害,但神经粗大的出现一般比皮损迟。受侵犯的周围神经除皮神经外,一般最多的是尺神经、腓总神经和耳大神经(图3-3-9),其次是正中神经、眶上神经和面神经,较少的是桡神经。神经损害的症状包括神经粗大和功能障碍,粗大的神经可比正常的神经粗几倍至十几倍。可以是均匀的,或只有一段粗大。检查时要注意与身体对称部位的神经进行对照。在神经的感觉、运动和自主神经功能中,感觉功能受累最早、最严重。单纯运动功能障碍偶尔发生。在严重神经损害中,始终存在自主神经功能障碍。

麻风损害神经:右耳大神经粗大成索状

图3-3-9 右耳大神经粗大成索状

感觉功能障碍主要是浅感觉障碍,包括温度觉、痛觉和触觉。由于面部感觉神经纤维丰富,且各神经纤维交叉分布,各型麻风面部感觉障碍均不明显。麻风的感觉障碍分布有神经干型和末梢型。前者表现为单一神经受累而出现神经干支配区的感觉障碍,如纯神经炎麻风引起的麻木。后者表现为皮损部位出现麻木,或由于弥漫性浸润自肢体远端开始向近端发展的对称性感觉障碍,四肢呈套状麻木。麻风的深感觉障碍一般不受累。

麻风运动障碍的出现较感觉障碍迟,常引起肌萎缩、肌无力和各种畸形。常见的运动障碍在手、足和面部。胫后神经最常受累,其次是尺神经、正中神经、腓总神经和面神经。尺神经损害部位在肘后段,表现为小指和环指指间关节屈曲呈“鸟爪状”,小鱼际肌群及骨间肌萎缩,对指活动障碍,形成“爪形指”伴手的尺侧麻木。正中神经多在腕部受损,表现为大鱼际肌群瘫痪和萎缩,影响拇指对掌和外展,造成手掌变平,形成猿手,不能完成一些精细动作如捏纸、持针、拿筷子等(图3-3-10,图3-3-11)。单纯正中神经损害少见。桡神经损害较少见,表现为伸腕肌和伸指肌瘫痪,形成垂腕和垂指畸形。腓总神经损害可致胫前肌和伸趾肌瘫痪和萎缩,引起足的背屈和外翻困难、足下垂以及足的外侧麻木。这些易引起外伤性损害和足底溃疡(图3-3-12)。胫后神经损害可引起足的小肌肉瘫痪和挛缩以及足底麻木。面神经受累后可引起额肌、眼及口轮匝肌瘫痪,致使额纹消失,举眉、闭眼、吹口哨、鼓腮等动作发生障碍,产生流泪和流涎的症状。单侧面神经瘫痪致口角向健侧歪斜,双侧面神经瘫痪可致双侧口角下垂及下唇外翻。

麻风病人手掌畸形:尺神经损伤,患手的全部骨间肌及蚓状肌瘫痪,掌指关节过伸,指间关节屈曲,出现爪形指

图3-3-10 尺神经损伤,患手的全部骨间肌及蚓状肌瘫痪,掌指关节过伸,指间关节屈曲,出现爪形指(编写者提供)

麻风病人手掌畸形

图3-3-11 正中神经损伤,导致猿手。大鱼际肌萎缩瘫痪,拇指不能作掌侧外展及对掌运动(编写者提供)

麻风引起脚部溃烂

图3-3-12 于足跖骨突起及身体重力压迫处,溃疡深,深部组织坏死,溃疡边缘角质增生

在严重神经损害中,始终存在自主神经功能障碍,皮损伴毛发生长功能及皮脂腺和汗腺分泌功能丧失以及色素形成减少。可引起肢体的毛细血管淤积,皮肤青紫和干燥,易产生皲裂。